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05章 梅胜男起了冲突

我的书架

第105章 梅胜男起了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挂了电话,陈震又烦恼起来。

以梅胜男的聪明劲儿,现在要直接说带她去农村转转,她立马就能知道陈震的动机不纯了。

现如今,陈震的烦恼全在这些乱八七糟的,照顾情绪的小事儿上。

讲真话,是痛并快乐着。

相比前生所有人都对他言听计从,低眉顺眼,陈震反而觉得如今的日子更充实快乐一些。

打完水回到厂办,陈震看到梅胜男正在托腮沉思,长长的睫毛加上凝神静思的眸子,透出一种安静恬淡的气质。

没想到梅胜男也会有这一面?

想象这她平日里飒爽直率的性格,陈震使劲摇摇头,感觉自己有点癔症了。

果不其然,看到陈震将水打回来,梅胜男一下子又冷下脸来。

陈震见状以为她又要“数落”自己,却不成想,梅胜男突然有叹了一口气说:

“陈震,刚才对不起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我太在意你的形象了,生怕你变成一个坏人……”

梅胜男这一席话,包含着满满的情谊,即便陈震再怎么心如铁石,听了之后也不禁心里发热。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却不能有情啊!

陈震暗自咬了一下嘴唇,才定下心神,只得做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态度笑道:

“哈哈哈,这个合作伙伴吗,有分歧也很正常嘛,最近这段时间,你忙着两个厂子的事情,也够辛苦的,不如我请客,带你去凉松那边的花海转转?”

“那边我去过,景色很不错的!”

陈震此时活脱儿一个“假笑男孩”,讨好般的说道。

可惜,他却忘了,花海这个地方,本就是梅胜男告诉他的!

这会儿,梅三姐听了陈震的邀请,立马心跳加速起来,虽然一下就将头埋到胸前,可哪里藏得住耳根子上的红晕?

两人最后还是上了车,有一搭没一搭的前往花海。

因为牛大民请假相亲,两人坐的是梅胜男的车子。

东川下辖两镇七乡,暖松镇紧靠市区,已经渐渐被融入了东川,生活条件较为富足。

而凉松镇因为是山区,则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

车子缓缓行出市区,远处连绵的山势依稀可见,加之天气不错,陈震就像打开收音机,听听时下流行的任贤齐。

谁成想刚打开收音机,里面就开始播放“蚁力神,男人的选择,谁用谁知道!”的广告,顿时又给梅胜男弄得害羞不已!

“你找的什么台啊,快换一个!”女人气哼哼的说道。

陈震为了缓解尴尬气氛,干笑一声说:“广告而已嘛,别这么在意,更何况人家的产品也不一定就不好……”

梅胜男黑着脸将右手伸过了中控台,慢慢的落在陈震的大腿上,然后,捏住轻轻一转……

“嗷嗷——!”

“换台!”

“我换,我换!!”

……

皇冠停在一片蔷薇丛旁,午后的阳光欢快的迎接了赶了几十里路的陈震和梅胜男。

“真的好漂亮,要是能住在这里就好了!”

“是啊是啊,”陈震一边应和着,一边绞尽脑汁思考怎么让梅胜男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花海的景色上。

他来这里只是借口,本意是要带梅胜男去看看乡下人的生活,他们的诉求,可不是要陪着她游山玩水!

“咳咳,这里的老板梁笑我熟,我给他打电话,要他来接我们!”陈震“腹黑”的说着,随即拿起电话拨通了梁笑的号码:

“喂,梁老板啊,哈哈,我带个朋友来你园子这里来玩儿……”

“什么?你不在!哎呀,太不巧了啊,可惜可惜,那改天再说吧!”

陈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对着电话一通自导自演,而后放下电话,对梅胜男尴尬的解释道:

“你看这事儿闹得!梁笑不在,不然咱们先去别的地方转一圈?”

梅胜男疑惑的问道:“你是来玩的,还是来找老板的?他在不在很重要吗?”

陈震内心一阵无语,脑子飞速运转才想到了一个理由:

“你不知道,我最近跟你哥还有梁笑在搞一个合作,来当然是主要为了工作,顺道散散心!”

“哦!”梅胜男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随后就说道:“那行吧,咱们先去转转,省的被人家觉得咱们没见过世面!”

陈震心中有些不忍,却只能强行狠下心,继续装傻。

两人顺着花海的小石头路一只往东走,很快就看到了一块块荒凉的玉米地,零星的几个农民正在燃烧秸秆,浓浓的黑烟飘向碧蓝的天空。

“哎,这些人真是的,上面三令五申不准烧秸秆,说是污染环境,他们怎么就不听呢!”梅胜男义愤的说道。

陈震闻言,也是叹了一口气:“大家都是追求眼前利益的,秸秆回填效率不高,来年如果不浇地的话,反而要影响收成!”

“现在不是说有那种粉碎机了嘛!”

陈震摊摊手,其实他对于农业也并不是有多精通,前生他主要将心思花在金融和谈判上。

“走,咱们过去问问!”梅胜男看着周边的花海,似乎感觉跟燃烧秸秆的反差太大,愤愤不平的走上前去。

两人走到近前,才看清烧秸秆的人是一对父子,老爹头发都白了,儿子看起来才十七八的样子。

“老乡,你们这样烧秸秆,不合上边的规矩吧!”梅胜男问道。

那对父子回头看了看梅胜男,却没搭腔。

这下梅胜男更生气了:“喂,你们这样是不对的,现在都提倡用秸秆粉碎机了,粉碎的秸秆还能喂牲口呢,多划算!”

这回儿子回过头来,用乡音浓重的凉松话回敬道:“深井冰吧,多管什么闲事,粉碎机,粉碎机,还不是赚俺们钱的玩意儿,你们这群城里人就是心黑,想出个东西就强迫俺们买,还骗我们划算,俺呸!”

梅胜男哪里受过这种憋屈?气的银牙直咬,恨不能撸袖子上去跟那小伙子拼命,好在陈震一把拉住了她:

“你别冲动,他们也是为了生活!”

不过,这边陈震拉住了梅胜男,那边爷俩却不干了,黑着脸拿着锄头,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