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22章 蚂蚁和大象

我的书架

第122章 蚂蚁和大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有没有搞错?!”

常牧气的直接拍了桌子!

“你搞清楚,我们是中铁建设集团,而你,陈震,只是一个私人电影院的小老板而已!”

常牧唾沫横飞,陈震却是面不改色。

“常兄,你不需要激动。”

“诚然,我陈震跟你们中铁比起来,就像大象跟前的一只蚂蚁。”

“但我们现在是合作,并不一定要大象做主力,甚至可以说,一个温泉山庄就要你们中铁担纲主力,你们不觉得丢分儿嘛!”

“常兄,你得知道,你们的目的是拿下国道的承建权,这跟我的提议完全不冲突……”

陈震极力的想解释清其中的关节,但却被生气的常牧打断了:“行了行了!我不想听你说的这么些个乱八七糟的东西,陈震,本来我还以为刘老师推崇的人物有什么出彩之处,感情就是个轻狂自大的家伙,你不是觉得自己厉害吗,那咱们公平竞争,我还不信了,想跟我们合作的人怕是海了去了,缺了你地球还就不转了?”

陈震苦笑不已,他其实真的不想跟常牧谈崩,但他也绝不能容忍,温泉山庄在中铁的主导下,最终将经营权落在别人手里!

“常兄,看在刘老爷子的面子上,你听我说完……”

“闭嘴吧,要不是看在老师的面子上,你觉得我犯得着跟你说这么多?”常牧大手一挥直接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来说公事,那栋楼,你想要多少拆迁费!”

陈震闻言,叹了口气,不再跟对方多说,直接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十万?”常牧撇撇嘴:“你十五万买的,这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要三十万!你可真够黑心的!”

陈震看着对方,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是三十万,我说的是三百万。”

三……百……万?!

常牧本以为陈震要价三十万还在自己的预期之内,结果一句三百万,直接给他整的目瞪狗呆!

97年的三百万什么概念?

答:足够在房价不足三千的京城买下一座1500平的超大四合院!

足足可以顶的上一个国营大厂两年的产值!

常牧开始是觉得自己听错了,后来又问了一遍,确认没错后,又觉得是陈震疯了。

“你跟我开国际玩笑呢!三百万,你见没见过三百万,就在这里狮子大开口?”

陈震闻言,也并不焦急,只是听常牧抱怨完才答道:

“我的那栋楼三百万,牛大民的那套房子,8万,差一分钱,我们都不会同意拆迁!”

常牧被陈震的语气搞的笑了起来:“哈哈哈,笑死我了,陈震啊陈震,你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给你机会赚钱你不抓住,现在分过来想讹钱,你真觉得我们中铁集团是泥捏的不成?”

陈震冷冷的看着常牧,对方给她面子,陈震投桃报李,对方跟他摆脸子,陈震也不会惯着对方:

“你是什么捏的我完全不感兴趣,你要想吃饭,菜随便点,吃完我送你一张VIP金卡,你要不想吃饭,烦请自己出去,我没心情跟你在这里打嘴炮!”

“彭!”常牧闻言狠狠的拍了桌子:“陈震,你他么是在找死!”

牛大民见状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常牧怒目而视,要说身份地位,是个牛大民都赶不上常牧这个中铁高管。

但要说身高体壮气势足,身高一米六多的常牧给牛大民提鞋都不配!

这一下之间,高下立判,常牧的身形完全被牛大民遮住了,脸色变得异常难堪,最后咬着牙说道:“好,很好,陈震,既然你想死,就别怪我不念刘老师的这层关系,跟我斗,你还嫩!”

说罢,常牧直接起身离开,陈震依然坐在原地,不为所动,就好像一阵风从面前吹过一般。

想死?

陈震死过一次的人,根本不怕这种幼稚的狠话。

至于刘淳这层关系,他倒是很看重,但关系归关系,绝对不能影响他的商业决策。

温泉山庄是一个绝佳的跳板,拿下他,陈震进可以进军省城,退可以独霸东川。但如果因为中铁集团的不用心,或者不经心失去承包权,那对陈震的商业模式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试想如果温泉山庄崛起,势必导致金色奥斯卡和震东楼的衰落。

而且东川市陈震的根本,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常牧走后,陈震直接下了楼。

胡三今天没在震东楼,估计是去谈鸡蛋业务去了。陈震看到胡三的对象徐静正在忙里忙外,也没去打扰,直接带着牛大民回家去了。

路上,牛大民突然问道:“震哥,我那套房子,真的值八万吗?好家伙,要真能换这么多钱,我可就发达了!”

陈震闻言,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

其实,理论上房价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溢价道这种程度的,但因为小区的其他住房产权都在中铁手里,只要收购了陈震和牛大民手里的房子,他们就能安心的拆迁重建。

这就好比收购一个公司的股票,越是最后百分之五,溢价就会越高!

牛大民得了陈震肯定的答案,心里欢喜不已,连带着开车也欢快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到了日报宿舍。

今天因为回来的较早,才四点多,陈震本想下厨做饭,没想到一看家门,发现竟然没锁!

怎么回事儿?

陈震皱起了眉头,难道能有小偷不成?

就算他再怎么又城府,碰到家里遭贼的情况,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陈震顺手抄起了门后边的一把扫帚。

这玩意儿虽然没啥攻击力,但起码可以壮胆。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陈震的心跳登时加速了。

攥紧了手里的笤帚,陈震将头缓缓的探出门框,想悄悄地观察一下里面的情况。

可当他看清楚卧室里面的情况时,他不由的愣住了!

一个绝美的赤果的背影正对着他,纤瘦白皙又充满珠圆玉润的质感。

不是林婉,还能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