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30章 叫你心服口服(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130章 叫你心服口服(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田德俭一副典型的农村大叔形象,但发起怒来,气势却十分有震慑力。

即使陈震,都不免呼吸一滞!

田德俭冷着脸扫过梅胜武,却没做停留,继而命令道:

“马上把村外的人全撤了,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报警处理!”

梅胜武听了这话,心头狂颤,如果是普通人报警,尚且还有周旋余地。

但如果是田德俭这个层次的人报了警……

那他怕是麻烦就大了!

以前的账怕是都要给查个底掉!

下意识的想拔腿去解散堵在村口的大卡车和混混们。

可没想到的是,陈震却说话了,只听他话音依然镇定自若,说出的话,却让梅胜武差点背过气去:

“不好意思了,田镇长,这人暂时还不能撤!”

额……

镇长说让撤,陈震不答应?

梅胜武狂吞几口唾沫,身子转过去了,人像定在原地一般,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田德俭的眉头拧了起来,额头上的“川”字纹凸显的厉害,盯着陈震的目光更冷了三分。

“你是谁?”田德俭又问了一次。

陈震笑道:“我叫陈震。”

两人的对话极其简短,但却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田德俭作为一镇父母官儿,当然不是老耳昏聩之辈,他早就听清了陈震的第一次自我介绍。

他又问了一次陈震的姓名,其实是威胁。

你敢跟我对着来?你叫啥?

而陈震,则是完全不惧怕的又说了一次自己的名字。

想找我秋后算账?好,我的名字报给你!

气氛僵持了数秒,梅胜武额头上的汗都滚到鼻子尖上了,田德俭才再次开口:

“你找这么多人来围村,影响很坏,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震暗自舒了一口气,眯着眼笑道:“田镇长,先不说围村这件事,我想问您一句话,凉松镇那边要修国道的事情,您应该听说了吧?”

此言一出,田德俭肉眼可见的震了一下,突然瞪大眼看向陈震:“什么意思?什么国道?那是交通署才能决定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田德俭虽然矢口否认知道凉松要修国道的事情,但陈震却从他的反应中看出了端倪,此时,陈震心里的石头才算了真正落了地。

“呵呵,凉松跟暖松,自打建国以来就竞争的厉害,比经济,比文化,比产业……暖松虽然占了地理优势,一直压着凉松,但凉松却也从没服过输。”

“前几年,凉松不顾一切跟南方一个叫梁笑的老板签订合同,上马了一个“花海”的游园项目,虽然赔的底儿掉,但却吸引了不少客流,算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陈震看着田德俭的表情不断变化,继续笑着侃侃而谈道:“所以呢,凉松的领导又推出了一个温泉山庄的计划,你要知道,暖松虽然比凉松靠近东川市区,但凉松的温泉却是得天独厚,如果温泉山庄修起来,再加上国道,啧啧……”

田德俭突然大怒,直接打断了陈震的话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陈震并没有被田德俭的愤怒吓到,虽然一旁的梅胜武已经有些脸色发白,但陈震却更加自信的说:

“田镇长,几十年来暖松都是压着凉松,如果在您的任上被凉松实现反超,我说这是一个耻辱,不算过分吧?”

“咕咚。”

这一次,田德俭竟然出奇的没生气,而是抬着眼看向陈震,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什么耻辱不耻辱的,你也说了,温泉得天独厚,再加上交通署的文件都是不可改变的,我又能怎么样?”

田德俭一句反问,话里话外却藏了苦涩与不甘。

他就是暖松本地人,年龄也过了晋升的限制,只要卸任,就只能留在暖松继续养老了。

可是如果以后暖松被凉松超越,不知道多少暖松的老百姓会戳他的脊梁骨!

毕竟,暖松可是几十年来,都压着凉松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啊!

陈震闻言,却淡然的摇了摇头:

“田镇长,诚然,暖松地势平坦,没有山区,搞不起温泉山庄来,而且国道的修建计划已经确定,怕也是就等着正式公布了,这两点都是改变不了的。”

“但我,却有办法,让暖松的经济快速增长,保持咱们的经济优势!”

“什么?你有办法?”

田德俭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震,他知道陈震是东川厂的厂长,应该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可东川厂的辉煌那可是在十年前!

现在?怕是负债不止一丁半点儿了吧!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还说有办法让暖松镇经济快速增长?

陈震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足以一句话说服田德俭,只是笑着说道:“田镇长,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如果有办法,也不会急的整天上火,既然如此,还不如按照我的方法尝试一下?”

说着,陈震笑着指了指田德俭干裂的嘴唇。

田德俭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先是显出怒意,随即又露出苦笑。

“哎,陈震,好名字,就凭你小子在这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顿,竟让我有点心动,就不是个善类!说罢,你小子有什么办法,如果你真能帮助者暖松的四万老百姓,我田德俭自无不从,而且还会念你的情!”

陈震闻言一笑,凑到田德俭耳边悄声的细语半晌,说的田德俭是一会黑脸,一会白脸。

在一旁的梅胜武看的那叫一个目瞪狗呆,他早就知道陈震牛逼了,可这牛逼也牛逼的有点过分了吧!

就凭一张嘴,几句话,竟然说的镇长心服口服,这家伙,怕不是诸葛孔明转世?

梅胜武这边正在惊奇,却见田德俭的脸色已经露出了笑意。

拍了拍陈震的肩膀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小子,我算是服了!行,我全听你的!”

这句话刚落音儿,就听到从远处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哀嚎:

“田镇长,田镇长,你可要给我儿子做主啊,这群混蛋,带了那么多人,把他给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