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31章 坑了四分之一

我的书架

第131章 坑了四分之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人指着陈震跟梅胜武的鼻子,对田德俭哭诉道。

陈震皱了皱眉头,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此人肯定是冯彪的亲爹,也就是核桃岗子村的村长了。

田德俭闻言,脸色没变,只是冷哼一声道:“冯孟军,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他们不准轻举妄动了,你现在就去集合全村的老百姓去供销社钱的空地集合,我要主持一个民意调查会!”

民意调查会?

冯孟军闻言大喜,他可被梅胜武的围村行为给吓坏了。

现在听说田德俭要开民意调查会,以为田德俭要代表全村人制裁梅胜武,一时间心里充满了动力:

“好嘞,我这就去喊大喇叭,让乡亲们亲眼看看这些外来流氓的下场!”

眼见冯孟军喜滋滋的跑开,梅胜武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陈……陈震,不会出事吧,不行的话,我先撤,避避风头先?”

也不怪他心慌,罗三和朱红兵的前车之鉴,让梅胜武清楚地看到了,跟公家作对,不管你是谁,都是死路一条!

要知道,罗三当年的名气可是远不及梅胜武,如今却已经判了死刑了,由不得梅胜武不心慌意乱!

陈震见他心神不宁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胳膊笑道:“武哥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说也奇怪,就这么一句话,一下子就卸去了梅胜武心里的大半压力,让他顿时轻松了许多,就连梅胜武自己都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半个小时以后,核桃岗子的村民,除了老弱病残,都已经来到了村供销社前的空地前。

就连冯彪,也在梅胜武的许可下,被放了过来。

这会儿,冯家父子正站在一起,满脸义愤填膺的朝陈震这边瞪了过来。

而陈震却凝视着远方的天空,根本没将冯彪父子放在眼里。

这时,田德俭走到人群跟前,环视人群,神情肃穆的说道:“同志们,乡亲们,今天发生在我们村的的事情,性质十分恶劣,影响极为不好,所以我决定彻查事情根源,严惩始作俑者!”

田德俭在暖松,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听到他这么严厉的讲话,人群一下子都安静了。

“田镇长,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冯彪红着眼圈走出人群,指着梅胜武恨声说道:“这人就是个流氓,不带仗势欺人打了我,甚至还带人堵了村子!”

田德俭闻言,严肃的表情并没有稍事缓解,而是皱着眉问道:“哦?是这么回事吗?我怎么听说是你先在外面找了女人,然后逼着老林家的林霞净身出户,人家不答应,你就欺行霸市,不准商贩收购他家的核桃?”

嚯!

田德俭的话一出口,顿时引发了一众村民的议论。

这个年代,风俗都很保守,对于男女之事本就非常忌讳,冯彪找小三不算,还逼着林霞净身出户,可以说就算畜生也不好意思这么干!

冯彪闻言,脸色立刻黑了下来,怨恨的瞪了陈震一眼,对田德俭说的矢口否认。

“田镇长,你不要听一面之词,我跟林霞纯属感情不和,根本没有其他的事情!”

“哦?那就是说,你联合核桃商人,拒收老林家核桃的事情,是真的咯?”田德俭说。

冯孟军一听话锋不对,也焦急的走了出来:“田镇长,你可要分清里外人啊,我们家冯彪跟林霞的事情,是私事儿,再说冯彪这么多年来,一直管着联系核桃商的事儿,为大家东奔西跑,都累瘦了,咱们可不能忘了他的功劳啊!”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完,田德俭的脸色立马变得更黑了,不过没等他发火,一旁的陈震已经走了出来。

“功劳?你勾结黑心商贩,坑害村里的乡亲,就凭这也好意思说功劳,是不是非要把你的丑事抖出来,你才肯认罪?”

冯家父子听了陈震的话,严重同时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冯彪便拍着胸膛站出来喊道:

“你少特么血口喷人!谁不知道东川市面上零售的核桃都要6块一斤,我冯彪怎么收的?五块五一斤!”

“如果这个价格都算黑心的话,你特么倒是告诉我个不黑心的价?”

冯彪说完,得意的环视一众乡亲,笑着问道:“你们自己说,这价格公道不公道!”

人群里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说良心的,但看到没啥人响应,也就收声了。

陈震见状摇摇头,对身后的梅胜武说:“找兄弟把供销社里的铁泵抬出来!”

听到陈震这么说,冯彪的身子猛然颤了一下:“什么意思,抬那玩儿干啥?”

梅胜武当然不会理会冯彪,带着几个兄弟,很快将大铁泵抬了出来。

这个铁泵一看就已经有了年月,朱红色的漆面掉了七七八八,锈迹斑斑的样子恨不能立马散架。

然而,核桃岗子的人都认识这台铁泵,因为冯彪收核桃时,就是用它来称重的!

田德俭看着冯彪,又看看冯孟军,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冯家父子脸上的汗已经向瀑布一般流的满脸都是。

陈震环视面前的一群老乡,笑着说道:“有谁知道自己的体重的,上来帮个忙。”

人群鸦雀无声,突然间,有个小三四岁的小男孩兴冲冲的举起手喊道:“俺知道,俺刚在学校里称的,是80斤!”

说着就跑了上来。

这一下,冯彪彻底急眼了,上去一把揪住小男孩的后脖领子就骂:“谁家的小崽子,滚回家去,再耽误田镇长开会儿,劳资扇死你!”

然而,就在他伸手要打小孩的时候,另一个巨大的身影笼罩了他。

梅胜武瞪着眼看着冯彪,顿时让冯彪吓得松开了手。

小男孩站了上了铁泵,陈震放了几个小秤砣之后,结果出来了。

一个让一种老乡瞠目结舌的结果:

61斤!

整整比小孩爆出的重量少出了四分之一!

人群一下子乱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铁泵不准,但谁又能想到,竟然差了这么多!

冯彪脸黑的像锅底一般,突然怒吼一声道:“都特么给我闭嘴,称上少点儿怎么了?劳资辛苦一场不要赚钱的吗?再逼逼劳资不收你们的核桃了,都特么烂在地里等饿死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