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45章 这里面,有事儿!

我的书架

第145章 这里面,有事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陈,小陈?”

赵向芝将陈震从出神中唤醒,这时的陈震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咳咳,不好意思啊,刘校长,常经理,听到这个消息有点吃惊。”

刘淳笑眯眯的问道:“小陈,你对535国道这么上心,应该是很有想法了?”

陈震闻言,连忙摆手道:“老校长折煞我了,我一个个体户,能对国道有什么想法,只不过……”

看到刘淳好奇的眼神,陈震一咬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是打算在东川扎根,依托于吃喝玩乐,然后进一步推动轻工业的发展的,这是咱们内陆城市的大趋势,也是我自己的小算盘,不过这就涉及到一点,那就是凉松镇的温泉山庄,这个项目对我至关重要,如果控制权,也就是实际经营权落到别人手里,那我在东川的生意,就做不到最大。”

“因此,这种情况,是我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说第二句话时,陈震眼神中露出的倔强和霸气,让刘淳这么大年纪的人都感到了一阵压力。

而一旁的常牧更是一拍大腿说道:“陈震,你有这话早说啊,我们之间的误会,不就是因为这嘛!”

“你非要自己主导温泉山庄的项目,不就是怕经营权被别人拿走?这点你放心,只要咱们精诚合作,不管是其他建筑商,还是凉松那边的领导,都是外人,谁也别想着拿走你的经营权!”

常牧这话,可谓是极为中听,但见惯了商场沉浮的陈震还是直接摇了摇头:“常经理,按理说老校长在这里,我不该不信任你,但我陈震做生意,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从不把决定权交到别人手里!”

额…

场面一度尴尬起来,常牧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软下来说道:“陈震,今天老师做东,你既然说出了你自己跌想法,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你有你的原则,这没错儿,但你回头想想,你还能找到一家比我们中铁建设更加靠谱,实力更强的合作伙伴么,我是诚心跟你合作的,但你开的条件,实在让我们没法往上报告啊!”

中铁建设如今是国内建筑业的巨头,如果在东川沦为别人的建筑商,却是难于启齿,常牧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这时,刘淳终于开口了:“这样吧,陈震,常牧,你们既然都有合作意愿,陈震你就让一步,让常牧从别的地方给你点补偿,你看怎么样?”

“对对!”常牧闻言立刻说道:“陈震不是要想要三百万拆迁款吗?这个条件,说实话,对一般人来讲,那肯定是天方夜谭啊,不过今天我常牧在这里也不玩虚的,咱们在温泉山庄上合作,然后拆迁款方面,我给你申请一口价三百五十万!”

嚯!

三百五十万!

比陈震之前的要价都一下子多了五十万!

要么说中铁集团财大气粗呢,多出来的五十万,都可以在开一家类似于宏图服装厂这种小规模的企业了!

陈震暗暗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也没想到,常牧竟然这么局气,直接主动抛出了350万的大饼。

而且不得不说,陈震也心动了,如今他的现金流着实吃紧,不光是《东川新报》,还有暖松镇的核桃深加工厂,哪个项目不是烧金的活祖宗,如果有了这笔三百五十万,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似乎捕捉到了陈震眼神中的松懈,常牧追问着说道:“怎么样,陈震,我的条件足够彰显诚意了吧?”

其实不光陈震,一旁的赵向芝和刘淳都有点吃惊。

他们虽然知道在场的两位年轻人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但真听到这张口三百万,闭口三百五十万的对话,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陈震还在犹豫,赵向芝开口了:“小陈,常牧这孩子我了解,轴得很,今天做出这么直接的让步,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

陈震碍于赵向芝的面子,只得点头到:“赵姐,你容我考虑一下,温泉山庄对我至关重要,就算我自己,也不能随随便便做决定!”

这时,常牧一咬牙说道:“三百六十万,不能再多了,陈震,一个面子价值60W,这种机会上哪找去?”

又加了十万,陈震并没有丝毫的欣喜,而是感觉常牧今天有哪里不对。

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一眨眼之间,就加了十万块?

悄悄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刘淳,发现刘淳也有些吃惊了。

这时,陈震才确定,刘淳事先对此并不知情。

这常牧,到底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豪爽呢?

陈震看了看赵向芝,又看了看刘淳,抱歉说:“这件事有点大,我打个电话,回来回复常经理。”

告辞一声,陈震直接躲到了阳台上,打通了梅胜武的电话,用极小的声音嘱咐道:“派个人来刘校长在得小区,一会等常牧,就是中铁的那个经理出去,跟着他,看看他都跟谁联系!”

打完电话,陈震笑眯眯的回到席间,对常牧笑道:“常经理,既然你是刘校长的学生,嚣张也提携过我,这么算来咱们也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弟了,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这三百六十万拆迁款,什么时候能到账?”

陈震一松口,常牧顿时大喜:“太好了,我就盼着和陈震你合作呢!你放心,这三百六十万我传真回总部,最迟明天中午,就能打到你的账户里!”

两人终于达成和解,一时间气氛热烈了起来,觥筹交错之余,刘淳和赵向芝都是大龄文艺分子,刘淳拿出了二胡,赵向芝则吹起了笛子,气氛和谐,一场酒席宾主尽欢。

直到陈震和常牧都喝的东倒西歪,酒席才宣告结束,扶着常牧打上了一辆车,刘淳和陈震目送着常经理离开。

深秋的寒夜里,一阵小风都让喝了酒的男人打起冷颤。

在回转的路上,刘淳突然拍了一下陈震的肩膀道:

“陈震,常牧给你三百六十万的事儿,事先没跟我讲。”

月光下,老校长眼神清明,完全不像喝酒了的人。

而陈震竟也突然笑了起来:

“嗯,我也感觉不对劲,这里面,有事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