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65章 考验

我的书架

第165章 考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陈震震惊的目光,赵向芝并不在意,反而淡然的说道:“都是些陈年旧事,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当初徐建安也是东川厂的一名基层员工,刚进厂时,也跟普通的年轻人一样,浮躁,自以为是,他裁衣服,从不老实按照标准的数量去做,用他的话说叫提高效率,其实就是偷奸耍滑,当时我正好是他带班班长,对他提出批评,他不服,非要跟我比试一下……”

“结果,徐建安跟你赵姐比了两次,输得一败涂地,之后就知道她的厉害了,对你赵姐言听计从,百般示好……”刘淳说起这事,尤其兴奋,就连语气也变得跳脱了不少。

陈震震惊徐建安这种大人物也有这种糗事的同时,也暗暗琢磨,一定是当初徐建安在情场上给了刘校长强大的威胁,不然这老小子也不会这么兴奋的提起这段儿了!

“赵姐威武!”陈震适时的拍了句马屁,笑道:“都说赵姐当年在东川厂叱咤风云,没想到就连如今的大领导,都曾经是您的手下败将!”

赵向芝闻言,脸上露出些许别样的神采,但随即又很严肃的提醒陈震道:“这些话咱们说说就得了,千万不要传出去,如今他身居高位,说这些不好。”

陈震闻言,连连点头,这种领导的囧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大到政治事件,小道街头笑谈,但不管如何,当事人都肯定不会喜欢,逞一时嘴快,惹怒一个大领导的事情,是有先例的,下场也很惨。

陈震可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事。

又聊了几句,三人乘车出发,前往东川市最具威严的地方。

川委,远远望去,就跟其他单位呈现出巨大的差别。

门前庄严的徽章下,两座岗亭对过往的车辆进行严格的审查。

通过大门往里看去,林林总总的树木和落得厚厚的黄叶,给人一种古朴肃穆的感觉。

就连奥迪A8这种几十万的豪车,都有点儿压不住这种气势。

车行至门前,赵向芝打了一个电话后,岗亭顺利放行。

陈震透过车窗观察大院里的景色,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在前生,他也不止一次的出入过这种级别,甚至更高级的院落,但也只是行色匆匆的办事而已。

谒见主政一方的大领导,这也是他第一次。

川委的主楼,是一座五层的浅黄色建筑,跟在刘淳和赵向芝后面,陈震一路顺畅的来到了最高的一层。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看起来很瘦弱的男人,热情的迎了上来。

“刘校长,赵会长!领导等你们多时了!”

刘淳闻言一笑:“吴秘书,你儿子在省城读大学,一切还好吗?”

吴秘书连忙鞠躬:“要不是刘校长的交道,那小子哪能考上大学,谢谢刘校长!”

一番对话,亲切而又官方,陈震在一旁打量着这个吴秘书,知道这人肯定就是徐建安的首席大秘了。

这时,刘淳跟赵向芝在吴秘书的指引下,走向徐建安的办公室。

陈震本想着跟过去,谁成想却被吴秘书一下拦了下来。

“陈先生留步,领导谈话,我们不方便去旁听的。”吴秘书笑道。

陈震一愣,这才醒过味来,确实,想直接见徐建安,以目前他的身份,多少还差那么点意思。

不过吴秘书也没让他在这干站着,而是将陈震让到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陈先生,我可是久仰大名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盘活宏图服装厂,创办金色奥斯卡,又把《东川新报》搞得风风火火,甚至连东川厂都收归名下,这些事迹,换做别人,一辈子做一件儿就可以拿出去炫耀了,偏偏你一下子全包圆儿了!”

听到吴秘书如数家珍的说出自己做的事儿,陈震先是一惊,等看到对方脸上钦佩的笑容时,才确定对方没有恶意,于是笑道着应道:“吴秘过奖了,都是一些小生意,混口饭吃!”

本以为就是相互寒暄,哪成想吴秘书紧接着脸色一变,严肃起来,丢出一句:“不过嘛,俗话说的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陈先生你生意发展的这么快,也不全是好事儿,如今很多人已经眼红你的成就了,这一点儿,你还得防着点啊!”

陈震被吴秘书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

眼红自己?

还是很多人?

想问清到底是谁眼红,吴秘书却是摇头一笑道:“总之你要是想插手凉松的温泉山庄,小心就好了!”

看他这话说一半儿的不地道劲儿,陈震就知道从他这问不出具体消息来了,干脆话锋一转道:“吴秘书,那你觉得领导这次,会答应给我特批建筑资质吗?”

听到这话,吴秘书眼睛一亮,直接点点头说:“会的,你运气不错,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儿,虽然不大,但却很让人头疼,如果你能协调着解决一下,拿下资质就会顺理成章。”

哦?

陈震闻言,也振奋起来。

吴秘书这种身份,几乎就代表了大领导本尊,说出来的话,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只不过到底是两件什么事呢?

陈震心里不由得猜测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刘淳和赵向芝从徐建安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两人的脸色都有点难看,尤其是刘淳,本来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老校长此时板着脸,横着眉,一边走一边嘀咕:

“不给面子就直说嘛,搞什么乱八七糟的考验,招标会都快开了,哪还有时间陪你玩儿!”

赵向芝看她出言不逊,本想拦下来,但犹豫了一下又没说话。

显然,赵会长也对刚才的谈话很是不满。

这时,吴秘书凑上前去,笑道:“刘校长,赵会长,两位慢走。”

“去去去,一边去!”刘淳黑着脸没好气的说道:“早知道你这家伙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当初不如不保送你儿子!”

吴秘书闻言,尴尬的退到一旁,看着二人从身边走了过去。

陈震见状,连忙上前询问情况。

却听刘淳负气说道:“不好意思了陈震,这次没帮上忙,有些人不地道,搞个资质,还要什么考验!”

陈震一听,瞬间明了。

这考验,八成就是吴秘书说的那两件事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