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88章 共同的敌人

我的书架

第188章 共同的敌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柴老七做梦也没想到,它竟然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通缉犯。

而且还是领导点名批示要立刻逮捕的要犯。

“领导,领导,你们不要搞错啊,我是受害者,绑架我的那俩人,一个叫牛丸,一个叫钵鸡……”

“柴午民!”负责审讯柴老七的公务人员严厉的皱起眉头道:“你最好认清自己的情况,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少在这里装疯卖傻,什么牛丸钵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柴老七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他隐隐感觉到,这次公务人员,绝对不是要给他伸冤的。

“领……领导,你想我交代什么,起码给我个提示啊,我……我都不知道你在问什么?”

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公务人员一听到柴老七这话,立刻意识到,这老家伙,不光有事儿,还有大事儿!

“呵呵,你犯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关于你那个彩钢厂的!”

柴老七闻言,心猛地一沉。

对啊,彩钢厂还答应了好多人出货呢!这他要是出不去,那些大合同,岂不是全部要违约了?

那些合同,价值可要好几十万啊!

“领导,领导,我得出去,”柴老七慌乱的说道:“我那厂子最近刚签了几十万的大合同,要是违约,那事情可就大了啊,我必须的回去!”

公务人员冷冷的看着柴老七呵斥道:“你以为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是你说走就能走的?”

看到柴老七还是一副不肯认罪的态度,公务人员干脆将一份《东川新报》丢了过去,柴老七疑惑的拿起报纸,当看到那篇报道他的彩钢厂的新闻时,身子一震,随即整个人软了下来。

……

柴老七被抓,因为是光棍一条,他的彩钢厂陷入了混乱。

几个客户拿着合同来嚷嚷着提货,一群老实巴交的工人根本压不住场面,再加上如今彩钢厂出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似乎整个厂子里的人都不是好人一般。

几个客户甚至当场开始哄抢货物,一群工人吓得根本不敢拦,整个厂子彻底陷入鸡飞狗跳中。

也不怪这些客户着急抢货,夏斌那边还高价收购呢,或只要抢回去,那边就能拿到提成,更何况合同在手,违约的也是柴老七,他们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而夏斌自然也没闲着,上午柴老七的彩钢厂被哄抢完,下午他就开着小车来到厂里,笑眯眯的跟一群工人谈心。

直接拿着《东川新报》给一群工人看,放话出来,柴老七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已经犯了众怒,这回是不可能活着出来了,要工人们好好考虑,是要跟着他干,还是要吊死在柴老七这棵歪脖子枣树上。

工人们早就受够了柴老七的压榨,纷纷答应跟夏斌出走,夏斌兵不血刃,直接抄了柴老七彩钢厂的底牌。

这一回,就算柴老七大难不死从里面出来,没了工人,也绝不可能完成那些合约了。

只等起诉后,柴老七的彩钢厂就要彻底资不抵债,最终归到夏斌手里。

夏斌是做梦没想到,只因为一次跟陈震的合作,竟然就误打误撞的挤垮了柴老七这个对手。

想想这几天来发生的一切,真是像做梦一般。

得到这个消息后,朱红军也很开心。

“哈,这个柴老七,还真是够懂事儿,不但帮忙搞了陈震的工地,还自己解决了自己,这倒省的我给他好处了!”朱大少笑眯眯的说道。

朱红兵见哥哥开心,也连忙拍马屁道:“还不是哥你太聪明了,你这一波操作,真可以说是智计百出,一石二鸟,狡兔三窟……”

“闭嘴!”朱红军闻言被气得够呛:“早就告诉你多读点书,别整天跟罗三那种蠢货混在一起,什么特么狡兔三窟,你在骂我是兔子吗?”

朱红兵马屁没拍到位,尴尬的不行:“我……我就是想形容哥你的智慧啊,怎么会骂你是兔子呢,兔子跟你比,就是个屁……”

朱红军听到这个蠢货弟弟还在拿他跟兔子比,已经彻底无语,转过头去看向一旁的冯彪:“罗三罗四全特么的失踪了,你去给我查一下,这两个蠢货到底死哪去了,抓到他们,都给我带回来!”

到不是朱红军关心罗三兄弟的死活,而是这二人确实知道他的很多计划,如果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会让他很麻烦。

就算要放弃这两个棋子,也得先想办法封口才行!

冯彪领命而去,正巧跟匆匆赶来的朱建宇擦肩而过。

“军少,有个自称李尚群的人想见你,他说他是接替常牧负责535国道项目竞标的负责人!”

朱红军一听,立马就气愤的站了起来:“艹,又是中铁的人!玛德上次常牧坑了我五十万给陈震,现在可好,人直接被调走了,找都找不到,现在还有脸来找老子!”

然而,朱红军这边骂着,那边一身白色西装的李尚群已经笑容可掬的闯了进来:

“哈哈,早就听说腾达建设的总经理朱红军一表人才,既然来了东川,又怎么可能不来拜访呢!”

一旁的朱红兵知道哥哥恨透了常牧,感觉如今正是自己变现的时机,干脆直接指着李尚群的鼻子骂道:“谁让你自己进来的?有没有点基本素质?看你穿的一身白,大男人这么骚气,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李尚群好歹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中铁经理,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

如今竟然被人当面指摘没素质,还骚气,不是好鸟,一时间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这位应该就是朱红兵兵少吧,你有没有听过凡事不要以貌取人?我穿成白色,是因为我喜欢这个颜色,跟人品能有什么关系!”

“行了,行了!都别吵了!”朱红军不满的看着李尚群:“你就是李尚群?直接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李尚群笑道:“军少,何必明知故问呢,我来这里找你,当然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