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89章 奇兵!

我的书架

第189章 奇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红军闻言,皱起眉头。

“你不会也跟陈震有过节吧?”

“不共戴天!”李尚群冷笑一声道:“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陈震这个混蛋,明明有老婆,却跟我青梅竹马长大的好友暧昧,作为一个男人,我必须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哦?还有这回事儿?”

朱红军虽然恨透了陈震,但却对陈震的私生活不甚了了。

“那你想怎么对付陈震?”

李尚群撇撇嘴:“当然是以牙还牙了,军少,经过我的调查,陈震的老婆如今正在经营一家中介公司,只要我们从他老婆入手,就能让陈震后院起火,自顾不暇……”

李尚群还没说完,就听到朱红军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吗?堂堂一个中铁的经理,竟然想从女人身上下手,瞧你这点出息!”

朱红军面露鄙夷的冷笑道:“就算你搞垮了陈震老婆的中介公司又能咋样,陈震缺她老婆赚的那点钱儿?我算知道为什么你的女人被陈震抢走了,就你这种娘不拉几的家伙,只要女人不傻,都不可能看得上你!”

朱红军的一席话,可以说字字诛心,让李尚群的脸色瞬间白了下来,中铁经理咬着牙说道:

“朱红军,你放尊重点儿,我是来跟你合作的,不是来听你羞辱我的!”

“哼!我需要和你合作吗?现在陈震砸进去大笔资金在暖松的核桃厂上,可惜还是不能如期完工,拿不到建筑资质,他就是个废物!”朱红军白了一眼李尚群说道:“跟你一样的废物!”

“好!你很好!”李尚群被朱红军气的直哆嗦,指着对方说道:“你等着,我要你后悔今天说过的话!”

说罢,直接转身离去。

朱红兵看着李尚群的背影哈哈大笑道:“哈哈,哥,这小子可是气坏了啊!不过,咱们这回可是把他得罪死了,会不会真的被他报复?”

“报复?”朱红军撇嘴道:“这是在咱们东川,他能掀起什么浪花来?跟何况,陈震一废,谁还能跟咱们作对,只要拿下温泉山庄,以后在这东川一亩三分地上,我说的话,那就是金科玉律!”

朱红军说话间眼中带着自信的神采,朱红兵看了,不由心生向往。

心想:要是他也能像大哥这么霸气,那就好了!

……

陈震确实陷入了大麻烦里。

当最后一批材料进驻到核桃厂工地时,距离十天的期限,还剩下最后一天。

一天的时间,必须将二区的厂房全部建完。

这直接导致,所有工人都失去了信心。

一群人没日没夜、拼死拼活的干了近十天,可到最后还是不能如期完工,换做谁,都一样的丧气。

老黑看着工人们没精打采的样子,心里急的要命,再次下场帮忙,希望能鼓舞士气。

但人这种动物,一旦没了希望,也就干劲儿全失,即便碍于面子加快手上的速度,可精神却集中不起来,一时间错误百出,反倒将速度降了下来。

梅胜武此时也都在工地上帮忙,光着膀子,露出骇人的结虬肌肉。

“兄弟们,加把劲儿啊!只要能拼的明天完工,我梅胜武请大家吃香的喝辣的!”

如今的梅胜武,那是真的急眼了,他已经完全融入进了陈震的圈子,甚至隐隐成为震东集团的二把手。

温泉山庄项目关系着震东集团未来的发展走向,可以说一旦失去这个项目,对于整个震东集团的损失,那是不可估量的。

陈安的烧刚刚退去,身体尚在虚弱期,看着梅胜武和老黑都纷纷下场,也坐不住想去搭把手。

然而,却被陈震从旁拦住。

“哥,厂房建设不是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的事情,而且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可是……”陈安眼中闪过一丝难过,他是那种极重感情的人,一众工人跟着他辛苦十天,如果到最后不能给他们一个完美的交代,陈安感觉自己也交代不过去自己这道坎儿。

这时,陈震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对面传来刘淳的声音。

“怎么样了,陈震,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你那边搞定没?”

刘淳显然还是对陈震有信心的,光听语气,感觉不像是来问情况的,而是来祝贺的。

陈震却只得苦笑道:“还差一些,不过应该可以吧……”

“啊?应该可以?”刘淳被陈震的话给惊了一下:“到现在你还没搞定啊,还要留时间验收呢,你怎么搞的?”

“除了一些问题,”陈震叹息道。

其实又何止出了一些问题?

建设厂房的这十天,可以说是陈震重生以来最忙碌的十天,甚至都没怎么回过家。

先后经历了找建材、罗四、柴老七几道门槛,到了如今的最后关头,还是在和时间赛跑。

“哎,”电话那边的刘淳叹息一声:“行吧,你加油,我提前跟吴秘书那边联系好,要他帮忙你,联系验收的有关部门,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帮得上你得事儿了!”

陈震闻言,表示了感谢时候,才最终挂断了电话。

之后,他抬头看了看手表,目光略显焦急的朝工地的大门看了过去。

真的希望,他这最后一招,能赶得上时间!

然而,等了又等,天色渐渐变暗,火烧云映的大地一片通红,这似乎代表了此时工地上所有人焦急地心情。

就在陈震几乎要是去耐心的时候,一串串“哗啦啦”的细碎脚步声从工地外面传了过来。

“乡亲们,快点儿啊,大家出把子力气,赶在明天之前给我女婿把厂房建好,今后谁要想在核桃厂里上班,我老林头拍板儿给你们走后门进!”

林婉父亲的声音很高,越过空旷的工地,传了过来。

陈震闻言,不由眼睛一亮,他这老丈杆子,到底还是没让他失望啊!

所有工地上的工人们听到声音,也不禁的齐齐回头,朝大门看去。

这一下可把他们吓呆了,只见大门口突然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粗看一下,至少得有五六百人!

人群中,挤出一个精瘦的老头,正挥舞着胳膊喊道:“乡亲们,上,操家伙干活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