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94章 来不及了

我的书架

第194章 来不及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林霞的话,现场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

“滚吧,冯彪,听见没,你连狗都不如!”

“人家都不甩你了,你咋还有脸呆下去?”

“就是就是,要是我,肯定找个耗子窟窿钻进去!”

冯彪被气得脸色铁青。

曾几何时,他可以在这个村里横着走!

就算他要林霞净身出户,老林家也只得忍气吞声。

可如今,这个女人竟然敢当众羞辱他!

强行压制心中的怒火,冯彪不甘心的甩出桑塔纳的钥匙,继续笑道:“林霞,别闹了,你看这是我心给你买的小轿车,只要你跟我走,这车就叫你给来开!”

嚯!

一辆车!

场上再次安静下来,这年头城市里都没几辆轿车,要在村里有辆车,那得多有面子!

所有人都痛恨冯彪,可面对一辆轿车,大家心里又都很眼气。

看到周围村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冯彪颇感得意,别整那些没用的,有钱就是牛逼,他这次来,一是为了制造混乱,二来就是要打脸林登平,提老冯家出口气!

就算你林登平当选了村长又能咋滴?

你女儿还的乖乖见钱眼开!

“怎么样,老婆,跟我走吧?”冯彪晃了晃钥匙说道。

在他看来,林霞不可能拒绝他的提议。

然而,冯彪再次失算了。

如果换做以前,林霞可能真的无法拒绝一辆车子的诱惑。

但自打跟妹妹林婉在东川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她的眼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在日报社小区,遇到的邻居都是衣冠楚楚有正式工作的人,而且一个二个的对她都是一种很巴结的态度。

更何况,奥迪A8他都做过了,一辆桑塔纳对她来讲,那真是屁都不算!

“冯彪,我再跟你讲一次,我会跟你离婚的,你这种坑害乡亲的混蛋,我不可能去做你的帮凶的!”

一句话,如醒木一般,顿时惊醒了众人。

接着一串热烈的掌声响起。

“好!林霞说得好!”

“靠坑乡亲赚的钱,也好意思来这里显摆!”

“臭不要脸的,滚出核桃岗子,以后这里不欢迎你!”

众人声讨中,冯彪被人推得七扭八歪,狼狈不堪!

而林霞义正言辞的回答,更让老林家在核桃岗子的地位在上一阶,从此再也没人能撼动了!

本来坐在主宴席的陈震看到冯彪,还担心会出现什么幺蛾子,但见他现在这个狼狈样儿,顿时收起了要下场制止的念头。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被众人推搡的突然冯彪脸色发青,咬着牙咆哮道:“混蛋,都他么的是混蛋,要没我冯彪,没我爹,你们这群穷逼早就饿死了,现在你们竟敢这么对我,老子整死你!”

说着,冯彪竟然暴起,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冲向了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林霞!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在瞬息之间,冯彪已经冲到了林霞身边,直接一下将刀架在了林霞的脖子上。

锋利的银色刀锋贴在柔软的血肉之躯上,只要轻轻一用力,林霞的生命就可能就此终结!

林霞吓得身子不停颤抖,哭着说道:“别,别杀我,我……”

“闭嘴,你这个贱人,你是我老婆,是我老婆一天,就必须听我的,竟然敢当众羞辱我,你当劳资的刀是摆设不成!”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傻了眼。

好好地庆功宴,竟然演变成了异常暴力行凶事件,谁有能料想得到?

一旁的徐建安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看向吴秘书说道:“打电话,通知特勤,务必阻止行凶者,救下人质!”

吴秘书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紧急的事件,手忙脚乱的拨打电话。

而这时,陈震却不能躲在后面了,作为这次庆功宴的举办者,作为林霞的妹夫,他都必须出面阻止这件事。

“冯彪!你冷静一下,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谈,你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谁成想冯彪看到陈震后,更加愤怒,指着陈震的鼻子骂道:“陈震,就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废物,老子才沦落到如今的下场,你好好做你的废物不好吗?干嘛来我们核桃岗子,搞乱我的生活,抢走我收核桃的活儿!你把劳资害苦了,我恨不得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看到这家伙这么激动,锋利的刀刃颤颤巍巍,已经在林霞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殷红的血迹,陈震心中暴怒,可却只得投鼠忌器。

稍加思考,陈震一咬牙说道:“好,你不是恨我吗?来,把人放了,我来代替她,你要杀就杀我,别跟女人过不去!”

这话一出口,不仅引发阵阵惊呼声!

此时,林婉又惊又怒,被挟持的是自己的亲姐姐,而现在丈夫又要舍身赴险,她只是下意识的冲上前去,挡在陈震跟前道:

“要杀就杀我,放了我姐姐!”

场上情况一时间变的错综复杂,一旁的梅胜武却已经咬着牙,捡起一块板砖,来到了冯彪的身后。

冯彪眼神阴翳,在林婉和陈震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陈震身上,冷笑道:“行啊,陈震,老子今天就跟你一命换一命!你过来,让劳资捅三刀,我就放了林霞!”

嚯!

让你捅三刀!

场上一下子炸了锅,让你捅三刀,那不是命都没了,是个人也不可能答应啊!

然而,极度紧张的气氛下,谁也不敢说话,仿佛一出声,那把刀就会割断林霞的咽喉似的。

陈震笑了笑,脸色竟开始变得淡然起来。

轻轻推开挡在他身前的林婉,然后出奇平静的说道:

“行啊,我就让你捅三刀,我陈震这辈子什么都怕,唯独不怕死!”

说出这话,陈震依然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是个死过的人,还怕什么死?

可是,一旁却突然冲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贝贝哭着跑了过来喊道:“不要,不能捅我爸爸,我爸爸是好人,他没害过人,不要捅他……”

谁也没想到,在这生死关头,竟然还能看到一个温馨的场面。

吴秘书挂断电话,眼睁睁的看着陈震将贝贝塞到林婉的怀里,然后一步步的朝冯彪走了过去。

急的满头大汗的说道:

“领……领导,似乎来不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