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98章 梅胜男相亲

我的书架

第198章 梅胜男相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震哥,你不早说!害得我苦恼了半上午!”

“就是啊,就是啊陈震你这小子不地道!”

“陈老板,你介个人啊,真是……”梁笑摇头无语道。

陈震脸上一副笑模样,心里却苦的不行。

他这话其实只是安慰几人,如果失去了温泉山庄这个绝佳的棋子,想要继续保持领军东川休闲娱乐行业的大拿地位,怕是会难如登天了!

“咳咳,大家都忙了很久了,今天放松一下,都别愁眉苦脸的了,都该干啥干啥去!”

陈震打起精神来说道。

几人闻言都兴奋起来,有说有笑的走了。

不是几人太单纯,而是在他们心里,陈震就是无所不能的,因此陈震说可以超过温泉山庄,他们也都不担心了。

满心发苦的陈震无人倾诉时,脑海中突然审过那个俏丽的身影。

是啊,已经十来天没见过梅胜男了,她现在应该还忙着“光腿神器”的销售吧!

想到梅胜男忙碌时,一本正经的严厉模样,陈震的嘴角就热不住挂起了笑意。

行,就去看看她!

拿定主意的陈震直接要牛大民备车,驱车直奔宏图服装厂!

深秋的东川,天气干冷,黄叶遍地。

但一切都挡不住人们购物的热情。

农历四、九,也就是初四、初九,十四、十九,二十四、二十九,都是东川约定俗成的集市。

这个风俗沿用了几百年,因此即使东川发展了,相关部门倒也保留了这个习俗。

当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到“过集”的日子,东川有好几条街道都被小商贩和来逛集老百姓读的水泄不通。

开起车来,那真是一个堵字贯穿始终!

牛大民平稳的将A8开在人流中,不时的鸣起喇叭,或许因为这车实在豪华,陈震可以感到很多路过的老百姓纷纷投以艳羡的目光。

此时的街边,很多摊位都高高挂起了“宏图厂丝袜”的招牌,而且但凡有货的摊位,都被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围满了。

看到丝袜销售的这么火爆,陈震不由得高兴起来,不过当他目光扫过一辆不远处的黑色车子时,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那是梅胜男的车,此时窗子正敞开着,露出紧皱眉头的梅胜男。而让陈震注意到的是,车子的副驾驶坐了一个男人!

远远望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

那是谁?

梅胜男的车子终于穿过了拥挤的人流,“滴滴滴”的疾驰而去。

陈震见状,心里顿时急躁了起来。

“大民,那是梅厂长的车子,跟上去!”

牛大民对于梅三姐也是很熟悉的,闻言一愣,但很快视野便锁定了那辆车的去向。

这种时候,奥迪A8也就显露出来了自身的优势,牛大民连安几下喇叭,路过的老百姓纷纷避让,因为不清楚车上的是哪位大佬,谁都没又出言不逊。

奥迪跟着皇冠,悄悄地来到了状元楼。

陈震看到梅胜男的车子就停在了路边,想到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男人来吃饭,心里竟升起了一丝丝的不舒服。

“大民,借你墨镜用一下,对了,还有帽子!”陈震说完,还没等牛大民答应,就焦急的打开车门,将放在手套箱里的眼睛和鸭舌帽取走了。

牛大民哑然的看着陈震戴上鸭舌帽和墨镜,“鬼鬼祟祟”的朝状元楼走去。

状元楼的生意依然兴隆。

大厅里人来人往,陈震扫了几眼后,就来到前台,摘下墨镜问道:“咳咳,刚才来了一位很漂亮的女士,坐在哪一桌?”

前台美女看到陈震后,温婉一笑,露出两个酒窝道:“陈先生,您是在找梅厂长吗?”

陈震闻言一愣,倒没想到前台竟然认识自己,不过再想想也是,之前在这里消费过那么多次,不认识才怪!

既然认识,那就好说了。

“咳,对啊!”陈震直了直身子,说道:“我就是来找梅厂长的。”

酒窝前台点点头:“梅小姐在嫌一楼太吵,包厢太闷,一般她会在二楼的12号隔间儿……”

陈震听到这里,急忙转身而去。

要说状元楼的结构,陈震还是很熟悉的,隔间使用矮屏风挡起来的,既通透又宽敞。

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隐私。

这不,陈震顺着十二号隔间的位置,来到了紧邻着的24号隔间坐了下来。

因为仅仅隔了一道屏风,人是互相看不见的,但只要留心听,隔壁的声音都能听的真真的。

陈震竖起耳朵,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梅胜男,你随便点,想吃啥都可以,今天我请客。”

声音有些磕巴,说明声音的主人显然有些紧张的。

紧接着是梅胜男的冷冷的声音:

“我不喜欢别人请客,就AA吧。”

“那……那也好,”男人声音低落了一下,竟是似乎受了啥委屈的说道:“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听!”

陈震听着这话,说实话心里是很不爽的,这话听起来太暧昧了,而且感觉很舔狗。

梅胜男又开口了:“你能不能不这么娘里娘气的说话?我最讨厌你这个态度了,吃个饭就吃好了,干嘛说我爱吃啥你吃啥?好像你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跟你很熟吗!”

这一番话,给陈震也吓了一跳,认识梅胜男这么久,似乎很少见她这个态度。

隔壁包厢里短暂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就又是男人的声音:

“梅……梅胜男,咱们这也是第二次相亲了,我实话跟你实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保证会对你好的,你就答应跟我处对象吧!我知道你很优秀,眼光也很高,但我也不差啊,我怎么说也是个大学毕业吧,父母也都是职工,如果咱们结婚,我们也有单独的住房,而且彩礼的话,咱们也可以商量,你就是要一万,我也给……”

陈震听蒙了,没有完全的听清隔壁的对话,只听到了一个重点:

梅胜男相亲了!

她相亲了!

还在跟别的男人谈婚论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