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99章 真难

我的书架

第199章 真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瞬间,陈震心里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烦躁感。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这种感觉,就是心塞。

这也是陈震第一次确定,自己喜欢梅胜男。

也不知过了多久,隔壁包厢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不缺你的住房,更不缺这一万块的彩礼。”

“可你要怎样,才能接受我?”

“我喜欢的男人,帅不帅不重要,上没上过大学也不重要,甚至可以不对我好,但一定要比我聪明,要能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陈震听着对话,心中更加心烦意乱,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制服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陈先生,您怎么在这儿啊,梅小姐在隔壁隔间呢!”

这话一出,空气瞬间仿佛凝固了。

陈震两世为人,第一次感到这么尴尬,手忙脚乱的比划着要服务员离开。

而这时,隔壁的梅胜男已然站起身来,震惊的望着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陈震道:

“陈震,你怎么在这儿?!”

这一瞬间,陈震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低着头装不认识显然是不行的。

只得抬起头来干笑两声道:“哈,哈哈,我……我来吃饭的,哈哈,正好吃完了,我先走一步……”

说罢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隔间。

梅胜男看看24号隔间里,空无一物的桌面,表情变得怪异起来,似笑非笑,又似乎哭笑不得,稍加犹豫,便追了上去。

“诶!胜男,梅胜男!你干嘛去,饭还没吃呢!”眼镜相亲男着急的呼唤着梅胜男,可梅胜男也是同样的头也不回,直接匆匆下楼而去!

……

陈震曾经参加过顶级企业家会议,还曾经操盘过上亿的VC(风险投资),但从没像今天这么慌过。

从状元楼里出来,陈震直接上了车,招呼牛大民道:

“大民,赶紧开车!”

牛大民闻声,连忙启动了车子,刚要挂挡,就看到从状元楼里匆匆追出来的梅胜男。

梅大厂长一眼就认出来陈震的奥迪,三两步走到车前,一把拉开车门就坐进了后排。

这一瞬间,梅胜男和陈震四目相对,目光交织了数秒。

紧接着,梅三姐竟然闭上双眼,俏脸微微抬起后,将朱唇送到了陈震脸前。

悠悠的香气不停怂恿着陈震,看着近在咫尺的樱唇娇颜,陈震的心如同被重锤不停敲打一般,狂野的跳动着。

“吻我,别管你爱不爱我。”梅胜男柔声说道,仿佛请求,又好似命令。

这一句话,像惊雷一般劈中了陈震。

“轰!”的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用微微颤抖的手,轻轻的端住那张红润似苹果一般的脸颊,紧接着,整个头压了下去……

奥迪A8的全铝车身又轻又坚固,省油又安全,但唯独此时,却在轻轻地晃动着。

牛大民被吓傻了,捏着档把的手满是冷汗,不知道自己是该开车好,还是该呆着好。他本来以为这奥迪真的好开,谁成想今天这车实在是……太难开了!

还好,梅胜男突然说了一句:“去我家!”,缓解了牛大司机的尴尬。

奥迪缓缓启动,牛大民如履薄冰一般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子,生怕这时候出现个颠簸什么的。

东川不大,因为已经过了集市那段超级堵塞的路段,很快就到了梅胜男在宏图服装厂后面的独栋小院。

梅胜男的房子里十分简洁。

一套简约的蓝色皮沙发,一张铺的相当平整的条纹单子单人床,再就是吊着的数不清的千纸鹤以及一只笼子里的翠绿翠绿的鹦鹉。

梅厂长拉着陈震一路走进屋子,刚一进门,她便一把抱住了陈震的后腰。

“陈震,对不起,相亲是一个亲戚安排的,我对那人真的没兴趣,不骗你……”

“你能原谅我吗?”

听着这声道歉,陈震心头苦笑。

刚才在车上,他一时冲动亲了梅胜男。但现在心情已经冷静下来,理智重新占了上风。

陈震对梅胜男有感情,不假。

但作为一个理智大于一切的男人来说,他知道这份感情不能再任其发展。

既然不能给梅胜男任何承诺,又哪来的资格接受这份道歉呢?

转身过来,陈震看着梅胜男的眼睛咬牙说道:

“胜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们不能……”

“我知道,”没等陈震把话说完,梅胜男就微笑着打断,接着踮起脚,在陈震脸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但我不需要道歉,我就是喜欢你,崇拜你,除了你,其他的男人我都看不上,我都是自愿的,与你无关!”

这种话,从梅胜男的嘴里说出来,只怕天下间没有男人能顶得住。

可陈震却只能苦笑,刚想开口解释,却听身旁一阵声音传来:

“喜欢你,崇拜你!”

“喜欢你,崇拜你,我是自愿的……”

笼子里的鹦鹉突然叫了起来,把原来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破坏殆尽。

梅胜男顿时大羞,咬着银牙退下腿上的“光腿神器”,直接朝着笼子丢了过去。

“死鸟!闭嘴!”

一旁的陈震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这一下,气氛彻底没了,两个人相视一眼,都苦笑起来。

然后坐在沙发上,像亲密无间的好友一般,勾肩搭背着,说这只鹦鹉的事情。

“我哥送我的,说是很聪明,我教了半个月都没教会一句话,谁成想今天竟然一下就学会了。”

陈震点点头笑道:“有些东西看天赋,也不是勤学苦练就能学会的,对了,你这只鸟有名字吗?”

听到这个问题,梅胜男脸上还没褪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叫晨晓,清晨的晨,春晓的晓!”

陈震一听,顿感哑口无言。

什么破名字,“陈小”“陈小”的!一听就不吉利。

“咳咳,我觉得这个名字很一般,不如咱们重新取一个?”

梅胜男闻言,一下子来了精神,看向陈震道:“好啊,那你说叫啥?可不许取那种奇奇怪怪的名字!”

这时,她认真的模样,很像一个期待老师讲解答案的小学生。

陈震抓抓头,想了想道:“就叫震男吧!名字多霸气,而且咱俩人名字一人一个字,谁也不吃亏!”

梅胜男闻言嘴角微抽,露出明显很嫌弃的表情,不过最终却是答道:“好吧,就叫震男吧!”

震男,真难。

梅胜男突然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从心底叹了一声:

想要拒绝你,真的很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