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02章 香味儿

我的书架

第202章 香味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酒吧里,李尚群和魏新城相谈甚欢。

而陈震这边儿却没那么轻松,明天就是招标会正式开始的日子,他必须为此准备一下。

会上会有极短暂的陈述时间,这个陈述交给胡三或者张云浩来做显然是不合适的。

陈震作为集团的负责人,这种时候必须挑起大梁。

夜深了。

贝贝已经睡下,嘴角弯弯怕是又做了什么美梦。

这时,林婉轻轻地推开门,端着一碗参汤走了进来。

“累了吧,休息一下喝口汤?”

陈震看了一眼碗里的汤,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老婆,我才二十多,没必要拿这种老年养生的东西来吧?”

林婉闻言,脸上一红说道:“霞姐最近在小区里很受欢迎,海参是邻居送的,放着也是放着,不用有些浪费。”

陈震其实也是跟林婉打趣一下,端来的参汤还不喝,那不是傻就是呆。

举起碗一口干了个底朝天,顿时就感到心里一片火热。

这参汤还真是有效果的。

将碗递给林婉,陈震笑道:“还有吗,你也喝一点儿吧,这天气有些冷,挺有效果的。”

林婉听到陈震的关心,脸上红云更盛,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陈震。陈震一看之下,竟是一本存折?

“给我存折干嘛?”陈震一边看向林婉,一边翻开了存折,这一看不要紧,直接给吓了一跳。

八千块?!

“老婆,这钱……哪来的?”

陈震生意的挺大,但手头上流动资金一直不多,直到凉松的房子给了三百五十万的拆迁款,才有所缓解。

即使如此,面对温泉山庄和核桃加工厂两个销金大户,陈震也不敢说手头上的钱,就是够用。

也因此,平时他虽然给过林婉一些钱,但也基本就算满足日常用度。

难不成林婉还存了下来,不可能吧!

林婉眼睛弯成了两个小月牙,颇有得意的说道:“这钱是我最近赚的,现在中介已经上了轨道,我们基本都是每个人收十块都十五块的中介费,企业的话,也只收五块钱每个人,我们最近一个月,服务了大概八百人,总收益一万六千多,刨去姐妹们的工资和一些杂项,就剩下这些了……”

陈震听完这些,脸颊不觉有些抽搐。

他本以为林婉的中介还是初级阶段,根本整不了什么钱。

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开始盈利了,还一下子,就赚了八千块!

“老婆,你也太厉害了!这才一个月多点,就赚了八千!”

陈震由衷的感慨道。

林婉被夸的十分不好意思,低下头说道:“哪有什么厉害,主要还是靠姐妹们帮忙,对了还有穆社长和那次车展,在此之前,我们店里都没有生意的,自从穆社长给我们宣传以后,生意才一下子好起来的!”

陈震早就知道中介赚钱,不然也不会支持林婉去放手搞。

意外地只是,这么快就见了效益。

不过陈震稍加考量后,又提醒道:“老婆,赚不赚钱不是最重要的,你可不能忘了当初搞中介的初衷啊,你当时说过,要让所有下岗的工人,都能找到安身立命的工作!”

林婉闻言,更加开心:“陈震,你说的我都记得,凡是找上我们的下岗工人,我们都会视情况免除费用,最主要的,我们还联系了咱们东川的几个大厂,比如电器厂,油毡厂,定时举行技能培训,这样一来,不但企业降低了用人成本,那些下岗的工人们,也都开心能尽快上岗,大家都很满意呢!”

看到林婉脸上的笑容,陈震就知道她是真的从中介这件事上找到了快乐。

“老婆,你真的很厉害!”陈震忍不住又夸了一句,然后才想起存折来:“不过,你把这存折拿给我干啥?”

林婉笑道:“你在外边做生意,应该很缺钱的,我来就是看看你需要不需要,这几个月以来,你都是忙里又忙外的,现在我也赚了点钱,就想帮你减轻一点负担。”

陈震看着眼前的林婉,一时竟哑口无言。

这种女人,可能很快就要绝种了吧。

回想前生的那些名媛,一个个除了被消费主义洗出来的傻傻的脑袋,就什么也不剩了。

什么“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着实让人讨厌。

要知道,越是陈震这种出入名利场核心的顶级富豪,越渴望最纯洁的心灵来让他抚平心中的戾气。

而林婉,无疑就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咳咳,天晚了,老婆咱们休息吧。”

陈震面对林婉,并不像在外面那么淡然刻板。因为林婉就是个很被动的女人,陈震不坏一点儿,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林婉自然听出了陈震话里的内涵,脸上红的发烧道:“你先去洗一下澡吧。”

陈震点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林婉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却突然显出一些落寞。

是的,作为女人,她能很明显的闻出陈震身上的香味。

而陈震,却是从不喷香水的。

台灯照着林婉恬静的脸庞,散发出淡雅的微光。她沉思了片刻,而后才褪下身上的毛衫,悄悄换上一袭性感的睡裙。

林婉的动作轻柔似猫,房间里发出细微的声响,细细听来,竟是女人的心跳声……

当陈震回到房间时,她看到林婉依然坐在书桌前,光芒映出她近乎完美的身子轮廓。

或许是参汤起了作用,陈震的心头变得火热。几步走上前去,一下子捏住了女人柔弱的肩膀。

“啪!”的一声,台灯被熄灭。

只剩下如水的星光流淌在那白皙美妙的身子上。

睡裙被掀开,林婉轻轻的伏在案头,秋水一样的眼眸里不时闪出心甘情愿的痛苦之色。

窗外,一棵粗壮的树干斜斜插入温柔的夜空,流泻的银河紧紧包裹了世间万物,每一秒两个人都会齐声赞叹这个美妙的夜晚,直到最后那一刻,坚强如林婉这般的女人,也默默地留下珍珠一般的泪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