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24章 逼人太甚(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224章 逼人太甚(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到徐建安的办公室,陈震整个心都选在半空。

吴秘书并没有适时的送上茶水,这个小细节将整个屋子的气氛搞得更如凝固了一般。

徐建安双手掩面,来回搓动,似乎已经十分疲惫了。

“陈震,”徐建安终于开口了,声音并没有陈震想象中的诘问或者愤怒,“你在东川做了很多值得称赞的事情,盘活了民营养鸡场,服装厂,开了电影院,还办了报社,你会做产品,懂得宣传,我之前也是搞经济的,很欣赏你的一些办法……”

徐建安一样样悉数着陈震的事迹,这让陈震愈发头皮发麻。

果然,徐建安的话锋突然一转道:“但,你有没有听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那个《东川新报》上一次就惹出了麻烦,现在竟然又来了一次!”

“我……”陈震想解释什么,但却没说出口,《东川新报》越办越大,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次的医院事件,即使没有后续的谣言四起,也给人民医院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你的报社,不用办了!”

“还有核桃厂的优惠条件,也全部作废!”

徐建安随便说出的两句话,让陈震心口巨震!

《东川新报》和核桃加工厂可是他烧钱烧出来的,可如今……

“徐书记,这件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陈震急的不行:“新报下面有二百多个配送员,核桃厂更是关系到整个核桃岗子的两千多老百姓的生计……”

陈震又咽了一口剖唾沫,深吸一口气说道:“徐书记,您要清楚整件事情我都是无辜的,你要查可以去查李尚群,整件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当然,还有徐建业……”

两道冷峻的目光投过来,空气中的温度骤降。

“你的意思,是我在欺负你咯?”

如果陈震只是一个富商,那么肯定顶不住眼前的压力,但作为一个重生者,他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不是吗?”

“彭!”徐建安重重的拍了桌子,然后指着陈震的鼻子道:“我就是欺负你了,你能咋滴?”

陈震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被人指着鼻子说话过了。

在前生,就算是徐建安这个级别的人物,也不能这么赤果果的羞辱他!

一时间,两人僵在那里,良久良久,陈震才笑道:“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脸上是笑容,但陈震心里却在默念:“得罪我,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

徐建安也不在说话了,坐下身子,轻轻挥手道:“你走吧!”

陈震闻言,不想再多解释,转身就走,却听徐建安又说道:“离开东川。”

这一下,陈震整个人都是一颤,他做梦也没想到,徐建安竟然要将他赶出东川?

暗中将拳头握紧,陈震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一步步的走出了房间。

……

强光台灯下,李尚群眯着眼,抖着腿。

完全没把这次调查当做一回事。

事实上,自打他用一万块钱忽悠徐家老三徐建业来东川骗标,如今这个结果他早就有所预见了。

徐建业是徐建安,徐建华得亲弟弟,就是东窗事发,最终顶雷得还是徐建安,跟他李尚群又能有什么关系?

正是吃准了这一点儿,即使整个东川都在为自己的谣言战战兢兢,偏偏他这个当事人,竟然没事人一样,日子过得愈发滋润。

“呵,列位,你们要没啥事,最好放了我,我可是中铁得经理,不然耽误了温泉山庄得工期,我怕你们是负不起责任得!”李尚群得意得说道。

办案人员闻言,气的牙根痒痒,偏偏这小子说的就是事实。

已经拘留了他八个小时,没有上面得命令,这次的拘捕很快就得结束,已经基本就算失败了!

“你小子别得意!放老实点!”

李尚群丝毫不为所动,笑道:“如果嗓门大就能解决问题,那么早就实现世界和平了!”

办案人员终于被他这个态度激怒了,起身刚打算给李尚群一点颜色瞧瞧,这时,审讯室得大门却被推开了。

另一个年龄稍大得办案人员进来悄声说了两句然后对李尚群说到:“李尚群,你可以走了!”

李尚群闻言,心中不由兴奋得暗暗叫了几声,

猜对了!

徐建安果然开始护犊子了!

李尚群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得立于不败之地,只要徐建安不想大义灭亲,他就能在东川继续作威作福!

就这样,李尚群悄然回到了温泉山庄。身上的板子,被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而其他人,却并没有那么幸运。

东川人民医院得王副院长,被直接撤职,并被要求公开对公众进行道歉。

因为一则新闻最终落得如此下场,王副院长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穆良才主动辞去了《东川新报》社长的职位,言辞廖廖,令人一头雾水。

而吕双则是被直接交由检察机关处理,面临多年的牢狱之灾。

朱红军被抓得速度最慢,但定罪得时间却是最快的,在所有证据指向他以后,本来还嚷嚷着要见律师得朱大少直接被关押进了看守所里!

而对于震动集团来讲,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开始。

陈震见徐建安得第三天。

本来正在经营中得金色奥斯卡被突袭检查,治安,消防,工商,地税等多部门联合行动,一举给金色奥斯卡开出了近五万元得高额罚单!

“陈震,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梅圣武愤怒得说道:“这群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咱们影院可是各方面都优秀得先进单位,他们这不是纯粹找茬嘛!”

面对梅圣武得牢骚,陈震心下恍然,这一切,都是徐建安在针对他!

这个徐建安,竟然讲事情做的这么绝!

陈震心中慢慢燃起愤怒的火焰,这是在逼他离开东川啊!

就在陈震愤愤然得时候,梅胜男刚巧打电话给了哥哥梅圣武:“哥,坏了,宏图厂现在租赁得不是原来造纸厂得地块吗?现在他们突然通知说,地不租了,你快吧你忙完想想办法!”

听了这话,一旁的陈震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徐建安,你逼人太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