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30章 秦小姐

我的书架

第230章 秦小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说起秦小姐,这几个保安全部神色紧张了起来,仿佛光是提一下这个名字,都让他们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高树明见几人说出了答案,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只要让那个什么陈震得罪了秦小姐,嘿嘿……”

小弟们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高老大,你也太狠了!只不过那个陈震也不傻,一个外地老,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去招惹秦小姐?”

“你们几个真是太蠢了,”高树明冷哼道:“你们忘了吗,现在陈震已经申请去看车库了!只要咱们在车库的起落杆儿上做点手脚,到时候秦小姐开车进来,那外地佬不小心伤了她老人家的车,那后果还用我说嘛!”

高树明显然也很怕哪个秦小姐,说话中不知不觉间都用了“她老人家”这种称谓。但几个保安听了,却也并没觉得不妥,反而全部兴奋的赞叹道:

“高老大,你这招简直太绝了!”

“那个姓陈的外地佬,这次死定了!”

“哈,这就是跟我们高老大做对的下场!”

高树明见几人赞同,嘿嘿一笑道:“那你们现在就去“修理”一下起落杆儿,记住,务必别让那外地佬提前发现问题!”

……

自打陈震发现罗三上次差点动手之后,便不让两兄弟跟在自己身边了。

他来这里,不想惹上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嘉宾苑的车库并非地下车库,而是一个面积颇大的钢结构的棚子。

这种棚子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就是冬冷夏热,如今正值大雪节气,一阵阵凉风从车库里传来。

陈震紧了紧身上的保安大衣,并没有露出过于瑟缩的神情。

事实上像他这种意志坚定的人,这种程度的寒冷,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个年代,车库还没有智能起落杆儿,只能靠着人工起降,是以需要一个专人来守车库门口,核对车牌后才能放行。

这道手续,对别人是麻烦的流程,对陈震,却是一个迅速获取业主信息的渠道!

“滴滴!”

又一阵汽车的鸣笛声传来,陈震抬头迅速在车牌照上扫了一遍,跟记忆对照了一下,便开门放行,期间这辆奥迪的车主还落下玻璃,对陈震点头致意。

陈震微笑还礼之后,便收起笑容。

很明显,这个人不是目标。

翻遍所有车库里的信息单子,陈震并没有找到他想看到的那个名字。

马连腾,这个后世跟陈震齐名的,叱咤风云的商界巨子。

如今应该是一个刚毕业四年,正郁郁不得志的小老板!

在前生,陈震虽然做的是金融行业,但却很欣赏这小子的产品。重生后的陈震本想慢慢积蓄资本走自己的擅长的路子。

然而,徐建安这次蛮横的针对行为却彻底激怒了陈震。

他要用最短的时间再造商业帝国,然后让徐建安为今天鲁莽的举动付出代价!

因此,陈震想到了找到此时正处在困境中的马连腾。

前世的他,跟马连腾有过数次面谈,也在酒局上亲口听马连腾讲述过自己的初创历史。

可如今,地点都对上了号,偏偏整个小区里,找不到任何这家伙的痕迹。

是历史的轨迹出现了偏差?亦或者车库等级的信息里压根就没有他?

总不会连一辆车子都没有吧?

陈震脑海里出现了一副马连腾满头大汗卖力蹬自行车的画面,竟觉有些好笑。

初冬的白天是最短的。

刚过五点,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深川竟也飘起了罕见的细小雪丝。

陈震熟练地操作着起落杆儿,一辆辆大灯通明的车子将车库照亮,开进去后,又灭了下来。

此时的他,正专注思考会不会存在马连腾真的没有车开的情况,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角落里,几个保安正露出幸灾乐祸的兴奋眼神,悄悄注视着他!

“怎么样,搞定没?”

高树明声音激动地有些颤抖。一想到陈震要被收拾的惨状,他就有点按捺不住心情。

小弟回答道:“放心,高老大,事情绝对错不了,一会秦小姐的车一来,咱们就等着瞧这个外地佬倒霉的好戏吧,嘿嘿!”

几人正在议论,只听一声粗粝的汽车鸣笛声响起,一辆个头很大的大切诺基马达呜呜的响着,“嗖”的一声开了过来。

几个保安见状,。全部眼神泛起光华,暗暗叹道:好戏开场!

这个年代,大切诺基是普通老百姓根本买不到的豪车,甚至在此时的奥迪并没有那么如日中天的情况下,开一款历史更悠久的大切,要比陈震开的那辆A8更加的有逼格!

陈震当然也注意到了这台车,这么大一只,又个性的车子,他没理由注意不到。

不过他不是路边的屌丝,看到豪车都会眼前一亮,他来这里蹲守,不是看车的,是等人的。

大切诺基在陈震的眼里唯一能引起注意的就是——这辆车的车速过快,一看这辆车的主人,就应该属于那种典型的“路怒一族”!

陈震不是交通办的人员,也不是圣母党,车速再快也跟他关系不大,扫了一眼车牌,快速的和记忆中的信息对照后,便确定这辆车也是本小区的,随即按下了起落杆儿的按钮。

起落杆敏捷的升起,陈震也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然而,就在这辆大车要通过的时候,起落杆儿竟然抽了风儿一般的突然快速下落。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一眨眼的功夫里,车子已经撞飞了起落杆儿,又走了将近十米的距离,大切才原地刹停。

陈震也有点懵的走过来想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而这时,大切的车门打开,一双被黑色皮裤包裹着的大长腿伸出来,先是踩在踏板上,随即跳下了车子。

然后,一道高傲而愤怒的目光朝着陈震看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