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35章 马爷

我的书架

第235章 马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突然的问题,毫无征兆,甚至于很不礼貌。

让空气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隔了数秒,马连腾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说道:“陈先生,我是诚心心跟你请教的,你能跟我讲你的想法就讲,不能讲就拉倒,何必要来调侃我呢!”

陈震看到马连腾的反应,顿时笑了起来:“随便说说而已,马总不要当真!”

马连腾这才冷哼一声道:“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我马连腾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从来都是自己创业,绝没有寄人篱下过!”

马连腾这句话,让陈震彻底放心了。

其实,刚才陈震的那句话,就是用来试探马连腾的。

怕就怕这小子虚头巴脑的,为了听陈震的计划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

而现在马连腾这个愤世嫉俗的样子,反而叫陈震很踏实。

说起来,也不怪陈震提防着马连腾。

一来,马连腾是陈震重生以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商业格局不属于他的人。

二来嘛,马连腾前生是靠什么起家的,陈震再清楚不过,他可不想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后,让马连腾拿起来一顿狂抄,最后反倒给自己培养了一个强劲厚黑的商业对手。

“马总,你别急,我为刚才的话道歉。”看马连腾脸色不善,陈震也只得道歉。

没想到的是,马连腾竟然真急眼了:“算了吧,陈先生,本以为你是个有见识的人,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我马连腾是不会和一个不尊重别人的人交朋友的!”

说完,这小子竟然直接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犹豫,陈震伸了伸手后又放了下来。

现在这家伙正在气头上,估计再多说什么也是白费力气。

陈震摇头苦笑,没想到他竟然有一天,会因为说话而得罪人。

要知道,他可是个谈判专家啊。

马连腾一走,一直在远处等待的罗四连忙跑了上来,眼睛冒光的看着陈震跟前的那台凌志E350,

“陈先生,这车真的是太漂亮了!”

这时,陈震的注意力才放到了这辆车子上。

凌志,是一个相当中庸的豪华品牌,操控比不上蓝天白云的宝马,豪华被三叉戟的奔驰秒的渣也不剩,如果想吹一下黑科技,那还是要差上奥迪四个圈不少。

然而,这车有唯一一个好处,那就是低调,低调到总会有人忽视你开的是一辆豪华品牌的轿车。

这很符合陈震如今的对自己的定位。

“你去把罗三叫过来,以后就让他给我开车好了。”

陈震无视罗四艳羡的眼神,决定让罗三暂时做他的司机。

他总觉得罗四有些不够沉稳,压根就不适合做司机这一行。这时,陈震在所难免的想到了远在东川的牛大民,也不知这小子最近怎么样了。

想念归想念,陈震却不会去联系在东川的那帮子兄弟们。他就是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在深川打开局面,这算是个小小的挑战,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匆匆赶来的罗三见到陈震眨眼间竟然搞来这么一台好车,而且还让他来做司机,自然是又兴奋又紧张。

从门口开到嘉宾苑小区,几百米的距离,愣是给开出了一身汗。

然而,当罗三从凌志上走下来时,那气场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不光是其他保安看他的眼神不一样,就连有些业主,都不禁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连保安都开凌志了?

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然而等到罗三打开后门,陈震缓缓下车时,所有人更是眼镜碎了一地!

保安开凌志也就罢了,这位保安大哥竟然还专门雇了个司机?

要不要这么高调!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在纷纷猜测,觉得陈震肯定是哪家的少爷,来这里做保安是来体验生活来了。

不过,所有羡慕的目光里却藏着一道怨毒而嫉妒的眼神,高树明狠狠的瞪着陈震和罗三,心中充满了恨意!

自打上次被罗三暴打之后,他的几个跟班全都吓坏了,再加上高树明颜面尽失,三个小弟虽没有明说,但一个个都跟高树明疏远了。

这也是高树明后来迟迟没有报复陈震的原因!

“你们这几个外乡佬,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们了?在深川欺负我们深川人,马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撂下一句狠话,高树明转身出了小区,七拐八拐的走了许久,来到了一座年代看起来很久远的茶楼前。

广府人出了名的爱吃茶,什么早茶、上午茶,下午茶,不一而足。

深川虽是新兴城市,但这点习俗,还是保留了下来。

此时的茶楼上,正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看起来六十多岁年纪,面相威严,正一边品茶,一边听身边的人闲聊。

老人本名不清楚,但在罗湖,他的辈分最老,又急公好义,因此很受尊敬,道上人不管是谁,都尊称他为马爷。

“马爷!马爷!马爷要为我做主啊!”高树明哭天抢地的冲上楼来喊道。

马爷本在闭目品茶,听到高树明哭嚎,才缓缓睁看眼道:“你是何人?何故吵吵嚷嚷?”

马爷的手下见高树明没啥危险,纷纷后退了半步,高树明见状,连忙说道:“回马爷,我叫高树明,是咱们深川人,本来在嘉宾苑当保安,可最近小区里来了三个外乡佬,横向霸道不说,还因为我不服他们,把我给打了!”

听了这话,马爷立刻皱起眉来:“岂有此理,咱们深川地域观念不重,但也不能任由外人欺负!”

高树明见马爷听信了自己的话,内心狂喜,连忙点头道:“对啊,马爷,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几个外乡人嚣张,还请您出手,好好地教训他们一下,也好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

马爷脸色不悦,目光扫向一旁的两个手下道:“你们带人去会会那几个外乡人,警告他们一下,让他们以后做事不要太过分!”

几个手下闻言躬身称是,带着高树明往外走去。

不过,刚走过转角,高树明就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塞到马爷的手下手里:

“大哥,马爷都说要帮我出头了,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请二位一定要狠狠的收拾那几个外地佬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