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50章 不想死的,住手!

我的书架

第250章 不想死的,住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骰子因为张志的甩动,划过一条弧线,直直的落进了隔壁的隔间里。

先是沉默了两秒,而后就听一声暴躁的骂声传来:

“干!哪个混蛋不长眼,敢砸劳资!”

随着声音,隔壁隔间刷刷刷的站起来几条大汉,一个个虎背熊腰,看起来没一个善茬!

张志见状,一下子就愣了,脸上的醉意褪去了大半,但还是有些木讷的说道:“对……对不起,几位大哥,我一时失手……”

几条大汉并没有在乎张志说了什么,而是眼睛不眨的齐齐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陈震。

而陈震的目光,也变的严肃起来。

只见对面的几条大汉中,高树明赫然在列!

而前些日子里,帮助高树明找陈震麻烦的那两个马爷的手下,也都在!

“哈哈哈!陈震!是你啊!”高树明先是一愣,随即仰天大笑道:“今天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上次被你小子跑了,这次劳资钥匙还能放过你,那我就不姓高!”

两个马爷的手下也都是眼神阴冷,冷哼道:“哼,又是你小子,上次因为你,被马爷责罚,这一次,正好完成上次的任务!”

这一下场面立刻剑拔弩张起来,陈震缓缓起身,扫过对面五个人,心中暗暗盘算胜算几何。

罗三就在外面,再加上张云浩和自己,应付对面五个,不占优势,但也不至于就完全没有希望。

上次的狼狈逃窜,陈震心里就憋着一股火气,他可不是那种不记仇的人!

手叉进裤兜,悄悄拨通了罗三的电话,嘴上却淡然的说道:“高树明,还有这两位,一定要苦苦相逼吗?”

马爷的一个手下,身穿马甲,三十来岁,不屑的撇嘴道:“什么逼不逼的,你得罪了人,就得付出代价,劳资收拾你,这是天经地义!”

说罢,五个人已经走出隔间,向陈震这边围了过来。

“别,别……几位大哥别生气,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张志神智还是有点不清,伸着手胡乱的比划道歉。

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一个耳光!

“啪!”

高树明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张志脸上,骂道:“去你吗,滚一边儿去,别在这碍事!”

张志这一下似乎被打醒了,忙不迭的点头道:“好好好,我走,我上一边儿!”

说完,也不顾陈震和秦雨,灰溜溜的跑到了隔间外边去儿。

这一下,顿时引得高树明几人哈哈大笑:

“哈哈哈,真特么的怂比,笑死老资了!”

“快滚吧,废柴!”

那时的会所,这种恩怨并不少,所有人看到这边除了热闹,都远远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张云浩早就站起身,手里暗暗拎起了一个啤酒瓶。

而秦雨则是沉着脸,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陈震早就知道张志靠不住,并不意外他的举动,但却有些顾忌身后的秦雨。

只得皱起眉说道:“高树明,我跟你之间的恩怨,我们来解决,让女人先走!”

香江汇里,灯光有些昏暗,高树明可能也喝了酒,再加上发现陈震这个意外之喜让他有些兴奋,并没有发现秦雨的面孔很眼熟,而是很得意的大笑道:

“哈哈,陈震,你特么死到临头倒还挺义气,行啊,今天不管别人,就收拾你!不过呢,你得先跪在地上,给老子把鞋舔干净!”

说着,高树明拿起手里的啤酒,“咕咚咕咚”的倒在了自己的鞋子上。

“嘿,来啊,来舔干净啊!舔干净,我就放过你的朋友!”

高树明的话,也让马爷的两个手下同时笑了起来。

陈震脸色阴沉的可怕,第一次对一个像高树明这种小喽啰生出这么强烈的烦躁感。

对陈震来说,高树明这种人,本不该能让他生气的。

就在这剑拔弩张时刻,突然听“啪”的一声,一个酒瓶子轰然在高树明的头上碎裂了开来。

接着,就看到罗三阴冷的眼神闪过,拿着剩下的半截玻璃瓶,对准身边的一个马爷的小弟就扎了过去!

“艹,敢跟陈先生装,去死吧!”

罗三从不空手出手,而一出手,就从不回转!

陈震此时也顾不上担心把事情闹大了,从手边也拿起一个酒瓶子,对准马爷的另一个小弟直接砸了过去!

混乱之中,人群传出阵阵惊呼!

罗三的酒瓶子稳准狠的扎在了一个小弟的腰上,但陈震的酒瓶却偏了一点儿,被对手躲开。

对手随即一脚,眼看就要踹中陈震,一旁的张云浩冲了出来,手里也拎着酒瓶子,对准对方就是一下。

“啪!”

酒瓶再次碎裂,对手应声摔倒在地!

短短几秒之间,陈震这边的三人就放到了对面五个人之中的三个,不可谓不暴力。

而罗三丝毫没有停手,搂住另一个小弟的脖子,又扎向他的大腿!

不过这一下,酒瓶子没有扎中目标,不是罗三不够准。

也不是那个小弟伸手好。

而是马爷倒在地上的一个手下怒吼一声,又从酒吧暗处,冲出来十几个手下!

十几个成年男子对上三个,别说罗三陈震,就是职业格斗选手都要栽!

马爷的那个手下被高树明扶着站起身来,脸色惨白,咬牙切齿的瞪着陈震:

“玛德,敢跟劳资动手?打啊!你们再打啊?再动一下,劳资把你们的腿全卸了!”

十几个手下冲上来将陈震几人手里的武器全部夺了下来,又分别架住了三人,这一下,就连罗三,都翻不出浪花来了!

“艹!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外地人想炸翅?反了你们了!”

高树明脑袋被打的晕晕的,血从脑门上流了下来,竟然也有几分阴狠的感觉,转头看向马爷那个被扎的手下,冷声道:

“权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先让我收拾这个姓陈的外地佬儿!”

权哥闻言,重重的点点头,高树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走到了陈震面前。

陈震被人架住,毫无反抗余地。

面对高树明阴冷的眼神,愤怒却无法反抗。

高树明没有犹豫,直接一个耳光对着陈震抽了过去……

“住手!”

就在这时,一直在后面的秦雨,说话了。

“不想死的,就给我住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