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59章 大佬就是大佬

我的书架

第259章 大佬就是大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不是没被人背叛过,相反,前生坐拥亿万身家却落得众叛亲离的他深知被背叛的滋味儿。

因此,这一生他待人宽厚,即使并没有拿张志当自己人。但还是给他开了两万的超高月薪。

大凡张志直接拿钱走人,他都没有现在这么愤怒。

因为他花了钱买的就是这个软件,可张志……

却偏偏在QQ上做了手脚!

陈震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而一旁的张云浩却愈发忐忑,跟着陈震时间长的人,都很清楚,陈震是越愤怒越脸色越平静。

而现在,似乎就是这种时候啊……

“云浩,”陈震平静的看向张云浩:“你先试试看,看能不能在QQ的代码里发现问题,张志肯定是动了手脚的,不然网吧的电脑不会突然问题频发!”

“老黄,你立刻带着网管,把所有电脑里面的QQ全部卸载掉,务必保证明天让两家网吧都继续营业!”

两条命令下达,张云浩和老黄都忙碌了起来,唯独秦雨感觉此时的陈震有点可怕,撇了撇嘴,抬腿就像开溜……

“你去哪儿?”陈震喊住了秦雨,已经迈出去的大长腿治好尴尬的又收了回来。

“嘿,嘿嘿,我看你火气有点大,想去给你倒杯水……”女人的眼珠一转,给出了一个极其无厘头的理由。

陈震一挥手道:“不必了,现在公司出了问题,你也是一份子,应该尽一份力!”

“我希望你能联系一下马连腾,他在这方面很专业,如果能在这种时候搭把手,那会解决大问题!”

陈震说完,暗暗叹了口气。张云浩从张志哪里学到的东西还是差了点意思,只怕很难应对这次危机。现在陈震立马能想到的,也只有马连腾了。

这一次,秦雨难得痛快了一次,掏出手机就给马连腾打了电话。

而陈震,作为企鹅网络的掌舵人,如今除了掌控全局,稳定军心外,唯一的要做的,就是找到叛徒,让他付出代价。

乘车直接来到大铲湾和哼哈二将汇合,高树明一看到陈震,立马连滚带爬的跪在了跟前,不停地哀声求饶,钵鸡和牛丸手段实在太狠了,现在的高树明突然就被醍醐灌顶一般的意识到——怪不得陈震一个外地人平时都那么横,感情人家是真狠人!

“陈震,陈爷!”高树明哭的比死了爹妈还惨:“我错了,我大错特错了!我再也不敢在您面前蹦跶了,求您放过我吧……”

然而,此时的陈震根本没心思理会他,直接从他身边走过,没等高树明反应过来,罗三直接一脚将他踹到在地道:“滚,陈先生没空理你!”

至此,高树明才如蒙大赦,拍着屁股跑出二里地,心里竟突然为马爷但心起来!

“不是猛龙不过江,马爷,权哥,你们好自为之吧……”

……

同样是对于陈震和马爷的冲突,张志和高树明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

这在后来,深深的影响了保安和程序员的命运走向。

……

“陈先生,深川这么大,仅凭名字找到一个本地人,有点困难……”

厂房里,牛丸人相对老实,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陈震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直接开口道:“先抓那个权哥,他会找到张志的!”

钵鸡闻言,眼前一亮,心里不由得暗暗赞叹,大佬果然是大佬,一句话就戳中了核心。

可不,张志是权哥派过去卧底的,肯定会跟权哥联系啊!

牛丸也有些汗颜,连忙道:“陈先生,我们现在就去!”

说罢,两人疾步离去,而陈震则留在大铲湾的厂房里,静静等候消息。

陈震不是没做过大佬,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这辈子他下意识的与人为善,都是因为前生过于张扬。

但对于有些事,他不能忍,也不会忍。就像当初刘丽军骚扰林婉,朱红军的手下朱建宇在他面前装逼,陈震都是直接动了手的。

而现在,他又开始不爽了。

……

香江汇,灯火辉煌,莺歌燕语。

老实巴交的宅男通常会疑惑,为啥不管混混还是大哥都喜欢这种嘈杂的场所。

其实最精准的答案是,混社会的人到了一定年龄,内心没有归属,会更加孤独,他们需要这种“热闹”来抚慰内心。

是不是听起来也挺可怜?

其实,人家吃海鲜睡靓妹,根本轮不到你可怜!

权哥从十六岁起就跟了马爷,当时也是一腔热忱,想着要为码头的劳工们出头。

不过就连权哥也没想到,真正帮码头劳工们出了头的却是我党,如今原来的工人们各个丰衣足食,权哥真是有力无处使。

“再给兄弟们来五包科罗娜!”

权哥醉眼惺忪,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张志那边儿给出了消息,陈震已经上钩,而且似乎炎黄网吧也真出了大问题,下午的时候把客人全赶出来了!

只要陈震那什么破公司玩完,秦小姐一回到秦家,那马爷的好日子也就来了!

攀上秦家,那么别说深川,就是放眼整个广府都是横着走,这点儿根本不用质疑!

大哥高兴,小弟们就更加高兴,一个个的小毛崽子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

“权哥威武,跟权哥混起步就是科罗娜!”

“那还用说,以前我是个啥?自从跟了权哥,整个村里老少爷们见了我都得绕着走!”

“没错没错!就是不知道权哥啥时候能接替马爷的位置……”

一个不太聪明的小弟说了这么句话,场面一下安静了下来。

道上最忌讳小弟惦记老大的位置,更何况,谁不知道权哥忠心耿耿?

权哥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弟,像一只饥饿的豹子。

“你特么的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弟吓得满头冷汗,根本不敢接茬儿!

“老子让你再说一遍!”权哥怒吼道。

“我,我说……权哥接替马爷……”

“哈哈哈!”权哥突然放声笑了起来,拍了拍小弟的肩膀道:“没事儿,大家出来玩儿,就是放松!”

说罢,权哥起身离席,他眼圈有点热,感觉控制不足自己了。

跟了老头子快三十年,谁还不想更进一步?

不过,就在权哥离席的一刹那,远处的舞池里,一双眼睛亮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