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60章 救命!

我的书架

第260章 救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会所里,亮丽的妹子尽情扭动,歌喉甜美。

不过权哥却听不下去了,他想哭。

也算不上什么狗屁铁汉柔情,只是单纯的,熬到了有人说盼着他顶替马爷了。

在以往,马爷是江湖上的一根棍儿,立在那里,再大的海风也不会倒。

而权哥不管再怎么努力,最多也就是棍儿上的一根红飘带,棍立着,红票带还能摇摆几下。

棍要是倒了,啥几把红飘带都得成了泥巴烂布头儿!

他阿权真的不如那老头子吗?近几年,啥脏活累活不是他阿权干的?

可特么的老头子偏偏身体倍儿棒,最近还玩起了健身球,天天喝茶养生,权哥看在眼里,那叫一个恨!

跌跌撞撞的走进卫生间,权哥的“英雄泪”已经落下来了,赶紧的拿水冲了冲满是胡茬子的脸。

这时,一个个子不高的人走进卫生间,然后做了一个让权哥不敢置信的动作。

“咻咻——”

钵鸡一边吹着口哨子,一边解开拉链,然后直接对着权哥的屁股就直接开尿了。

权哥开始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直到感觉到屁股上变得湿湿的,还挺热,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权哥是谁?

平日里,就算人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

现在呢,竟然有人……撒在了他的……屁……!!!!

怒火腾的一下子就蹿起来了!

“死扑街!你特么的找死……”

盛怒中的人说话都是很有气势的,尤其是权哥这种混迹江湖已久的。

可惜的是,一句话并没有说完,就在“找死”二字刚说完的一瞬间,钵鸡已经一拳打在了权哥的下巴上。

下巴是人身体上最弱的部位之一,遍布着大量的迷走神经。就这么一拳,轻松的打晕了愤怒中的权哥。

这如果放在比赛中,绝对是个完美的KO!

钵鸡并没有中断自己的行为,又在权哥身上尿了点儿后,才提好裤子。

这时,“彭”的一声,牛丸从换气窗中探出了脑袋。

看到权哥身上湿漉漉的,和钵鸡提裤子的动作,牛丸气不打一处来:

“你脑残吗?不知道一会儿得抬人吗?弄得臊气轰轰的!”

钵鸡耸耸肩,从裤兜里掏出一双塑胶手套儿笑道:“嘿,我只准备了一双,抱歉了,牛丸哥!”

牛丸顿时一头黑线。

接着,两人上下其手将名噪深川的权哥抬了出去,只剩下卫生间门前的“清扫中,暂停使用”的牌子孤零零的束在那里!

……

这年头,钱难挣。

即使在深川这种所谓遍地黄金的地界儿,也不是谁都能拿到一个月两万块的工钱的。

张志将钱反反复复数了得有十几遍,越数越开心。

只要等到再从权哥哪里拿到马爷的奖赏五千块,他就把钱一起存到银行去。

存钱的乐趣啊,其乐无穷。

张志不由得哼起了小歌。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其实张志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攒够钱,然后去香江生活,这个梦想是在他小时候,看到电视机里美的不行的女明星郑丽君和梅烟芳时就产生的。

现如今,似乎是他距离梦想最近的时候了。

“咦?时间似乎差不多了,为啥权哥还没来电话?”张志有些奇怪,在他心里,道上混的人都应该很讲信誉才对,本来约定好晚上六点前权哥会打电话来,请他去会所潇洒一番,然后把马爷的奖励给他的。

可是眼看天都黑了老半天了,电话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要知道,要不是为了和权哥联系,他是不敢开机的,生怕陈震在打电话找来!

当然,他也不是真怕,毕竟陈震那种整天一副笑眯眯的人,就算撕破脸又能怎样?

一个外地人,还能把他张志给吃了不成?

想到这些,张志微微安心了点儿。

而他却没想到,他盼星星盼月亮盼着的权哥,此时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哗!”

一盆凉水浇在权哥的脸上,权哥打了个激灵,才缓缓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笑眯眯的钵鸡,和板着脸的牛丸。

然后,权哥心头狂震,因为他看到了坐在一张木凳子上,好整以暇的看向他的陈震!

“艹!陈震,你小子竟然敢暗算我?你信不信我出去弄死你……”

“啪!”

一个耳光直接在权哥脸上绽开,陈震已经站了起来,抬着手冷冷的看着权哥道:“给你一个机会,把张志叫来,我放你一次。”

权哥脸上火辣辣的,但内心的愤怒更盛!

张志,他不看在眼里,但他是谁?放眼整个深川,敢打他的,一只手数的出来。

最让他愤怒的,陈震,一个外地老,当初被他追的像狗一样仓皇逃窜的家伙,竟然敢打他?

“你……他……么……找死!”权哥凶性激发,想野兽一样的瞪向陈震。

陈震见状,并没有骂回去,而是慢条斯理的挽起来自己的西装袖子。

看到这个动作,一旁的钵鸡和牛丸既心惊又兴奋,当初在香江,陈先生面对几十个他们的人,都没皱一下眉头。

后来,钵鸡和牛丸虽然知道陈震不是一般人,但却从没见过他动手。

现在,他们感觉陈震真的要动手了,不由得既好奇,又有点替权哥担心了。

不过权哥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依然瞪着牛眼,使劲儿的挣扎背后反绑的绳子,同时高声骂道:

“你特么的外地佬儿,劳资出去要弄死你,弄死你……”

突然,陈震身子一动,直接一把抓住了权哥的脖领子,直接朝那盆装满高浓度盐水的大盆按了过去!

权哥根本不清楚盘里装的是什么,甚至前一秒还在破口大骂,知道脸贴近盐水的一刹那,才嗅到了浓重的咸味儿。

此时,权哥心里不由一惊!

但是已经晚了,“噗”的一声,整个脑袋被摁进了水里。

高浓度的工业盐水接触到口腔和眼周粘膜的一刹那,彻骨的疼痛直冲天灵盖儿!

“啊!!”

“救命……咕嘟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