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78章 倩影

我的书架

第278章 倩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信哥似乎早就知道陈震会对嘉禾感兴趣,因此才将这件事情告诉陈震。

然而,他却没想到陈震会这么坚决的表态。

“这……你还没听我说完呢!”

陈震闻言,有些抱歉的笑了笑道:“信哥你继续说。”虽然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什么情况,这份股权都要争一争。

信哥皱着眉头说道:“这消息其实不是邹先生自己放出来的,不过即使这样,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现在英凰、永胜、都已经表了态,谁跟他们抢,就跟谁翻脸!”

陈震闻言不屑的撇撇嘴,这种事情,这种话,吓唬吓唬三岁小孩也就罢了,真有能力去争取的,谁怕跟你翻脸?

这就好比两个人路上一起捡到了一百块钱,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要平分我就跟你翻脸一般。

毫无威慑力。

“信哥,嘉禾的股权面前人人平等,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被这俩家吓到了吧?”

信哥闻言苦笑:“陈震,我没你想的那么硬气,永胜和英凰,势力都很大,我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威胁,不过嘛,就跟你说的一样,面对嘉禾的股权,我可以冒一下险,不过……”

陈震听到不过,心脏提了起来,想听信哥到底在忌惮啥。

“不过,最让我头疼的还是嘉禾内部!”

果然,信哥的话让陈震顿感震惊:“嘉禾的内部,有什么问题?”

信哥摇摇头道:“哎,你不知道,其实嘉禾的股权是原本掌握在邹先生,何亚昌两位先生手里的,两位都是电影届的泰山北斗,不管是运营公司还是技术造诣都让人信服,不过去年,何先生去世了,股权不知怎么的就被卖给了内地的秦家,而现在,何先生尸骨未寒,邹先生又想退出,外界有传言,这一切都是秦家搞得鬼把戏!”

秦家?鬼把戏?

陈震听得震惊不已。

内地秦家……该不会是……

陈震想到了秦雨的父亲,那个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胖子大叔。

这一切,会是他搞出来的?

“信哥,你说的秦家,难道就是在深川和广府都很有影响力的那个秦家?”陈震还是有些不信的问道。

信哥点了点头,因为知道陈震最近在深川发展,故而并不惊讶他会知道秦家:“没错儿,这个秦家其实不仅仅是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秦家上一代的老爷子就是富甲一方的乡绅,不过倒是自打老爷子离世以后,秦家才慢慢浮出水面,开始变得高调起来,现如今,秦家不但涉足贸易,海运,更是渐渐的插手进了影视业!”

说实话,陈震之前虽然也知道秦雨家有点家底儿,却从来没当做过一回事儿。

毕竟如今陈震手握企鹅网络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再看其他的势力,就很难升起敬畏感。

不过听信哥这么一描述,陈震突然感到,深川这汪水,怕是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清澈见底。

“信哥,你的意思是,邹先生放弃股权是被秦家逼得?”陈震有些不解了:“既然如此,他们内部完成交割不就行了?那还轮得到外边的人虎视眈眈?”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信哥苦笑道:“邹先生虽然为人和善,但到底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大佬,你觉得,他会甘心任人摆布?我猜,这个消息其实就是邹先生本人放出来的,想让秦家不得安宁罢了……”

听到这里,陈震不可能再不明白了。

这么一听之下,直感觉这里面的千丝万缕,牵涉的势力还真复杂。

秦家疑似想霸占嘉禾影业,邹先生不甘心,于是拼的鱼死网破,拉上英凰和永胜,如今再加上信哥,可以说是五方面的势力角逐。

光是想想,陈震就感觉到一阵牙疼。

看到陈震这个表情,信哥再次苦笑道:“陈震,你应该体会到我的难处了吧,这几天我真是每天都失眠……”

“不用说了,”陈震没等信哥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道:“股权必须拿,不管是英凰永胜还是秦家,都不足为惧。”

“信哥,你可能还不知道,”陈震笑道:“我最近发财了。”

“啊?”信哥一时间没明白陈震的意思,楞了一下。

陈震只有厚着脸皮再次说到:“我最近发财了,所以不管谁来跟咱们抢,咱们都不用给面子,这年月,只要有钱,不管对面是谁,都不用慌!”

说这话,陈震是有显摆的嫌疑的,不过着更多的也是为了缓解信哥的焦虑。

如果是之前,陈震在东川做袜子时,那这份股权,肯定轮不到他来插一脚。但如今不一样了,每天净收入近50W,光凭这份财力,又有几个能跟他一觉搞笑?

要知道98年一部很卖座的电影,票房不过大几百万,而拍摄周期却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

总的来说,如今的企鹅网络虽然还处在摇篮期,但如果拿出来比一比吸金能力,陈震是根本不惧怕什么英凰永胜的。

至于秦家,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家底,不过陈震却一点都不畏惧。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即使这次失败了,又能怎么样呢?

车子开到了君越酒店,这是上一次陈震来香江住过的地方,信哥自然记的这些,于是就将陈震有安排到了这里。

很快就要过春节了,君越酒店的门前提前布置好了灯笼和彩带。让刚下车的陈震为之眼前一亮。

“陈震,你先休息吧,具体的事情明天我再找你聊聊,”信哥干笑两声说道:“其实主要是等嘉禾那边的准确消息。”

陈震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即使确定买下股权,也要尝试联系邹怀玉,这种股权的转让肯定是带有附加条件的,所以急也是急不来的。

“好的,我等你消息。”陈震答应了一声,辞别信哥转身走进酒店大堂。

行礼早就有专人送去了房间,陈震只需要直接上楼就可以了。

可能是因为回归的原因,君越酒店里的华人愈发多了起来,来来往往的一看穿着,就知道是内地来的客商。

突然,一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倩影从人群中闪过。

陈震顿时心头狂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