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89章 同一条船上的人

我的书架

第289章 同一条船上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先生,我的话绝不是开玩笑,小右是我儿子,我是真没办法了才来求你的啊!”

电话里向庆东苦口婆心的说道:“而且,永胜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折合市价至少要一千五百万港币!”

陈震默默地听着向庆东劝说,脸上却浮现出厌恶的表情。

这向庆东,是真拿自己当傻子了!

先不说永胜这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值不值得陈震为止拼命,就算陈震真的从大富豪手里将向右带了回来。

而且又顺利拿到了永胜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那又能怎么样呢?

谁不知道永胜是向家的家族企业,向氏兄弟都手攥绝对控股权,即使陈震拿了股权也只能做个傀儡。

股权分红?卖掉?

哈哈,邹怀玉作为嘉禾元老,如今尚且被逼的要退出嘉禾。

陈震一个在香茳毫无根基的外来户,你要他在向家的眼皮子底下虎口夺食?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商场如战场,凶险甚至更甚之!

电话里的向庆东还在不停地恳求,陈震却是直接出言打断了他:“向先生,我也是肉体凡胎,而且你之前也看到了,大富豪那群人出手就是炸药,何其狠辣!这次点名要我去送钱,怕就是那个女匪对我怀恨在心,所以,不好意思……”

“陈先生,陈先生你听我讲……”

陈震没再理会向庆东,直接挂断了电话。将电话还给牛丸,还没来得及收起,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牛丸接完电话,脸色气的铁青,咬着牙对陈震说道:

“陈先生,竹笋带着一帮兄弟去君越酒店闹事了,说信哥都是因为你才出事的,要你血债血偿!”

“这家伙真是混蛋,陈先生明明是要为信哥报仇的,他不但不理解,还出来捣乱!”

陈震听完,同样开始怒火中烧。

信哥这群兄弟,一个个不成大器,这也难怪信哥在香茳发展多年,还被英凰肆无忌惮说算计就算计了。

“不管他们,我们先把秦雨带出来再说,留她一个人在酒店,不安全。”

牛丸闻言点点头,两人前往君越。

酒店大堂,黑压压的聚集了几十个马仔。

过往的客人都吓得不轻,就连酒店的安保人员,也有些慌了。

“各位,各位兄弟,这里是酒店,大家给我们个面子,不要闹了好不好?”酒店大堂经理苦口婆心。

“去你吗的,你算老几?”

“你特么的有面子吗?”

“把一个叫陈震的内地佬儿房号爆出来,不然你这酒店别想做生意了!”

竹笋大喇喇的办了一张沙发坐在马仔群里,根本就拿大堂经理当了空气。

大堂经理急了,作为五星级酒店,怎么可能随便出卖客人的房号?

“你……你们别再闹了,再闹我可报警了!”

这话一出,本以为能震慑住一群马仔,谁成想却引起了哄堂大笑。

“哈哈哈,报尼玛的警啊,鹰国佬都管不了我们,我们会怕几个条子?”

“报,马上报,今天不报劳资晚上去你家睡觉!”

“嘿,我要搂着这狗屁经理的老婆孩子睡,你们别跟我抢啊!”

看到这群家伙如此肆无忌惮,经理脸都白了,只得悄悄的退出了人群,一时间又引得一阵肆意嘲笑。

竹笋终于不耐烦了,起身走到前台对着前台妹子冷笑道:“小美眉,我竹笋的耐心是很有限的,我数到十,告诉我陈震的房号,不然的话……”

竹笋阴着脸回头看了看一群混混道:“我这群兄弟,你随便选十个,今晚陪他们!”

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哪经得起这种恐吓,一下子就被吓哭了,就算被酒店开除,也好过惹上这群混蛋啊!

颤抖着打开电脑资料,将陈震的房号爆了出来,而这时,陈震刚刚坐上地下车库的电梯。

“-2、-1、1……”

“叮!”一声。

电梯门打开,一群混混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乘坐电梯直奔陈震所在的32楼!

而这时,藏在大堂角落里带着鸭舌帽的牛丸才露出头来,眼神中多少有些紧张,连忙发短信给陈震:

情况紧急,他们已经上去了!

……

君越酒店,走廊里地毯厚重,踩上去十分隔音。

第一次来这种地界的马仔们情绪多少有些兴奋,走起路来有点摇晃。

一个马仔撞到了走廊边上一对正在“壁咚”的情侣,顿时大怒:“要玩去房间里玩去,玛德都到酒店了,舍不得这两步吗?”

小情侣被吓得不轻,低着头唯唯诺诺的道歉,直到一群人气势汹汹的离开,秦雨才抬起头舒了口气,小声道:

“陈震,你这得罪的人有点多啊。”

“嘘——!”陈震瞪了女人一眼,示意她别废话,赶紧走人。

就这样,两人匆匆下了电梯,跟牛丸汇合。

而竹笋,则是扑了个空。

“擦!没人!”竹笋气哼哼的乱砸一通后骂道:“这个内地佬儿,到底他么的跑到哪里去了?给我放出消息去,谁逮到了姓陈的外地佬儿,重赏五千块!”

小马仔们一个个兴奋的去走街串巷的找人了,竹笋气急败坏的接通电话道:“喂,人不在!”

“你提供的消息到底靠不靠谱?我跟你讲,这次我哥出事,你是跟我保证过得!如果我陷了进去,一定第一时间把你咬出来,到时候鱼死网破,嘉禾的股份,你想也别想了!”

话筒里传来一个苍老的笑声:“哈哈,老弟何必着急呢,咱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没了你策应,邹怀玉怎么可能乖乖将股权交到咱们手上?这只老狐狸,把消息提前放出来,不就是为了让向庆东和咱们拼的死去活来吗?”

然而,竹笋却并不买账,继续抱怨道:“你少跟我玩虚的,你答应我的钱什么时候到位,现在公司里人心惶惶,没有钱,你叫我怎么稳定军心?”

“还有,向庆东惹上大富豪的事情,是不是你从中搞的鬼?怎么可能这么巧,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富豪就找上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