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90章 两个原因

我的书架

第290章 两个原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

话筒里再次传来大笑声。

“老弟,你想什么呢?大富豪那是个疯子,我要是能控制他,直接把邹怀玉绑了不好吗?还用处心积虑去搞向庆东?”

笑声虽然不礼貌,但竹笋却觉得对方说的在理,目前在香茳,大富豪这群人绝对是个变数,据说此人极为自负,从来都是他找别人的麻烦,没人敢找他们的晦气。

至于指使这群疯子去做事,根本就不可能!

当然,竹笋嘴上也不肯示弱:“这我可不知道,也许你出高价想除掉向家这个眼中钉呢!还有我不管那些,我要钱,你马上给我把钱打过来,不然接下来的行动,别怪我不合作!”

“好好好,不就是钱嘛,好说,你先把那个姓陈的给我做了,深川那边儿来的消息,说这个人有点危险,可不要被他这么个无足轻重的蚂蚁,搅了咱们的大事!”

两人又讨价还价的说了很多,计划的十分周密。

但世事往往不会如愿,很多时候都会往越发不可控制的方向偏离。

陈震秦雨和牛丸刚乘面包车车离开君越酒店地库,就被一辆庞蒂克轿车拦了下来。

三人不约而同的皱眉,牛丸甚至握紧了面包车的档把儿,随时准备撞车离去。

这时,向庆东下车,出现在几人的视野里。

举起双手,示意毫无敌意,看陈震乘坐的面包车没有任何反应后,才慢慢走了过来。

陈震有些心烦,摇下玻璃问道:“有事?”

向庆东二话不说,直接鞠了个躬说道:“陈先生,请您务必出手相助!我已经尝试跟大富豪沟通了,他根本不肯让步,只要您去跟他们交易!”

听到这话,车里的秦雨百感交集。

她既不希望向右出事,更内疚自己。

要不是因为她多那句嘴,当时那个女匪就不可能注意到陈震,现在自然也不可能点名要陈震去送赎金了!

再想到当时陈震为了她,挨了一耳光,甚至还给女匪下跪,她心里就更难受了。

因此,现在她看到向庆东各种肯求陈震,却是闭上嘴,一言不发。

陈震心里愈发不耐烦,但脸上还是保持了微笑:“向先生,不是我不帮忙,是我无能为力,向右很可爱,但这理由还不足够让我去送命。”

“而且我已经说了几次,我跟大富豪素不相识,他点名要我去,肯定不是要请我喝茶!”

似乎是见陈震态度坚决,向庆东叹了口气,速记对着庞蒂克那边打了个响指。

很快,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被几个黑衣保镖架着,走了过来。

牛丸看到这个男人,露出疑惑和愤怒的神情,立刻转身对陈震说:“陈先生,这小子就是撞死信哥的司机,我在警署见过他!”

陈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向向庆东道:“向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庆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冷声对肇事司机喝道:“说!是谁指使你开车撞死信老板的?”

肇事司机闻言,全身一震,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呜呜……是,是大圈的竹笋哥,是他找的我!向先生,求你放过我女儿吧……”

肇事司机的话让牛丸和陈震都是心头狂震,尽管他们怀疑过,但如今真实听到有人说幕后黑手是竹笋,还是抑制不住的震撼。

亲表兄弟之间,竟然翻脸翻得这么决绝!

向庆东根本不理会司机的哭嚎,直接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司机被踹翻在地后,向庆东又对其吐了一口痰骂道:“呸,你这种辣鸡,也配有老婆孩子!”

随即,向庆东又转头对陈震苦笑道:“陈先生,您别见怪,自打大富豪要您去交赎金时,我就调查了一下您的背景,也知道了你这次来香茳,是受信老板的邀请。”

“信老板生前,跟我关系也很不错,所以……他这次突然去世,我跟您一样的痛心……”

陈震听向庆东说了半天,早已不耐,直接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以为吓唬吓唬这个司机,让他栽赃竹笋,再说两句和信哥关系不错的风凉话,就能让我对你产生同情?就能让我舍下命,帮你去救儿子?”

向庆东被一翻质问,又是苦笑:“陈先生,信哥的死,不是偶然,我也不需要栽赃。”

那司机听到这里,急忙点头,大声哭着喊道:“是竹笋指使我的,是竹笋!我怕他反水,录了音,录音笔在向先生手里……”

还没等这家伙把话说完,向庆东的手里已经摸出了一直金属颜色的录音笔,轻触开关,有些模糊的谈话声就传了出来:

“……你只需要开车就行,我保证信哥会出现在酒店门前……”

“……二十万,事成之后我给你二十万,足够你女儿留学的了……”

“啪!”一声,向庆东关闭了录音,地库再次回复了安静。

“陈先生,据我所知,现在竹笋已经开始找你的麻烦了,如果你不采取行动,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恐怕就会上位,到时候整个大圈公司都会把你当做仇人,你在香茳,不说寸步难行吧,但多了这么个粘人的仇家,你肯定会很难过。”

“更何况,你不想为信老板报仇吗?据我所知,你们之间的关系,可是相当不错的!”

向庆东的话,一句又一句,几乎每一句都能搔到陈震心里的痒处。

最后,向庆东又直勾勾的看向陈震,一字一顿的道:“帮我救儿子,这录音笔,你拿走!”

一句话说完,全场鸦雀无声。

牛丸紧张的看向陈震,秦雨也看着他。

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他们都哇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时此刻,取舍也只能由陈震决定。

陈震看了看向庆东,又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良久才说:

“OK,我帮你这个忙,不过,你可别忘了答应过我的,永胜公司的三成股份!”

向庆东闻言一愣,但随即惊喜道:“好,一言为定!”

眼神扫过向庆东的脸,陈震心里总感觉哪里有些奇怪。

不过,他没有再去多想,因为他需要这个录音,而且还要找那女匪报下跪之辱。

两个原因,已经足够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