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95章 香茳会乱成一锅粥

我的书架

第295章 香茳会乱成一锅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丢!那竹笋必须得做了陈震啊!”

向庆南惊呼一声随即恍然大悟道:“啊!怪不得哥你给了那外地佬一个什么录音笔,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啊,太老谋深算了也!”

或许是香茳人平均成语水平不高,又或许是向庆东已经彻底麻木,总之弟弟这句“老谋深算”并没有让他再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从身边拿出一台在那个时代极其贵重的笔记本电脑。

“你看看这个。”向庆东淡淡的说道。

向庆南闻言,连忙凑过脑袋去看,这一看之下不由大呼:“我丢!是跟踪器!哥,你竟然在录音笔上装了跟踪器!真是太狡猾了,就算狐狸见了你都要流泪啊!”

不管狐狸会不会流泪,但笔记本上显示的地图上正闪烁着一个红点儿。

这,就是录音笔如今所在的位置。

“哼,别在这拍马屁了,”向庆东虽然冷哼一声,但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得意之色:“快去想办法通知竹笋,让他立刻做掉陈震这帮家伙!”

“Yes,Sir!!”

……

对于秦雨这种从小生活在温室里的小花,能跟陈震一起冒险那是真刺激。

而牛丸则不同,八岁跟了信哥,之后就开始颠沛流离的青春,因此信哥死后,他一直处于极度的精神紧张之中。

两人对于自身处境的感受差之毫厘。却谬以千里。

因此,现在两人虽是坐在同一间简陋的民房里,秦雨想的是待会儿怎么用手里的铁铲干到五六个壮汉混混,让陈震高看自己一眼。

而牛丸,则是在深思熟虑自己的五万多港币存款死后应该给谁。

而就在两人同时低头沉思时,七八个混混悄悄地将他们所在的居民楼围了起来。

竹笋站在混混中,阴沉着脸挥手道:“待会抓住姓陈的,直接……哼!”

一边冷哼,竹笋用手做了一个切颈的动作。

混混们闻言暗暗点头,其中一个手里托着一台笔记本,悄声指挥着。

很快,一群混混来到了一间民宅前,民宅的门是那时候最典型的铁栅栏防盗门,拿笔记本的混混反复确认后,点了点头。

人群里一个混混直接走出来,他是个惯偷,跟了信哥以后才放弃了老行当,想不到如今帮信哥报仇,又能用上这祖传的技艺。

一串铁丝,轻松打开了这扇旧式防盗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群人几乎同时冲进了房子,对着民房一阵搜索。

“竹笋哥,没人!”

“竹笋哥,没人啊!”

“怎么回事?这边也没人!”

三居室全部找过,一个人影都没有,竹笋不明所以,直感觉一阵不祥的预感缓缓升起……

“彭!”

就在这时,屋外的防盗门重重的被关上,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又被一条粗壮的链子锁锁上了门。

等到混混们反应过来,冲到门前时,门已经被锁死,隔着铁门栅栏,就看到冷笑的牛丸和一脸得意的秦雨。

“竹笋哥,没想到吧,又见面了!”牛丸冷声说道,凝视竹笋的目光,冷的吓人。

混混们更是大怒:

“牛丸,你这个叛徒,竟然勾结外人,对付竹笋哥!”

“快放我们出去,念在以前的情谊,我们不为难你!”

“玛德,死叛徒,玩阴的?有种单挑?”

秦雨见到一群混混嚣张,也不害怕,而是撇嘴嘲笑道:“一群傻子,待会儿你们就知道谁是真正的叛徒了。”

秦雨话音刚落,一串震耳朵的录音声便从民房天花板上悬挂的喇叭中传了出来,录音很短,却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

“……你只需要开车就行,我保证信哥会出现在酒店门前……”

“……二十万,事成之后我给你二十万,足够你女儿留学的了……”

……

“……你只需要开车就行,我保证信哥会出现在酒店门前……”

……

刚开始,还听不清楚,可慢慢听着听着,竹笋的脸色就变了,从铁青到苍白,最后竟涨的像茄子一样!

“不可能,怎么会!这特么谁录的!”竹笋像疯了一样冲进屋子,跳起来像打翻屋顶上的喇叭,可屋顶上却不只一个喇叭,仅在客厅就有三个,卧室里,厨房里……每个房间都有。

混混们也渐渐明白了过来:

“这声音……好像是竹笋哥……”

“这时竹笋哥在买凶!”

“信哥是竹笋杀得!!”

恍然大悟的六七个混混们先是大惊失色,随后变得异常震怒起来。

“叛徒是竹笋!”

“宰了这个畜生!”

“谋杀兄长,道上规矩,千刀万剐!”

牛丸站在门外,冷冷的注视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一群愤怒疯牛似的混混,将竹笋团团围住,而后,拳打,脚踢,耳光,口水,然后——

花瓶,扫帚,钢管,剪刀……

喇叭是牛丸装的,东西也是牛丸精心准备的。

而这个计策,自然是陈震交代的。

秦雨看了这一幕,吓得直咽口水,最后干脆转过身去,这冒险,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好玩!

可这一转身,竟然撞在了一个人怀里。

陈震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了那里。

“啊!陈震你来了,那群家伙,他们不会打死人吧?你要不劝劝他们?”

陈震没应声,对牛丸招了招手,示意搞定后续的事情,而他则是带着秦雨从楼上下到了楼下。

“向右回家了,哪哪都没事儿,这小子胆子也挺大的!”

“真的?太好了!这小兔崽子就是胆子肥,你想想也知道啊,我可不带菜鸟一起玩!”

秦雨颇感得意的答道,已经被陈震的话带出了刚才的血腥事件之外。

接着秦雨又说道:“那这回你没事了吧?要不我带你去我家玩玩?你放心,是香茳这边的家,我爸那家伙不在这儿!”

陈震闻言不由笑了笑,摇摇头说:“哪里会没事,你忘了,我可是来香茳拓展公司业务的,你当我是来玩的啊!”

“我估计今天之后,香茳会乱成一锅粥,而我,肯定又有的忙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