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慢步来到了章府,与管家闲说几句后,就熟门熟路地来到了章嘉熙的院子。

这院子不算太大,院角那边架了个葡萄架,虽然现在秋意袭来,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葡萄叶子,依旧绿莹莹的,为章嘉熙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章嘉熙自幼娇生惯养,就算远离了京城来到了江州,他也照样过的精致,瞧瞧那茶具,便知这是一位知乐享福的公子哥儿。

闻人翎拿走了盖在他脸上的书,定睛一看是话本,他微微皱眉头,这话本着实香艳旖旎。

“瑾瑜你怎么来了1

章嘉熙他嬉皮笑脸地站了起来,藤椅一摇一晃的。

“我听我娘说,你来家里找我了。”闻人翎随意坐在了石凳上,看了章嘉熙一眼,便翻看起了这话本来。

章嘉熙不自在地干咳一声,实在是闻人翎那脸上的神情太过于冷淡,那分明是一本不正经的话本,可闻人翎的反应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章嘉熙可没忘记之前他那荡漾的笑声,所以这两番情况一对比,让他破天荒的感到了几分羞耻。

“瑾瑜啊,我有正事找你,这本不好看,你就别看了,快别看了。”

闻人翎手指一顿,揶揄地笑了笑。“那你说哪本好看?”

章嘉熙摇摇头,“我就随口一说!你可别多想。”

闻人翎合上了话本,不再跟他逗趣儿,说道:“什么正事。”

章嘉熙连忙说道:“瑾瑜,有人仿着你的路子出了相同类型的话本!比咱要价还低,现在有的书肆都进了他们的货,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咱们得谨慎些。”

闻人翎不以为然,这事儿在前世就出现过,所以他并不惊讶。

章嘉熙看着他的神情,心里纳闷的很,怎么闻人翎不论摊上什么事儿,永远都是这般从容,像之前的廪生,他也不过笑了笑,难怪祖父说他老成,自己要向他多学一学。

“仿就仿吧,赝品永远都是赝品,上不了台面。”闻人翎见章嘉熙脸色不好,便说道:“那话本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到时我把新故事也给你一同带来。”

章嘉熙见他如此淡然,焦躁的情绪也渐渐被安抚下来,提议道:“那要不要降价?”

闻人翎瞥眸,“降什么?咱们有底气卖这个价钱,一直追着看话本的人既然从前能买得起,现在也绝对买得起,你突然降价反而让人觉得你的话本是在被贱卖,会坏了印象,你就保持老样子不变。”

章嘉熙坚定地点了点头,“瑾瑜,你说的对。”

“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会将生意带动起来。”

章嘉熙不假思索地说道:“瑾瑜,你快说。”

闻人翎看着他那幅单纯的样子,唇角提了提,不忍心?那是不存在的。

“我写的话本是关于江湖儿女,每个人物都有各自的武器,你找一些木雕师傅,将话本里的武器做出来,不需要多大,只要能够把玩即可。如果凑齐七位主角的武器,即可兑换话本里的武林至宝。”

闻人翎将他的想法全部告知于他,就看到章嘉熙面变得越来越红,显然是因为激动。

章嘉熙可不是个愚钝的人,他早就在话本大卖的时候查过了,因为闻人翎将每个人物都描写的有血有肉,故事又恢弘大气,让很多看客都被故事给吸引,所以闻人翎的提议让他又看到了新的赚钱之法!

这位可不仅仅是个秀才,还是个财神爷呢!

“你就是我的亲哥哥啊!阿兄1

闻人翎嘴角一僵,嫌弃地推开他靠近的脸,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您说1章嘉熙眼神炽热,就跟那钱角巷里的小黄狗见了骨头似的。

闻人翎严肃地说道:“我家世不好,这点你也是清楚的,我那妻子是个心善的,愿意陪我吃苦,但我怎能舍得?所以我便将和你做生意的事告诉了岳丈。”

章嘉熙摸了摸头,“瑾瑜对嫂嫂真好。”

闻人翎幽幽叹气,“我岳丈知道以后,担心我年轻气盛,会冲撞了章老太爷,就想着改日来拜见。”

章嘉熙翻了个白眼,“我祖父明明可待见你了!你赶紧给你岳丈说,不用这么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闻人翎轻蹙眉头,笑得有几分苦涩,说道:“我一个小辈,哪能劝的动?更何况”

“哎呀,你快说埃”

闻人翎咬了咬牙,压低了声音,说道:“岳丈不知从何处听到章老太爷独爱羊脂玉,正巧我妻子的嫁妆有了一个雕件,岳丈就想着借花献佛,但我妻子觉得娘家还有别的雕件,为何要拿走她的嫁妆?所以岳丈狠狠训斥了我俩,说养了一对白眼儿狼。”

章嘉熙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紧锁眉头,对夏万昌更是不待见。

“后来我一问妻子,原来那羊脂玉是她外祖母送的,她很喜欢,唉,都怪我无用。所以我想提前支出一些银子,替岳丈买个羊脂玉雕件,我也不想让我妻子太过伤心。”

闻人翎面上有几分愁容,这还是章嘉熙第一次见到闻人翎唉声叹气,所以他脑子一热,十分仗义地说道:“瑾瑜,你岳丈这事包在我身上,我肯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用不着让你破费。而且瑾瑜,我想好了,咱们之间的生意,我让你一分利,从此你四我六1

祖父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区区一个夏万昌,不见也罢。

闻人翎当即就想拒绝,但章嘉熙用拳头打了他一下,说道:“怎么?你这是瞧不起你兄弟啊?”

章嘉熙可不想让闻人翎再次反对自己的话,之前这话本还没赚钱的时候,就当玩闹了,三七分双方都不介意,可现在这来钱极快,再这么分着,怕是会让闻人翎生怨,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卖他个好吧。

闻人翎眼底笑意一闪而过,他愧疚地拍了拍张嘉熙的手臂,道:“多谢了,若是见了我那岳丈他跟你提生意的事”

他欲言又止,但章嘉熙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祖父说了,这生意啊,除了你我,谁也沾不得。”

闻人翎无言地再次拍了拍他的手臂,一切尽在不言中。

自己都在夏万昌那头驴脑门上挂了萝卜,接下来的路,可得老老实实的走下去。

虽然之前夏妙然说没什么想吃的,但闻人翎还是去了一趟卤味店。

她呢,有个很少人知道的喜好,那就是爱吃卤味。

所以当闻人翎带着卤味回家时,那浓浓的香味让夏妙然顾不得继续做针线,水灵灵的杏眸期待地往外看。

蒋氏现在是越看夏妙然越喜欢,因为她这手好的绣活让蒋氏大开眼界,觉得这个儿媳妇娶得可真顺心。

蒋氏缠着手里的丝线,看到夏妙然这耸着鼻尖的调皮模样,忍俊不禁,问道:“饿了?”

夏妙然用绣棚子遮住了脸,然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蒋氏掩唇笑了笑,扬声道:“瑾瑜,还不快点进来?你媳妇都馋了。”

夏妙然被她这话给羞红了脸,晃了晃蒋氏的手臂,这是在阻止她呢。

蒋氏戳了戳她的眉心,说道:“贪吃的小妇人哦。”

闻人翎提着油纸包进来,面带微笑,更是俊逸如谪仙,但他手上的油纸包让闻人翎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气息。

“哟,这可是杨氏的卤味?”

他颔首,说道:“我刚路过杨氏卤味,就买了一些,里面有娘爱吃的,我也不知道妙妙爱吃什么,就让掌柜的挑了几样。”闻人翎看着夏妙然那圆圆的脑袋,虽然梳着妇人的坠马髻,但她眉眼间的娇憨有着掩饰不住的少女感。

他忍不住揉了揉,说道:“妙妙吃的惯猪耳朵猪尾巴还有鸡翅么?”

蒋氏欲言又止,这种粗鄙的食物,官家姑娘真的吃的了么?

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媳不是正儿八经的嫡女,她在夏府时吃的不算精贵,有时还得自掏腰包买些荤类解解馋,这杨氏卤味的路,榴红可熟着呢!

夏妙然梗着脖子,装模作样地点点头。

【应该是可以的!这味道很香,想必很好吃。】

闻人翎忍住笑意,那双温柔的眼眸溢出了柔情,如果妙妙能把她期待的眼神给掩饰住,兴许她的话会更让人相信。

不过,正是这样的妙妙,才更惹人爱,不是么。

蒋氏放下丝线,从他手里夺过油纸包,絮絮叨叨:“你也真是,买这么多,不需要银子么?你只给夏氏买就行,还买我的做甚?”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但嘴角的笑容可骗不了人。

“对了瑾瑜,你给隔壁送一些,刚才玲花拎了一条草鱼来呢,说是她哥哥下河抓的。”

闻人翎对夏妙然说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夏妙然脸上的笑顿时僵住,摇摇头,侧过身子。

【还是不了吧,我这样会吓着别人的。】

闻人翎双手背在腰上,然后微微弯腰,专注的看着她,从眼睛到嘴唇,一个也不错过。

【你干嘛?】

“明明是个俏丽若三春之桃的美人儿,哪里吓人,嗯?”

夏妙然虽不懂那话的意思,但从闻人翎的语气来听,就知道是在夸赞自己的,她何曾见过这种架势,一张脸红的比绣筐里的朱色丝线还要明艳。

闻人翎牵着她的手腕,道:“出去透透风,你就在一旁等我,可好?”

夏妙然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咬了咬唇,心里头的恐惧不知怎的就好似被一阵风给吹散了,只剩下满满的娇羞。

榴红和秋月相互对视一眼,一人选择去帮蒋氏,一人选择光明正大的偷懒。

“你们一同去?也行。”

蒋氏将剁好的猪蹄装在了盘子里,闻人翎端起来,蒋氏觉得夏妙然空手去不太合适,便把另一条猪尾巴给了她。

“去去去,别傻愣着。”

蒋氏心疼地挥挥手,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为净。

唉,就算骨头多,但那也是肉啊!

这个败家儿子。

巷子里传来了各家各户的饭香,夏妙然回头看了看没有合上的家门。

她突然有着一种全所未有的暖意,让她笑容不自觉地绽放。

这大概就是家的温暖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