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雨丝微微凉,从屋檐上吹落在夏妙然的脸庞上,那股冷意宛若数只蚂蚁,从肌肤钻进了更深处,让她在秋季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夏妙然怔怔地立在原地,她手脚冰凉,当夏婉然出现的时候,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反应就是恐惧,随之而来的便是惊慌,她双手下意识地抓住闻人翎的袖口,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夏婉然的存在对于她而言,就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噩梦。

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夏妙然,她只是一个替嫁而来的冒牌货。

夏妙然很珍惜当下的日子,即便这是她用嗓子换来的,那她也不后悔。因为在这段日子里,她活得像个人,不再是嫡母捏在手里的傀儡。她没有任何的忧愁,甚至每晚歇息时,她对明日永远都是满怀期待,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提心吊胆的活下去。

她为什么还会回来江州?

她为什么不待在京城!

夏妙然心中的怨恨即将冲破她对夏婉然的恐惧,她忍不住想要抬眸警告威胁夏婉然,可是夏妙然手里的温暖让她很快回神,苦意迅速蔓延开来。

她不敢声张,她害怕闻人翎会察觉,所以夏妙然咬着唇瓣,将所有的恨藏在心里。

这次偶然的碰面,不仅是夏妙然一人错愕,就连夏婉然都有些惊诧。

闻人翎反应迅速,他扫看着站在对面的二人,随后半揽着夏妙然的肩膀,与方芝涟短瞬的对视后,低声说道:“雨下的有些大了,别在外面傻站着了。”

闻人翎对他们视若无睹,夏妙然双腿发软,她眼神里的脆弱让闻人翎温和一笑,夏妙然见他还跟从前一样,慌乱的情绪渐渐安稳下来。

自己不能乱了阵脚,说不定夏婉然比自己还要不安。

“夏姑娘。”

他们想离开,但方芝涟不愿。

他再次开口,换来的却是闻人翎冷漠的目光,他深深地望了方芝涟一眼,薄唇微微翘起,神色满含戾气,旋即,他移开视线,这次脚步再也不会停下,将方芝涟等人抛在了后面。

方芝涟眼神涣散,刚刚那一瞬间,他竟然被一个少年郎的目光给惊出了惧意,这种认知让方芝涟脸色甚是难堪。

他手里拎着的糕点像是在无声的嘲笑着方芝涟,他面无表情,将糕点扔在了小厮的怀里,快步想要逃离此处。

显然刚才他的怯意,令方芝涟难以接受。

同样跟他失神的还有夏婉然,她眼神难掩其中的惊艳,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闻人翎,虽然从没有见过他,但看见身边的夏妙然时,夏婉然不难猜出他的身份。

只是让夏婉然意外的是,那个在她心中的穷酸秀才,竟是个丰神俊朗的男子。

不过转念想到他的寒酸,夏婉然对他的欣赏迅速消失。也打消了和他们搭话的念头,觉得有损自己的身份。

她常年被夏夫人方湄华送在京中,见识了太多权门富贵,一个小小的寒门学子,自然不会让夏婉然对他另眼相看。这也是为何她会愿意让夏妙然顶着自己的名头出嫁的原因,因为她才不想嫁给一个没出息的学子。

夏婉然恶狠狠地瞪了他们的背影一眼,这一瞪,凶的自然是夏妙然。

她自幼就知道夏妙然能活下去,都是她的功劳,要不然就凭借刘姨娘对夏妙然的冷落,她早就死在后院里了。所以夏婉然没少逮着机会欺负她戏弄她,起初夏妙然也会反抗,但日子久了,她也就麻木了。

夏婉然曾经送给方老夫人一副抹额,样式精妙绝伦,让方老夫人甚是喜爱,那抹额就出自夏妙然之手。

这次她回江州,一是回来见见方湄华,二则是想求方湄华把她的亲事给定了。

不过夏婉然还是对方芝涟刚才的异样起了疑心,她小跑着追在方芝涟的身后,趁他还没上马车,一块儿挤了进去。

方芝涟眼皮一跳,不悦地呵斥道:“婉婉?胡闹1

【表哥你认识夏妙然?】

夏婉然直言问着,她笃定方芝涟是认识夏妙然的。

方芝涟揉了揉眉心,心口那淡淡的酸涩让他情绪不高,敷衍道:“我怎能认识?不过就是在夏府偶见一面而已。”

夏婉然听言,重新露出了笑容,对方芝涟说道。

【我还以为表哥你认识她呢,吓我一跳。哼,她娘就是个狐媚子,生的女儿亦是如此,表哥你可不要被她给骗了。】

夏婉然生的不算出色,五官普通,但一身如玉的肌肤给她添了不少的姿色,勉强算是清秀,不过她模样并不丑,只是府上有个模样最姣好的夏妙然,就衬托着她的平凡。

她这话说的对夏妙然有着歧义,换做旁人或许就信了,但方芝涟不同,他明事理。

方芝涟眼底讥讽一闪而过,不再说话。

夏婉然还以为自己的话让他听进心里了,便又继续说着。

【表哥你也知道我爹爹糊涂,给我订了门亲事,刚才见到的那个女子,就是替我嫁过去的庶女夏妙然,瞧她气色不错,就知这日子过的不错,想来也是,好歹嫁了个秀才,也算对得起她的身份。】

她眉飞色舞,眼神灵动,望着方芝涟时,有着一份儿姑娘家的娇羞。

但她没有注意到方芝涟看向她的目光是毫无遮掩的厌恶,夏婉然自顾自的嘲弄着夏妙然,趾高气扬的神情,看起来甚是刻薄寡相。

方芝涟百感交集,怪不得那夏姑娘变得口不能言,原来是她替夏婉然出嫁了。

马车渐行渐远,那家糕点铺在雨幕中变成了缩影。

在内间的夏妙然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抿着茶,不自然的神情也收敛起来,整个人恢复了之前的活泼。

可她仍然心有余悸,偷偷摸摸地抬起眸来,看向正倚着桌站着的闻人翎。

不巧,二人视线撞了个正着。

夏妙然咽了咽茶水,心虚地很,想着自己和夏婉然之间的差距,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暗淡。

闻人翎收起长腿,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缩头缩脑的样子,再想起刚才方芝涟那语气,他酸溜溜的,整个人好似刚从泡菜缸里钻出来,浑身冒着酸味。

他忍不住弹了夏妙然一个脑瓜崩儿,嘴角向两边扯了扯,不爽地问道:“想什么呢?贼眉鼠眼的。”

夏妙然撅了撅嘴,挨了脑瓜崩儿,有些委屈,但是她眼睛还是不舍得移开,反驳道。

【我怎么就贼眉鼠眼啦?人家谁见了我不夸我一句眉眼精致?】

闻人翎被她的自恋给逗笑了,用手捏着她的小下巴,仔细端详,片刻后,沉吟道:“嗯,确实眉眼挺精致的。”

夏妙然展颜欢笑,推开他的手,萦绕在心里的阴霾好似被一阵清风给吹的一干二净。

她歪头看了看闻人翎,主动的提起了刚才的那人。

【刚才那个模样漂亮的姑娘,是跟我一起长大的。】

闻人翎喝了口茶水,挑眉,笑问道:“你庶妹?”

夏妙然见他用自己的茶杯喝水,借着捋发的动作来掩饰羞涩。

自己现在是“夏婉然”,是夏府长女,应他这一句话,不算过分。

她点点头,闻人翎淡淡“嗯”了一声,就没了下话。

夏妙然伸手戳了戳他。

【你怎么不继续问我啦?】

闻人翎失笑:“跟我无关的人,我为何要问?瞧你们二人刚才没有交谈,便知没什么感情,那我就更没必要在旁人身上浪费。”

夏妙然见他对夏婉然没有有过多的注意,不免松了口气,就连一旁的榴红也拍了拍胸脯,生怕闻人翎发现了什么。

闻人翎瞥目,笑了笑,对她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账本,道:“今儿,教你打算盘。”

他笑意不入眼底,让夏妙然打了个冷颤,想到之前他的严厉,再多的忧愁也被接下来的算盘给折磨的一扫而空。

闻人翎一手握茶杯,另一只手被夏妙然晃着,她显然是在撒娇,水灵灵的眼眸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闻人翎,若是在平时,闻人翎就放她一马。

可是,这个男子现在还没忘记方芝涟给他带来的醋意,正小气吧啦的折腾夏妙然呢。

夏妙然没忍住扯了扯他的头发,报了仇,然后认命的听着闻人翎的教导声。

他从后面抱住夏妙然,双手覆在夏妙然的手背上,二人无比的契合。

榴红双手合十,祷告着:如来佛祖观音菩萨,求求你们让姑娘过的幸福一些吧,她已经够苦了。拜托拜托。

当夏妙然为算盘愁眉苦脸的时候,闻人翎起身离开内间,房内的算盘声让他的眉眼变得温和平静。

闻人翎对刚送走客人的小六子使了个眼色,问道:“刚才那个身材高大容貌俊逸的男子买了些什么?”

小六子愣了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他机灵地拍了拍后脑勺,说道:“就要了份豌豆黄,这是他指明要的,其他的糕点是我随便给他装的呢。”

闻人翎轻哧一声,“没问别的?”

小六子摇摇头。

闻人翎心里有了定量,看来他和夏婉然是无意来到这里的,这江州如此多的糕点铺偏偏来了自家铺子,还真是孽缘。

不过夏婉然这次竟然是和方芝涟一同回了江州,这在前世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次多了个方芝涟,会不会让夏婉然与章嘉熙二人之间有了更多的变动。

闻人翎不再去想夏府那一家子糟心玩意儿,反正他的坑已经给夏万昌挖好了,就等着夏万昌心甘情愿的跳进去。

但闻人翎怎么也没有想到,翌日清晨,他一开门,就见到了坐在马车上的夏婉然。

“姐夫。”

这声一出,闻人翎浑身难受,转身就关了门,说道:“榴红,快去报官,竟然有人敢冒充岳丈的女儿。我可从未在夏府上见过她,外面那女子定是个骗子。”

夏婉然笑容一僵,急忙从马车上下来,解释了一遍。

闻人翎露出门缝,问了问榴红,说道:“他真是娘子的庶妹?”

榴红咬了咬唇,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夏婉然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太僵硬,道:“姐夫,你难道忘了么,昨儿我们还有幸见过一面。”

该死,要不是为了自己那几箱子东西,她才不来这破落户里!

夏妙然,别以为你顶了我的名,就敢拿走我的嫁妆。

那也要看你配不配!

闻人翎似笑非笑,淡淡道:“忘了。”

什么臭鱼烂虾,你也配让我分神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