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家的路上,榴红为了避嫌就坐在了车辕上,车夫微微侧着身,帮她挡着风,榴红察觉到他的善意,又听着车厢里隐隐传来的男声,温柔如水,榴红莞尔,自从离开夏府后,看到的世间万物都觉得格外可爱。

这辈子千万不要再回夏府啦!

闻人翎倚着车厢壁,怀里抱着娇小玲珑的夏妙然,二人相依偎着,闻人翎玩着她的小手,跟她说着话。

不同于闻人翎的自在悠闲,夏妙然她垂着头,不敢抬头,生怕会被闻人翎发现她脸上的羞红。

实在是这样紧紧依偎着,夏妙然能够很直接的感受到他温热坚硬的胸膛,还有闻人翎那低沉的嗓音。夏妙然被他那越来越近的呼吸声给羞的脑袋晕乎乎的,即便是二人已经有过最亲昵的接触,但夏妙然依旧腼腆。

夏妙然望着闻人翎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掌,眼睫轻颤,抬手覆上,她虽然做不到闻人翎那么直率的亲昵,但她一点也不抗拒闻人翎的接近,反而内心深处有着小小的期待,想要得到更多的温柔。

“今日去糕点铺了?”

夏妙然点点头,发髻上的步摇晃啊又晃,顽皮又不失可爱。

闻人翎眼眸温和,又问:“铺子里生意可还好?”

他自从把糕点铺给了蒋氏和夏妙然后,真的就什么都没有再管过,他相信这二人的能力,不得不说闻人翎的胆子有时的确很狂妄。

夏妙然听言,当即笑弯了眼眸,水灵灵的眸子透出几分崇色,抬头望着闻人翎,双手不自觉地揪住他的衣襟,二人也贴的更近。

【生意可好啦!你真的好厉害,你之前让我交给糕点铺师傅的那张糕点配方,做出来的糕点特别香糯,这种糕点从未在江州出现过呢,现在好些姑娘夫人,都来咱们铺子买糕点呢。】

闻人翎他好神奇,明明是一个读书人,能写话本还有本事能找到一张珍贵的糕点方子,这让夏妙然不由得就对他生出了些敬佩和倾慕。

闻人翎觉得她的模样,像极了家中那只时常赖在夏妙然怀里的那只猫儿,一样的明亮眼眸,一样的可爱神情,简直让闻人翎欲罢不能。

其实这糕点方子,还是他前世无意中记住的,没想到反而帮了自己的忙。

夏妙然对他说着这几日赚来的银子,闻人翎抚摸着她头,眼神揶揄,没想到妙妙竟然还是一个隐藏的小财迷性子,那自己让她做生意,也算是做了件对的事情。

【回家给娘说一声,她一定也特别开心。咱们多多赚银子,让你来年去徽州手里头不再空空的,能让你住的起上好的客栈,吃得起超好吃的饭菜?

夏妙然说着说着,就趴在他的怀里,眼睛亮晶晶的,无比纯净,她嘴角的弧度让闻人翎心弦颤动,忍不住在唇瓣上落了个吻。

“妙妙,你对我真好。”

夏妙然捧着自己的脸颊,避开他专注的视线,咬了咬唇

闻人翎笑了笑,道:“妙妙,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现在的日子就已经很好了呀。】

闻人翎摇头,远远不够,前世妙妙病逝的早,并没有享什么福,这世,他绝对不会再留下这个遗憾。

“妙妙,我们下月去徽州吧,你觉得可好?”

【嗯?不留在江州了么?】

闻人翎想起前些天,自己带着章嘉熙特地去坑了一次夏万昌,闻人翎眼中的恶趣味浓浓,他勾起嘴角,解释道:“不了,迟早都要离开的。”

那日,自己故意对夏万昌说是章嘉熙宴请他,把他得意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桌席上自己又说出了那有关于自己话本的仿本一事,夏万昌听言直接拍了桌,特意在章嘉熙面前逞能,说是他能解决这仿本一事。毕竟夏万昌是清楚的知道章嘉熙和自己做生意的事情,帮助了自己,就等于讨好了章嘉熙。

但夏万昌并不知道,那仿本背后之人,是徽州的知府,所以闻人翎在得知此事后,告诉章嘉熙不要对付仿本,为的就是留给夏万昌。

现在仿本在江州盛行,虽然自己的话本卖的也不错,但总归还是被仿本给影响了些,不过没关系,身为江州的县令,夏万昌绝对会帮自己处理好的。

至于他会不会查出是知府,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就连闻人翎,也是在前世多年后,才得知了这件事的内情。

徽州的知府是个肚量大的,但负责仿本的知府夫人,可不是个心善之人。

且等着看,夏万昌的倒霉吧。

况且夏婉然回了江州,闻人翎暂时还不想将她给处理,因为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用到夏婉然,所以一想到那个晦气玩意儿就在江州,闻人翎自然没兴趣继续待着。

而且最重要的则是夏妙然的哑疾,还有她身上的余毒。

闻人翎眉宇间戾气一闪而过,方湄华那个老货,这个毒迟早都要在她身上还回来。

夏妙然眨了眨眼,有些惊慌,看闻人翎那架势不像是开玩笑的,可是自己身上这毒,根本离不开方湄华啊!

自己到底该不该同意闻人翎的话?

夏妙然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闷闷不乐,为什么自己总是逃不开夏府的那些人?难道真的要因为这毒,自己去拒绝闻人翎么?

不,她不甘心。

“累了?”

夏妙然点点头。

闻人翎十分自然的取下她的发簪,抚摸着她的背脊,柔声道:“那就休息一会,一切都有我在呢。”

夜色清冷,闻人翎和章嘉熙的马车来到了分岔口,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闻人翎小心翼翼地抱着已经睡过去的夏妙然进了家,蒋氏听见声响,连忙出了门,结果就看见了这一幕。

闻人翎宠溺一笑,轻声道:“娘,我先回房。”

蒋氏和蔼地说道:“去吧,小心着点。”

闻人翎颔首,若换在从前他根本不敢在蒋氏面前这般行事,婆媳的恩怨就像雪球似的越滚越大,万幸这世,二人和睦相处。

榴红刚把夏妙然散落在马车上的簪子给收好,就看见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瞪大眼睛一看。

嘿,熟人,是秋月。

榴红对她拦住了去路,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走丢了多日的狗腿子,还舍得回来啊?”

秋月干笑,解释道:“我娘生了一场重病,所以我回来的晚了些。”

榴红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娘知道你这个女儿在背地里这么咒她死么?自己前些天咒她爹娘,现在心还虚着呢,结果秋月这个亲女儿也用了这个借口,嗐。

“行了,赶紧滚进来吧。”

榴红其实很想把秋月给撵走,以前在夏府就这么想过。但姑娘说的对,就算没了秋月还有冬月春月,还不如留着她,反正防着她就是了。榴红巴不得秋月偷懒不去伺候夏妙然,要不然榴红还真怕秋月下毒手。

秋月跟她进了院子,看了眼亮着的屋子,眼神一闪,随后低头进了自己的屋子。

榴红在后面骂骂咧咧,闻人翎刚关上房门,就见榴红呲牙咧嘴的,他挑了挑眉,问:“怎了?”

榴红一转身看见是闻人翎后,声音变小了些,道:“姑爷,没事儿,奴婢就是刚才看见了秋月,被她给吓到了。”

闻人翎拢眉,“她刚回来?”

榴红点点头。

闻人翎沉眸,道:“秋月这丫鬟没你忠心,平时你多照顾着点妙妙。”

榴红怯怯地应了,害怕闻人翎会怀疑秋月继而怀疑旁事,所以也不敢在闻人翎面前多待,匆匆忙就告了退。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榴红这丫鬟虽忠心但并不稳重,等到了府城徽州,再给妙妙寻个机灵的。

他敲开了蒋氏的门,打算说一说去徽州的事。

翌日,夏妙然情绪低落,连饭吃的都有些没胃口,是因为她还想着昨夜闻人翎的话。

【榴红,你陪我出门去一趟医馆吧。】

“姑娘,是身子不舒服么?”

夏妙然抿抿嘴,神色哀落。

【我想去看看方湄华这毒,能不能解掉。】

榴红其实很早就想这么劝她,但又怕夏妙然会伤心,一直没敢提。

正好蒋氏为了治腿病的药浴药材没了,夏妙然便借着这个机会出了门,去了医馆。

她的马车刚走,秋月就打开了门,遛到一个拐角口,叫醒了蹲守夏妙然的人。

“快,别睡了!她们出门了。”

“你不是说她们不经常出门么!还好我没听你的吩咐,都把家伙事给带上了。”

秋月跺跺脚,“我哪知道老天爷这么帮我啊,行了别唠叨了,还不快跟着?”

我的二姑娘,您可别怪我,我这是在送你一场好姻缘,等你大富大贵了,可别忘了秋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