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一章 神观张秋

我的书架

第一章 神观张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千浮屠尽虚幻,万里浮云皆过往。

  梦里梦外,他是谁?他为何会在这里?

  来到这片陌生天地三年啦,可是张秋却是仍然不知为何会来到这里。

  没有人知道,张秋一来到这片天地就自带了一件宝物。识海中有一个麻袋,袋中有无尽稀奇仙宝之物,皆都是华夏神话人物的仙法神器,可却要功德才能换取使用。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他何其原因来到这片天地一样,都是一样的莫名其妙。

  张秋也没有过多的去纠结这些,反正要来之则安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懒得去理,习惯了就好。

  反正试想一下,他日华夏仙法神器齐出,必定轰动这番天地。

  我以老君之名指点下你们,尔等若是不服大可出来较量一番。妖若不服,猴子的大棒怕不怕;鬼若不服,天师令牌挥在手定要打得尔等灰飞烟灭;仙若不服......

  神观中,张秋睡得很香。口水四流,梦里的他正左拥右抱着九州大陆中的各方仙子神女。

  那感觉,美滋滋的,销魂得很。

  微露点沾,晨曦初开,万物复苏。

  自东方初亮,光撒大地。

  炎国南境崇山峻岭遍布,偏西方有七山连襟,似北斗之姿安立。

  七山之首青松岭最为挺拔,山顶有一棵古松巍然伫立,根繁叶茂。大松生万枝,叶长绿,根茎惧有几丈之大,恐有千年之龄。

  树下百步之处有一座寺宇,唤作无禅寺。无禅寺传承百年,也不知何因,如今里面却是只有两个僧人常住。

  主持老僧法号无为,观来年过半百,眉须竟已斑白,听说这秃驴剑法超然,不过张秋也没有见过,想来也是道听途说罢了。

  寺里另外一人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僧弥,法号叫做九朝,挺有意思的一个名字。

  平日里九朝每日就是吃斋念佛,洗衣做饭,枯燥的日子真是苦了这孩子,张秋每次见到他都是暗暗摇头,搞得九朝总是一片迷茫。

  最近时日,老秃驴无为听说外出化缘去啦,只留下九朝留在这儿。

  听闻有人敲门,九朝放下扫竹,开门只见有一对男女二人向他打听神观所在之处。

  九朝作了一手佛辑,伸手向着无禅寺后方指去。“施主,神观就在那儿,小僧正要去给张道长挑水呢,我带你们去吧。”

  寺门前大道旁,沿着寺院边墙有一道小径,直通后方,直走半里之外有一片竹林,竹林深处有一条清溪缓流而下。清溪源头不远处有几间庭房座立,那便是神观所在。

  神观由两院三庭十房组成,说来不大,可是在这人迹罕至的七连山却是显得有些醒目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寺,可是在这七连山中的青松岭上却有一寺一观,看这情况两寺观中人还相处得十分融洽,那男女二人皆有些疑问,不过也是忍住好奇没有作多过问。

  看着九朝上前敲门,二人也是紧了上去,眼中满是紧张期待之色。

  “张道长,有香客来访。”看着里面安静无比,九朝又是继续喊了几遍:“张道长,在吗?有香客来访!”

  “谁啊?”不见其人,便听几声不耐之音从里面传来,“谁大清早的就来扰我清梦!”

  不待片刻,随着开门之音传来,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个大约也就二十过几龄的青年出来,他青袍披身,嘴里打着哈欠,揉了揉还没睁开的双眼,然后竟又还在扣系身前衣带。再看他脚下竟是拖着布鞋出来,对,就是拖着,因为那双布鞋也还未穿着完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七连山神观张真人?

  “九朝,我就知道是你……”张真人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九朝身后还站着两人,他定眼一看,然后便将视线停在了那年轻妇人身上。嘴里小声呢喃着:“有意思?冤魂?厉鬼吗?”

  不过几人也没有听清张真人在嘀咕什么,锦衣青年走上前去,虽是对眼前之人满是怀疑,不过此番前来毕竟是为求人办事,只能暂且忍住其他,对着张真人作一礼辑,说道:“在下陆子民,现任曲安县令,此番前来打扰真人清修,多有得罪。不过我夫妻二人远道而来也是无奈,听闻真人道法超然,法术高深,仙名远播,还请真人为我内人降妖除魔,还她安然之身,本官定当重谢!”

  “哦,原来是贵客登门。”张真人懒慢之姿一收,回了一道辑:“贫道张秋,虽不具传说仙法,不过令夫人情况我也探了个大概,还请居士进门稍带片刻,容贫道收拾一番就来为尊夫人清楚孽障!”

  看着几人进屋,九朝愣在那儿发呆,心中对于张秋又是大生佩服,“张道长真是厉害,竟然连县令老爷也从大老远跑来这深山之中求他办事,看来师父让我多帮张道长挑挑水、扫扫庭院是有深意的啊,现在我还是去帮张道长挑水去吧。”

  说来也是奇怪,这张秋就像是从天而来似的。三年前,神观还是几间茅草屋,曾经是山脚下村落里的猎户盖了为了平时上山打猎歇脚有个地方而已。但是三年前张秋来到这里就变了,他把茅草屋小修一番,起名神观,开启了他的传奇。

  也是在三年前,有一个猎户上山打猎却不知怎的反被一只凶猛无比的野狗追咬撕杀。就在他走逃无路之时,他逃到了神观之处,怪事也就这样发生啦。那白毛野狗,张着厉牙瞪着朱红血目狂追不舍,可是当它追到神观十丈之地时便停了下来,只是看了神观门头一眼便落荒而逃。

  至此,猎户终于知道这是神观救了他一命,对于观中之人张秋他也是大为感谢。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对于神观的奇事一件接着一件发生了。

  先是李妇染怪病多年从未得治,可是自从来到神观后,只用了一天张秋便治好了她的顽疾。

  后有赵员外年过将近半百却无子嗣,可是自从他来神观一求后,不到一月便听说有喜啦。

  再往后,神观奇事接连不断,神观之名也是远近闻名。

  一年后,赵员外老年得子,遂来还愿。帮着张秋大修神观,张秋也是丝毫不客气,对于赵员外的赠予那是大相接受,方才有了现在规模的神观。

  三年来,每日都会有香客前往神观求愿,帮着引路一事九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他来说可能都已经习惯了吧。

  不过对于九朝来说,张道长哪儿都好,就是懒床嗜睡这一点庸散至极。还有就是他和师父好像是命格相冲一样,每次两人见面都是一阵大吵,矛盾不断。看似谁也不鸟谁,可是九朝知道他们两人也就是表面吵吵嚷嚷而已,其实都念着彼此的好,只是都不说破罢了。

  用张道长的话来说,就是两人都是嘴犟,懒得理对方。再用师父的话来说,就是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不得彼此的好。

  对于每次看见张道长和师父吵架,九朝都是能跑就跑,反正总之,最后受罪的都还是他可怜的九朝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