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六章 初见云依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初见云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风微凉,大阳普天,乾坤异常明朗。

  神观香火缭绕,直飘半空。观外百鸟啼鸣,驸在枝头叫个不停,更有几只秋蝉附和着鸟声嗡嗡作响。

  天地之间,俨然一派祥和生机气象。

  “鸟啼就罢了,这知了跟着叫唤什么!贫道总有一日一定要折了这几只秋蝉的翅膀不可,整天扰我清静,可恨可恨……”

  神观庭院里,一棵桃树上面果实累累,桃叶依然繁绿。

  树下,张秋瘫睡在自己制作的竹椅上,正翘着二郎腿酣睡,嘴中喃喃不休。

  “道长,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已经在很努力的修炼阴莲经了啊,丝毫不敢怠慢了呢!”

  烈日下,不远处的孟姝站在空地上正摆弄着身姿,口中时刻念叨着什么口诀。看着前面那前后摇摆的奇怪竹椅和躺在上面同样睡姿奇特的张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挂起满满笑意。

  “没跟你说话,你只管好好修炼我给你的鬼术功法就可,莫要走神……”张秋挪了挪身子,继续酣睡。

  “哦……”

  自从从阴司回来后,张秋便收留了孟姝,因为轮回台已经无法吸入她,她无法进入六道轮回投胎转世,也就只能暂且把她留在身边,其他事情也要等日后再说了。

  张秋还传授了孟姝一门阴间鬼术仙法,名叫阴莲经,乃是他从乾坤袋里用一百点功德之力值换取得来的,据说是神话传说中孟婆的法术。

  乾坤袋也就是张秋自取劣名麻袋是也,其实真名也挺好听的。他在乾坤袋里找了好久,鬼学之术鬼界出名的也就是奈何桥头的孟婆了,孟婆毕竟也是神话中的鬼仙大能,孟姝学她术法再合适不过了。

  说来这阴莲经中的功法也是厉害,功法共分九层,九层圆满方可通达鬼仙神能,更可甚还可炼就鬼仙人躯之体。

  阴莲经好是好,却是用了张秋最后的一百点功德之力值换取得来的,这可让他血疼了好久。不过,再想到可能这阴莲经并非他自己所用所习,竟没有他所需那些仙法神器般贵重,所需要的功德之力值也没有他换取的那般多,他也就释然啦。

  时间一点点消逝,转眼便到了黄昏时分,夕阳欲西下,几欲吞没在山坳里去。

  张秋终于坐起半身,腿脚却是依然翘着二郎腿。手中也是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折扇,折扇摆动,拍打着空气流风。

  “孟姝,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日后定要勤加修习哦!”张秋又是俯身躺下,看了一眼孟姝,继续说道:“你要知道,在这神观中我已经使了大仙法术帮你护身,阳光不能把你怎样,可是只要你一离开神观出去,除非你躲在伞里,不然鬼身见光必当灰飞烟灭不可。”

  “知道了……”孟姝小嘴一翘,低声细语:“还大仙法术呢,真敢说,要真那般厉害何必被那鬼王打得如此狼狈不堪呢!”

  张秋并未听到孟姝所言,继续在哪儿说着:“孟姝小鬼,不是道爷我吹,我告诉你我授你的这鬼仙之法那可是厉害至极,你若好生修炼,他日位升鬼仙之位,成就鬼仙人躯也不是不可,到那时阳光算个啥,莫说是白日示人,届时你想去哪就去哪,哪怕飞上九天傲游太阳也是小事!”

  “知道了,真是个唠叨鬼……”

  “什么?你说我唠叨,皮痒了是不!”

  张秋猛然起身,桃木剑凭空出现握在手中,直接向着孟姝走去。这小鬼不吓唬吓唬她,她还真是不知道谁是大爷谁是小鬼了!

  “道爷,张真人……你要干嘛,有话好好说,莫要吓唬我这个小鬼啊!”

  “吓唬?哼,我看你这小鬼真是欠收拾,打你,我是认真的哦!”

  “张秋!我告诉你欺负女子算什么男人,你打吧,反正也都死过一次了,也不怕再来一次……”

  孟姝委屈巴巴的站在那儿,闭上眼睛好似真是等着张秋打她一般,张秋看着他微微一笑,大姐,说好的厉鬼呢?

  “道爷我传你功法,也算是你半个师父,做鬼要懂得尊师重道,你说做徒弟的怎能顶撞师父呢,是吧!”

  “我哪有,哪敢顶撞道爷师父了,可能大概是你听错了吧!”孟姝睁开灵动的双眸,“又或许是别人的声音呢,对,一定是,这是你冤枉我可好!奴家冤死了……”

  “呃呃,你当我耳聋还是眼瞎,这里除了你我这里还有他人……”

  张秋话还未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色道,开门!快点,再不开门,贫僧可要砸门啦……”

  “靠,这秃驴什么时候回来啦!”张秋开门,直接骂了上去,“无为老秃驴,没事不在你那破寺里待着,跑我神观来喧闹什么,找骂啊!”

  神观门前,老和尚身着灰色僧袍,手持法杖。只见发丝,不,说笑了,秃驴怎会有头发。只见无为老秃驴头顶光滑油亮,额头下面眉毛已经斑白,少见的是他的眉毛竟是一字齐排,配上深邃大目,显得威严无比。

  就是这样一位慈眉善目、面容和蔼的和尚,不开口那就是个妥妥得道高僧。可是只要他一开口说话,张秋每次都有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色道,听闻你最近又祸害了几个良家妇女了……”

  “靠,滚!谁又在乱传道爷我的坏话了,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可恨至极!”张秋瞪着无为,将身子挡着门口,丝毫没有让其进入的意思,“说,到底找我什么事,不然道爷我要关门了,恕不远送!”

  “贫僧此番前来,是为劝解道长赶紧放下屠刀,尽快皈依我佛,我佛慈悲定会普渡道长的!”无为一本正经的作了一手佛辑,静静的看着张秋。

  “滚!”张秋说着两手就把观门缓缓拉合。

  “呵呵……”无为一记佛脚火速抢在门合起来时,挡在了门缝之间,口中正色道:“跟你说正事,贫僧请你帮个忙,我身后的这位姑娘受了重伤,想请你帮忙看看!”

  张秋闻言,再次拉开门,向着无为秃驴身后看去。

  初见她清秀绝俗,娇容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再看她年龄也只是刚有十七八的岁样子,身形婀娜。

  那女子静静的站在那儿,张秋看着她,她也看着张秋,四目相对,张秋竟是看痴了。

  那女子容色绝美,亭亭玉立的身材欣长苗条。垂首玉笛样的发簪,优美的娇躯玉体,身着雪白色的罗衣长裙。夕阳余晖照在她的脸上徒生几分熠熠生辉,弥漫着仙气,淡然自若,清逸脱俗,犹如不食烟火,天界下凡的美丽仙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