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章 曲安风云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曲安风云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日后,张秋等人便来到了曲安城外。

张秋手持罗盘,指针直指曲安城内。

“连追数日,这徐山四处窜逃,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进了这曲安城,走,入城!”

阴霾聚集在曲安的天空,细雨从檐上翘角聚多而滴,它们跌落下来,打在地面的小坑洼里,溅起一小点水花,碎了散了又聚了。

于是不多时,檐上的天和檐下的地都被笼罩了起来,一片迷茫的白,似乎笼络了整个世界。

一进城,便闻到了一股边陲风味。

身处城内望去,远处,蜿蜒的青山隐约可见,一斜夕阳从山头洒下来,颇有雨下幽巷深处有人家的意境。

城内青瓦白墙,一片接一片整齐有序的瓦片在木头架子井井有序的排列着,既不单调又不乏味。

那些柔柔地漾着暗香绵长寂寞的青石板巷,旧色斑驳陆离的砖墙,缝隙中瑟缩了几根细细的野草。

美景中,还有许多撑了油纸伞在烟云雨色迷蒙中踽踽独行的纤丽女子。

大街中心全以青石板铺筑,从北到南,随形就势形成“九曲十八弯”,宛如一条腾空欲飞的青龙。

古街两旁分布着近百条纵横交错呈网状的卵石巷道,或长或短,或宽或窄,高墙窄巷,古朴幽远。

县衙位于城内中央,整个县衙坐北朝南,威严大气。

不同于寻常宅院,县衙有三个院门,正门是最森严肃穆的一道门,立于两层三级石台之上,青墙灰瓦,乌梁朱门,上有青铜大钉,以示朝廷威严庄重之仪。

此时,张秋等人就站在县衙的东门,送上拜帖和信物,自有衙役层层禀告,不一会,县令便亲自出来。

“下官陆子民,拜见宁王殿下!“陆子民跪拜,俯首低头,道:“不知宁王殿下驾临,请宁王殿下赐罪。”

“起来吧。”宁王李承枫淡淡挥手。

“道长,好久不见。”陆子民退在一边,让李承枫先行。

“陆居士,近来可好,尊夫人没事了吧。”张秋点点头,回礼道。

“内人近来安好,还得多谢道长的解救之恩啊!”

进去县衙,李承枫见张秋四处瞅着,便介绍了县衙的布局。

别看一个小小的县衙似乎不打紧,但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整个县衙前方大堂不用说了,乃是县尊提审犯人之地,两旁各有一个角楼,是县尉和县丞处理事情的地方。

东西两侧分别是武备库和钱粮库,由典史负责收录造册,除此之外还有六房,负责县中的各自事物,就连和一些大户打交道的事都有其来做。

二人一边聊着,又穿越了一道宅门,才来到了县尊办公的二堂,而二堂之后才是内宅,期间还要经过一道长廊,看着这繁琐至极的建筑,张秋心中暗道,怪不得总是出了事,衙门之中才有反应,时间全都耗在这建筑的路途之中了。

头次进县衙,张秋连连摇头叹息。

大厅之中,身着黄袍的李承枫居正而坐。

“道长,快些坐下。”李承枫相邀,而后对着旁边瞻瞻巍巍的官员说道:“你们也坐吧。”

“谢宁王殿下赐座。”

众官施礼就座。

“陆大人,你可知本王此次前来所为何事?”李承枫摆弄茶杯,静静的看着陆子民。

“下官惶恐,却是不知宁王殿下为何来这曲安小城?”陆子民刚一坐下,便又起身跪落在地,“还请宁王殿下明示。”

“陆大人无须紧张,起身说话。”李承枫放下茶杯,缓缓道:“本王此次前来并无公事,这是出来游山玩水,欣赏我大炎边境风光罢了。”

众人皆知李承枫所言为虚,却是都装糊涂,心中都在祈祷着自己的乌纱帽不要有何差池才好。

没过多时,李承枫等人便回到行宫住所。对于曲安官员的设宴款待,只是说今日累了明日再说。

临夜,华灯初上。

在那皇家行宫里,李承枫再次设宴,邀请的却只有张秋一人。

把酒言欢之中,李承枫开口询问:“道长,不知何时去捉那徐山?为何今日不去?”

“近日我夜观天象,三日后便是月圆之夜,届时阴气聚盛,徐山怕是要完全尸变成僵……”举杯间,张秋淡淡回应,继续道,“月圆前三夜阳气剧烈,徐山怕是已经躲藏暗处,难寻!”

“哦,原来如此。”李承枫再次举杯相邀,直言道:“只怕三日后徐山尸变成僵祸害百姓啊!”

“嗯,确实如此,不过承枫大可放心,这三日我会在这曲安城内设下阵法,只要徐山一出现,我便能立马知道,将其收服!”

“能遇道长,乃我承枫之幸,我大炎之福啊。”李承枫大饮,酒水下肚后有缓缓开口,“那就预祝我们活抓徐山,除此祸端!”

“嗯,同饮。”张秋也是大饮而尽。

散尽酒席,二人也是豪情万丈,颇有几分心心相惜之意。

“铁成,派你打听的事如何,这曲安城近来可有何可疑之事?”李承枫见手下回来后,不免问道。

原来,李承枫早已经飞鸽传书召集手下前来曲安城打探消息了。

“启禀王爷,这曲安城近来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专门对那些妙龄少女下手,已有几人遭祸。还有便是一个月前,云仙阁忽然出现一名才华横溢的歌技,一月时间便扬名整个曲安城。而且,属于还发现有妖族潜入曲安城,去向还在查……”

“呃?妖族玄兽、采花大盗、歌姬,这三者又有什么联系呢?”李承枫陷入深思,久久下令,道:“查,曲安城近来出现的可疑之人皆查,先从这采花大盗入手!”

“不如就让我去查这采花大盗吧。”坐在一旁静静聆听的张秋忽然开口。

“道长,此等小事怎敢劳烦于你。再说道长不是要在三日内摆设阵法吗?”

“没事,阵法半日足以,反正闲来无事。”张秋小饮一杯,看着九天明月,道:“贫道此生最看不惯祸害良家少女之徒了,就让我去会会这采花大盗吧!”

“好。”李承枫连连点头,说:“道长的身手我还是信得过的,那便麻烦道长一趟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