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二章 女侠饶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女侠饶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半三更天,清风过道,微凉。

夜虽凉,此时的张秋却是大汗漓漓。

他肩抗着少女,脚步飞快,一步三跃跑得极快。

曲安城外,大道上、山林间,大河边、小桥上,二人你追我赶,不死不休。

十里亭有一间破庙,残破不堪十分荒凉。门前有一片空地,杂草丛生。

“姑娘,莫要再追了,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淫贼,莫要狂妄!看剑!”

蒙面女子腿法轻盈,身姿妙妙,长剑一甩,直冲而上。

张秋放下少女,定定的站立,淡淡说道:“姑娘,可否听在下解释一番,我真不是什么淫贼……”

“休想拖延时间,怎么难道还有其他同伙?你在等什么?”青丝浮动,女子嘴角微微一哼,丝毫不给张秋解释的机会,道:“朗朗乾坤敢做不敢当,眼见已为实,剑下花言巧语去吧,看剑!”

那一剑,速度极快,如天雷压境,似巨洪排山,铺天盖地。压迫感紧逼,慎得张秋面目深寒。

“靠,疯婆子,你玩真的!”

剑临身前,张秋大手一挥,凭空化盾。

剑气锋芒,盾光明朗。二人久久僵持,谁也不敢大意。

四季花芬芳,片片花蕊可为剑。

女子退半步,收剑指天,凭空挥舞。霎时间,漫天桃花飘落,归聚在长剑周身。

“去!”

女子扬剑一挥,百花齐出,快速向外飞速,直逼前方。如流星,似光火,看似花瓣却盛利刀。

“哐哐哐……”

百花绽放,击打在盾波之上,发出铿锵之声。只见那花刀一往无前,不死不休。

“砰!”

一声巨响,盾波应声破裂。

一朵鲜艳的桃花破空而去,临着张秋的脸庞飞舞。

张秋赶忙侧身躲闪,差点就破相了。

“姑娘,你这是在找死啊!”张秋扭过头来,眼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女子。

她紫衣飘飘,漫天桃花浮落在她的身边。

“谁死还不一定!”

她后脚一蹬,身子前倾,扬剑一冲杀去。

剑动,桃花再现。

张秋也不再一味退避,同样也是冲了过去。迈着诡异的步伐,转着奇怪的身姿,躲闪着女子的利剑。

寻着时机他伸手欲向女子脖颈抓去,手法很快。不过,他快女子更快,他伸手女子就挥剑一扫一挡。

就这样,二人在这深夜里,你抓我挡,你挡我在抓地纠打着。

眼看前面抓不到,张秋火速动身,瞬移到女子身后,伸手去抓女子的后颈。

女子也非傻,反应也是相当快速,背剑一挡,抵住了张秋的攻击。

纠打不休,张秋双手齐出,抓住了女子的衣角。女子见势凭空翻身一转,挥剑一斩,斩断了衣角。

同一时间,女子伸出左手蕴含无尽掌力拍出,张秋同样伸手迎上那一掌。双掌齐碰,二人皆被掌力震得倒退。

“雨落桃花万叶起,杀!”

落雨桃花,花落人殇。

女子凝力,剑变九转,剑风颤颤,大地巍巍。

张秋眼孔深缩,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漫天桃花从天而降,仿佛置身桃源。

万花齐聚,同朝一方,所过之处树可断,墙可穿,一切皆为灰。

空中沙沙作响,分明就是那桃花发出的破空之音。

“这么厉害!”

张秋终感恐慌,连连倒退,眼看退无可退,只好撑开纸伞,旋转着伞身抵挡着如刀的花瓣。

花打纸伞,却是发出了两铁相撞的声音。

招魂伞不愧是得道天师的法器,竟能抵挡住那如刀的桃花。

“道长,你没事吧?”

孟姝浮身落地,停在纸伞旁边。看着满身大汗的张秋,满目关切之意。

“没事,我是谁啊?堂堂神观创始人怎会干不过这小娘皮子?”张秋气喘吁吁,嘴中却说,“贫道只是看她一阶女流之辈,不忍心辣手摧花罢了!”

“哦……”孟姝笑笑。

“孟姝,你去收拾下这疯婆子,我去撒个尿玩玩,呵呵……”张秋拌了个笑脸,往后挪挪了挪,道:“小心点,别把她打残了,只需把她的脸打肿就可,哼!”

“好,我便只打她脸。”孟姝点点头,目光看向前方。

顿时,战意昂然。

“鬼魂吗?狼狈为奸,皆杀!”

蒙面女子剑指前方,看不见容颜,猜不出心中所想。

“姑娘,你杀气好重哦……”

“姐姐从不与鬼说话,见一只杀一只!”

夜风轻浮,蒙面女子三千发丝随风飘曳,音色很甜话却伤人。

“你……”孟姝气急败坏,挥着鬼抓冲了上去。

蒙面女子定身不动,嘴中哼了声,“无知小鬼,以卵击石罢了!”

孟姝鬼抓挥舞,快速交叉摆动,在空中飞得很快,似利箭破空杀去。

“不自量力!”

蒙面女子淡淡一句,身子依然未动,举手一挥间,剑气化为漫天桃花飞舞。

“砰!”

孟姝倒飞出去,对方却是只使出了一剑而已。

“莲渡九幽,苍穹可变……”

孟姝重新站起,将鬼气聚为莲花。

漫天莲花浮现,飘散在她的周身。

对面,桃花依然。

青莲对桃花,大战,一触即发。

花叶聚九莲,接连而去,透着无尽鬼气,仿佛撕裂虚空。

蒙面女子身子微微一动,凭空挥剑三刀斩,万千桃花聚着三道金色剑气迎了上去。

“砰砰砰!”

半空中,青莲撞上红粉桃花,炸裂片片。三莲尽毁,六莲继续向前。

蒙面女子浮身一跃,半空中脚踏青莲,生生踏落尘土毁灭。

“继续!”

蒙面女子随意一语,语气平淡却是十分嚣张。

“九莲归一,血染幽冥……”

孟姝眉色一凝,脸色沉重。

对方,乃大敌,已不可懈怠。

九朵青莲归聚,合为一朵金色莲花,在孟姝掌中慢慢变大。

“去!”

孟姝用力抛出,金色莲花越变越大,透着耀眼金光闪耀周天。

“咦?有意思。”

蒙面女子直空飞起,在半空中快速旋转。漫天桃花缠身,外人只能看见一圈圈桃花聚在一起,好像一面粉红色的园柱围墙。

眼不见桃花墙壁浮动,其实那万千桃花也是同样跟随着她快速旋转着。可能是速度太快,生出一种动如静的错觉。

“砰砰砰……”

一声声巨响震天动地,金莲击打桃花,如同打在铁墙之上。

“唰……”

一道白光发出,天地瞬间如白昼。顿时,桃花破开一角,白光斩向金莲。

“哄!”

巨响一声,金莲崩碎,白光十分刺眼,横扫而来。

“啊!”

孟姝惨叫一声,震飞出去。

桃花丛中,蒙面女子踏着轻盈小步缓缓走出。

“还有其他本事吗?姐姐可等着哦!”

“呃……”

孟姝倒在地上,难发一语,看来伤得很重。

“没有了吗,那便该轮到我出手了哦!”蒙面女子轻轻走来,所过之处却是步伐震地。天空中慢慢传来她的声音,“姐姐也是同样只打脸哦!”

约莫还有几步之间,她高举长剑,弹手一挥间,长剑重重劈下。

剑光粼粼,紧紧的逼在孟姝头顶上方。

“女侠饶命!”

就在那关键时刻,张秋撑开招魂伞挡在了孟姝头顶上方。

“大意了,我以为你能对付得了她,没有想到这小娘皮子这么厉害!”张秋蹲站在那儿,小声说道:“孟姝,你没事吧?如果我告诉你我真是去小解方便了,你信吗?”

“咳咳……”

孟姝掩声干咳一阵,连翻白眼,显然不想理会张秋。

我在大战,险些连鬼身都要被灭了,你却跑去撒尿,人才啊。

“怎么?你这淫贼勾结厉鬼狼狈为奸祸害良家女子,今日落在姐姐手上,因果报应罢了,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

蒙面女子静静的站在那儿,想要看看眼前的这一人一鬼还有什么诡计阴谋。

“且看你这小贼还能如何,反正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最终皆是死。”蒙面女子心中所想,面色被遮看不出变化。

“其实,女侠,我现在说我真不是淫贼,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误会,你信吗?”

张秋装得委屈,可怜巴巴的看着蒙面女子,哪怕她不那么偏执就好了。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至极!”蒙面女子大笑狂笑,笑骂道“还以为你这小贼要说些什么,装可怜吗?你以为姐姐很傻吗,觉得姐姐很好骗?”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不是什么采花大盗,其实我也是你们大侠中的一员,我也是来解救那个女子的啊!”

张秋快要疯了,天怎么还不下雪呢?如此冤枉的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了啊。

“莫要多言了,可以上路了!”蒙面女子抱着长剑,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上前,嘴角一撇,“姐姐送你最后一程,记住来世切莫祸害良人,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我靠!”

张秋口吐芬芳,一阵破口大骂。

叫嚣着:“来世,来个毛线锤子,你这小娘皮子,你给爷等着,爷还会回来的!”

声落,收伞。

隐身符一出,快速隐身逃闪躲进无尽夜空之中。

“呀?人呢?”

蒙面女子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久久,她看着无尽虚空,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北岭隐门秘法?隐门也来到这东土了吗?他们那群杀人狂魔来此做甚,回去定要派人查探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