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五章 夜宴笙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夜宴笙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入夜,百灯齐盏。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似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人都无聊得紧,彼此之间不过寒暄敷衍,歌舞升平不假,却是官员们数见不鲜的东西,让人只烦不奇了。

终于好戏登台,芊芊姑娘准备弹奏一曲。众人皆是期待,曲安城第一美人的琴艺据说非凡,只因天上有一般。

戏台上水晶珠帘逶迤倾泻,帘后,有人披纱抚琴。

芊芊姑娘玉身仙坐,透着珠帘隐隐可以看看她双手抚琴。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或虚或实,变化无常,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玲珑剔透。

仙音妙曲配着大厅中几名少女的舞姿,宛若仙家盛宴,甚是令人陶醉其中。

几名仆人穿梭两旁,专为客人添酒须茶。

一名丫鬟转走在张秋周围,突然她一阵绊倒向前,像是不小心为之,又像是被什么绊了一下。

身子几欲扑在张秋的身上,手中酒壶里的浊酒也是倾撒出去。

“小心些。”

张秋连忙扶住了她,却是没有想到女子就在不意间轻轻碰了一下他。

外人并未注意到这点小插曲,就连张秋自己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然后,此时张秋背上的纸上却是微微一动。

孟姝暗中传音道:“道长,我感觉妖道就在附近,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嗯,没事,我有分寸。”张秋拿过纸伞排了排,算是做了回应。

晚宴依然在继续,芊芊姑娘一曲终罢回到桌前,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张秋。

张秋相视一笑,举起手中酒杯相邀而饮。后者却是笑笑,不做任何回应。

屋外后院,经过几道层院,再踏一拱小桥,穿过那池荷塘,里面就是常府最深处的练功房。

孙若成推开门,走了进去,急急忙忙的说道:“师父,拘神符已经顺利隐在张秋身上了!”

屋内,一名老道蹲坐在蒲团上,抬头慢慢睁开眼睛,点了点头。

久久,说:“嗯,我这就施法!”

接着,老道从袖中掏出一具如壶香炉。

香炉小巧,灰黄色,下有四足撑立。炉身雕百虫,皆是毒邪之物。上面是一提骷髅圆盖,开八孔眼极小。

老道口念咒语,双手摆动不停。接着他左手撑炉,右手指猛然对着香炉一点。

香炉黑烟,八道细小浊气袅袅升起,越来越粗,漂浮半空。

“六厄八难鬼相聚,烟香鬼气噬人心……”老道双指贴额,睁眼厉目金光一闪,挥手一弹,呵道:“去!”

声起烟飞,八道鬼气随风飘去,在空中扭转着缠绕不停。

大殿上,张秋依然在小饮浊酒,乐此不倦的欣赏着场中美女的妙然舞姿,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一步步逼来。

“咦?什么东西!”

张秋暗叹一声,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袭来,立马条件反射的侧身一避。随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流临着他的脸颊擦过,飞撞在旁边一宁官员身上。

那名官员身体一颤,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他口吐白沫,全身抖动,双目瞪大着瞳孔指向张秋。

临了,却是还说了一句,“你为何杀我!”

“我……”

张秋欲言又止,想要辩解什么,却是不知该如何说起。

“发生了什么?”

“他是死了吗?”

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皆是将目光聚向这边。

“啊……”

就在同一时间,张秋痛哼一声,身体也是感觉一颤,手中的酒杯也是泼洒出去。

众人看着他身体不断抽搐颤动,少有人注意到他的眼中骷髅光影一闪而过,而后神眼变得溃散无神。

“大家莫慌,没事!”张秋扬手对空一甩,阴笑着走了出去,脚踩着官员的尸体,非常随意的说,“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宰了他罢了,大家继续喝酒。来来来,我先干为敬!”

张秋说得从容,似乎把杀人之事说得像是什么无关小事一样,众人一听皆是怒气横生。

“什么?你把他杀了!”

“你胆敢如此嚣张,杀了人竟还这般狂妄!”常师爷大拍桌子,怒气冲冲的站起身,道:“来人,将此人拿下!”

“慢!”李承枫呵止,大步向前,“道长你怎么了?”

“你是谁?滚!”张秋怒吼,把李承枫甩倒在地。

“宁王殿下,此等狂徒必杀之!”常师爷道。

“杀,对。今夜谁也别想走,我要把你们都杀了!”张秋仿佛变了一个人,重重的踩了地上的尸体一脚,眼露寒光扫视着众人。

“来人,将其拿下!”

“我看谁敢!”李承枫从地上缓缓爬起,怒气升腾,气势磅礴毋庸置疑。

众人见状敢怒不敢言,畏畏缩缩的墩坐原地。

“呵呵!拿命来!”张秋手掌齐出化为利爪,向着宁王杀去。

“道长不可!莫要伤了宁王殿下!”

陆子民纵身一跃,跳了过去挡在宁王身前。

看着张秋掐住自己的脖子慢慢从地上提了起来,陆子民感觉气息难喘,满脸血气通红。

艰难开口,有气无力的说道:“道长,你到底是怎么了?”

别看此时殿中剑拔弩张,众人惶恐不安,可是就是有那么一两个人心无旁骛事不关己般坐在旁边看戏。

芊芊姑娘目光不离张秋,对着旁边的落诗苒问道:“小主,他这是怎么了?”

落诗苒扫了一眼张秋,淡淡回道:“他这大概应该怕是中了奉厄教的邪术八鬼拘神术。”

“这邪术怕是能够控制人的心神?”芊芊姑娘像是在问又似在自语自答。

“没错,八鬼拘神术确实能够控制人的心神。听说此术需养八鬼在法器,平日里要用凶鬼魂魄、歹人之血喂养八鬼,非常邪恶诡异!”落诗苒冷哼一声,继续说道,“又传此术一启八鬼齐出吞神噬心,种术之人最终只会慢慢散失心智,最终沦为行尸走肉,最惨的还会被炼制成为鬼蛊母体!”

“这么歹邪?”芊芊姑娘小声惊呼。

“这不算什么,据说奉厄老祖曾经施展八鬼拘神术掌控一城之人,控制他们自相残杀,最终一城人命被屠杀干净!”

“啊,那此术就没有破解之法?”

落诗苒再次看了张秋一眼,眼看陆子民就要被他杀死。

心中微微叹息一声,道:“罢了,今日我便救他一命!”

落诗苒兰花指轻轻一弹,一朵粉红桃花随指弹出,快速飞了过去,又迅速隐进张秋的眉心之间。

张秋顿感心头一痛,身体一晃,眼眸瞬间变得清澈有神。

没有人知道,此时他的身体中正在进行着一番大战。

桃花遍寻周身,追逐着八只恶鬼,八鬼连连败退,逃进了他的丹田心口。

就在这时,张秋心脏金光大灿,那光如烈火燃烧包围住了八只恶鬼。转瞬之间,八鬼便被金光焚烧殆尽。

金光再次归聚,光芒中分明包裹着一本无字古书,古书银光一闪吸去了那片花瓣,最终一起消散在张秋的心中。

“咦?好生奇怪!”落诗苒凝眉不解,陷入沉思。

后院之中,老道口吐鲜血,昏倒在一旁。

大殿上,张秋猛然苏醒,眼中道道怒目,显然是生气了。

只见他,丝毫不管别人的想法,快速走出大殿,纵身一跃飞上半空。

他身持长剑,背挂纸伞,青袍在空中随风摆动。

“是谁!速速出来跪求道爷,我饶你不死!”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大意会被敌人设计陷害,此等大冤怎了不恼。

想他身藏无尽仙法神器,身具主角光环来此替天行道,怎可险些陨落此地,说出去还不被人笑话。

张秋临空扫视四方,最终将目光锁在后院那方。

后院里,孙若成看着昏倒在地的老道,紧忙跑过去将其扶了起来。

“师父,你没事吧?”

老道慢慢醒来,捂住疼痛不堪的心口,急忙道:“快,快走!逃离此地!”

“师父,发生什么了吗?”

“莫要多问!”老道慌忙起身,急言恐语道:“快走,有高人在此!”

“想逃,问过我手中的长剑了吗?”张秋仗剑临空追杀过去。

今夜定要不死不休,方可解心头之恨。

后面大殿里的众人也在这时追了出来,看着张秋飞去的身影,众人心怀各意。

只是苦了那名无辜惨死的官员了,兴许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吧。

“小主,我们也追上去吗?”

云仙阁的姑娘们此时站在角落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们。

“嗯,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落诗苒抬头望着夜空,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夜空中,月色斑驳。

三人在城中屋顶上飞驰奔走,你追我赶中不知踏碎了多少瓦片,踩穿了多少房屋。

“呵呵,既然胆敢迫害于我,又何必逃呢?你们又能跑去哪呢?”张秋脚步不停,脚下踩碎的瓦片咔咔作响。

“张秋小儿,本道并不是惧你什么?”老道带着孙若成边跑边说,“只是今夜还有他事,改日定来与你较量一番!”

“哼,怕便是怕,哪有那么多理由!”

张秋冷哼一声,拔出长剑,凭空挥剑一剑斩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