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三十九章 山河图过莫沧桑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山河图过莫沧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陵城中,万民聚首,守在将军铭前。

那一片宽广无比的巨大广场,三天以来人潮拥挤,有人离去就有人来补上,不知道多少人自行来此等待见证长陵新人的出师成就。

人们都在期待,希望上苍庇佑长陵,能够再出现一个出师能人。

“夫人,城军又送饭来了,我帮你盛来了一些。”

张夫人转头看了小梅儿一眼,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声,“你们吃吧,我不饿。”

“夫人,这都三天了,你不吃不喝怎么行?”小梅儿满脸担忧。

“是啊,都已经三天了,我儿为何还不出来?”张夫人心中担忧更甚,目光继续看着将军铭,念叨着:“莫不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行我要进去看看!”

“莫急,有我在呢!”就在这时,张定晖走来搂着张夫人的香肩,大手也是握住了她的玉手,安抚道:“先吃饭,禅儿你要相信我们的儿子,秋儿不会有事的!”

“可是这都已经过去三天了,若说闯过陵山也早该回来了啊?”张夫人抬头,角色凝重。

“兴许,秋儿正在往更深的陵山去呢?”张定晖点头安慰,自己的手心却是没有人发现已是汗水浸湿。

陵山里面,张秋已经来到第五山。

听说陈寻姐姐就是止步第五山,想来定是个厉害人物在此守候。

据说陵山古将残魂数不胜数,所遇之人皆由自己机缘而定,每个人闯陵山遇到的人物皆是不同,不过所遇之残魂本事皆是大同小异,相差不大。

相同的就是,越往深处守陵残魂本领一山更比一山高。

传说,张慕松当年闯陵山那是破关九山的传奇人物,张秋心中想着自己也要朝着那个目标才对。

自己堂堂来自地球的神观道长,又怎能轻易止步于此等小山,向往的那可是九陵之上的层次。

第五山守陵残魂是一个丹青老者,他身着白衣,原本白净的衣袍上面却是左一横右两竖的涂满了墨痕。

他长发狂乱,满脸白须,身旁置了一方书台,上面盛了几台墨砚,砚中墨汁深浅浓度各不一。

三两砚台边,摆着长长的笔架,上面垂挂着几十枝大小长短不同的墨笔。

他三点浓墨附身向前,在满地的宣纸上面肆意挥洒。

看着满地的纸张,张秋心中暗暗嘀咕道:“这是和前面那位比谁的纸多吗?”

“山河水墨今犹在,不见丹青神笔郎……神笔马浪,请赐教!”马浪依然躬着身子,头也不曾抬起的轻描淡写说道:“过我这关不难,只需踏过这幅山河图便可!”

脚踏山河图,张秋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入另一方世界,那里山河万丈城池数不胜数。

却道是万里狼烟四起烽火不断,边疆危急,异族来犯。

张秋仿佛置身国界边关,前方百万雄军虎视眈眈,这边国门大关闭城抵抗。

“将军,快逃吧,长陵守不住了……”

那满城的啼哭,哀嚎遍野。百姓开始慌乱,忧心忡忡。

有人已经判乱,打开了城门。

城破了,人心没了,一切都毁了。

爹娘死去,二叔牺牲,先生被擒,就连老祖都被撕裂……

“不不不……”

张秋心乱了,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死去,那种绝望如同剔骨取心之痛。

“张秋小儿,你败了!”

那把大刀透着森寒的阴气架在了他的头上,生死就在一瞬间。

“道长,我先走一步了……”

孟殊被火球焚烧,灰飞烟灭。

“张道长,救我……”

云依被抓在囚车里,全身伤痕累累,面色十分苍白痛苦。

“不!啊……”张秋仰天狂吼,弹身跃去,如同一道白光冲向了云依。

“我来救你。”张秋手握长剑用力的去砸那囚车。

忽然,眼前的囚车消散,云依不见踪影。

再转身,城池已去,根本没有什么长陵大战,一切都是假的。

“你败了!”

一个白发男子拿着一支铁笔缓缓走了过来,万里山河消散,原来这里还是陵山。

“是吗?”张秋抬起头来,此刻的他眼神变得极为阴冷,笑容已失。

他开启天目,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三千迷幻阵,我心却依然……”

张秋手握长剑,眼眸分外清明,眼前的马浪依旧还是假的,他仍然还置身迷幻山河图中。

如果不是他开启天目洞察此刻的处境,恐怕他真就以为自己闯关失败,退回出去。

再或者,他退出陵山以后的是是非非都还仍旧还是受迷幻阵的引导,其实根本就没有走出迷幻山河图。

长陵大战是假的,闯关失败是假的,往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

逃不出迷幻阵,走不出山河图。

那阵只会环环相扣,无限循环,最终张秋只会油尽灯枯,困死于阵中。

“一剑东去,万法皆可破……”

张秋出剑,泯灭众生,山河尽碎。

那一剑荡平一切虚幻,整片天地之间只有他和神笔马浪。

二人隔空相对。

“死!”

张秋再出一剑,斩向马浪。

剑斩其身,白发马浪幻身如烟消散,转瞬之间又是凭空出现了另一具身体。

“山河图中,我可永生不灭,终究还是你败了……”

果然,不管张秋斩杀多少具马浪,却是在然后一一显现出来。

“故弄玄虚罢了……”张秋转头间,目透无尽寒光,狂笑道:“天地为牢,山河为锁,我便踏破山河,斩落九天……今日你必死!”

“呵呵,我且拭目以待……”

天空中,马浪的声音久久传震。

“幻由心生,既然在此阵中我斩不了你,那我斩了自己可好……”

张秋说着长剑回收,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随即他的身体开始变成金光点点浮上九天。

“恭喜你,心智不错!”

五陵山前,马浪收起长卷,转身离开,时而回头看了又看默默站在原地的张秋,最终消失在天地之间。

却是没有人看到,此刻的张秋已是全身发汗,疲惫不堪。

这一关真的很难,好生凶险。

“海可枯,石可烂,却道我心永恒……”张秋目光依然,继续往前走去,嘴中喃喃自语道:“这一世,我至地球而来,携带万千仙法,必将荡平大凶大恶,还就九州大地朗朗乾坤……”

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第六山。

这里阴兵借道,万鬼聚集,正前方一名白衣小将挥舞将旗,统领身后十万鬼阴兵。

“天地分阴阳,正道莫沧桑……在下莫沧桑,恭候十万载。”

“长陵张秋见过前辈,请赐教!”张秋上前鞠礼,却是万道杀气缠身。

“五令八方鬼,阴兵血山河……杀!”

随着莫沧桑的一声号令,万鬼并排齐出,队列三百阵,每列聚百兵。

阴兵身着黑甲,手握长矛,所过之处踏破山河,冲毁深林。

声势浩大来势汹汹,鬼吼震苍穹,尘沙漫天舞,那长矛斜对天空所向披靡。

“阴兵过道吗?”张秋邪魅一笑,祭出一杆浮屠幡,轻笑道:“不知我这浮屠幡如何,就让道爷我送尔等一程吧!”

九摇浮屠幡,阴风漫天起,大风狂卷吹向万千阴兵。

风大声啸,所过之处阴兵黑甲尽碎,鬼骨化骷髅,顷刻间万鬼灰飞烟灭。

“铁甲铜墙起!”

莫沧桑一甩鬼旗,又是三万阴兵齐出,万鬼手拿盾牌飞聚前方。

三万阴兵层层叠上,行成了一道高大宽长的墙壁。那三万铁甲盾牌整齐排列,似乎封住了天地,严密得仿佛半缕清风都难以穿过。

“浮屠幡居然没用了?”

看着步步紧逼的阴兵铁墙,张秋陷入了沉思,心中一再考虑该当如何破此鬼墙。

最终张秋凝聚脉力聚向长剑,纵身一跃飞身冲出,他选择了将所有力量聚在一点,看看能否破穿一具盾牌。

“啵!”

一声清脆声响,张秋果真穿过了鬼墙,可是还不等他高兴,抬眼看去只见八方鬼雾缭绕,一阵阵万鬼踏震大地之音从四面传来。

原来,鬼墙根本没破,更可甚一方鬼墙变成了四道从四方逼来。

“既然穿破没用,那么是否既然毁破鬼墙依旧没用,鬼墙只会无限循环出现,自己依然陷在鬼墙之中呢?”

张秋试了再试,果然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鬼打墙?难道又是迷幻阵?不该啊……”

四方鬼墙急剧收拢,向着张秋围困而来。

“既然是鬼魂,那我这个招魂铃应该有用才对……”张秋说着祭出招魂铃,摇响金色铃铛。

铃声阴沉,时又变得清脆。魂音扩散,传荡八方。

万鬼摇晃,鬼心麋乱,盾墙开始崩坍。

莫沧桑见状,开始敲响了战鼓,那声声巨响震天动地。

“五令八方鬼,幽冥九将出……战!”

战鼓起,天地擂,八方鬼相聚,六万阴兵出。

九名鬼将一马当先,率领阴兵一往无前。

铺天盖地的鬼啸狂呼,惊破幽冥,震动九天。

张秋继续摇铃,魂音如剑光横扫出去,找杀万千阴兵,却是没有想到那鬼兵如同不灭之体,身倒继续浮现,源源不断的冲杀过来。

看着点将台上的莫沧桑,手中鬼旗依然,战鼓不断。

“原来,那才是关键所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