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章 蛟龙吞雀五行雨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蛟龙吞雀五行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鬼旗号令八方鬼,战鼓不知使用了何种秘法竟能够帮阴兵鬼将提供源源不断的蓄力。

这般打杀下去,鬼永远都是杀不完的。

“难道去抢了他的鬼旗?想来定然没有这般简单?鬼旗战鼓好抢,可是他使用的秘法不得而知,抢了也是没用!”

张秋左思右想,忽然灵光一闪,大呼糊涂。

既然是同鬼兵相战,那么天师门法器才是厉害玩意。

“反正天师门所有玄法神器道爷皆全有,今天就让尔等看看什么叫做华夏天师!”

张秋开始笑意凛然,一声轻喝间,他祭出了天师门最厉害的法宝——天师令牌!

“天师令牌出,万鬼莫不从……”大喝一声,口中朗朗说道:“众鬼听令,目标莫沧桑,杀!”

天师令一出,便可号令万千阴兵鬼将,果真就策反了莫沧桑的十万阴兵,反向着杀去。

“恭喜,你胜了!”

战鼓停,莫沧桑率领着阴兵退避三舍,消散陵山。

“唉,真可惜,这天师令牌只能用一次!”张秋虽是胜了,却是仍旧连连叹气,口中呢喃着,“何时才能拥有永久性的天师令牌啊!我的功德之力快快涨啊……”

六山已过,七山不远。

万里陵山风凄凉,冷风过岗,七山浮现,不再有地陷之境,而是高高的坟山。

山脚一楼台,空有一木匠。

木匠身材矮小,全身枯瘦如柴,身旁一把锯、一支尺、一墨斗、一块木,还有一槽子,别的就没有了。

“机关算尽一骷髅,草木皆兵斗阴阳……妙玄老儿便是我。”

木匠雕琢朽木,自言自语间不视旁人。

“三尺桥头木鸟飞,去!”

他轻喝一声,木尺三拍小木鸟,也不等张秋说话,就是直接出手。

木鸟乘天,扶摇直上半空,化身赤鸟喷火飞来。

那鸟胜金乌,火光滔天,长长的火焰喷口而出。

张秋连连避退,快速移动身为,躲闪开来。

半空中,翻身而过,姿势优美,面色却是深沉。

“蛟龙戏水蟒吞雀!”张秋后退三步,掏出一把黄豆撒了出去,笑道:“你有草木皆兵,我也有撒豆成兵之术!”

豆临尘土化作一条巨蟒,盘绕上天,围转在木鸟的上方。

巨蟒口若悬河,凛牙巨口大张,一股奔流急速倾倒。

水淹烈火,纠缠中巨蟒猛张大口,死死将木鸟缠绕在身,将其吞了进去。

华夏道家撒豆成兵正好对上了木匠的草木皆兵,再谓五行相克,小小火焰又怎能够燃烧巨大河流。

“咦?”

木匠低吟一声,显然有些吃惊。

不过,他却也只是微微一惊便罢,只见他脚踏三丈土,一尺塑龙身。

地龙翻转,破土而出,迎天直上。

巨龙九转,龙爪张,死死的抓住了水蟒。

方才威武霸气的巨蟒却在此时显得那么渺小无力。

“呵呵,好一招地龙盘水蟒,不过五行相克我也会!”

张秋再次撒豆落地,豆粒遇土便化藤,顿时一眼望去遍地是藤木,无限蔓延生长。

那木藤遇张越高,直接向着地龙围去,将他拖垂落地。

“五行相克,还要继续试试其他的吗?”

张秋手抱长剑,眼睛眯得细小。

“不用了,你胜了!”木匠点点头,抱着具器拖着矮小的身子缓缓离去。

看着这关容易,却是很难,若是张秋没有五行撒豆之术,怕是也要止步于此。

八山就在眼前,张秋站定在山脚下,大山遮住了眼帘,天空中云层浮动。

忽然,陵山传来让人心惊胆颤的吼声。随着这吼声,尘土漫天,树叶乱飞。

那陵山之中似乎有什么苏醒过来,摆弄了一下尾巴。

突然,天,一下子便黑乌乌地压下来了。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响声,震得人耳发麻。

“吼……”

那赫然便是一条长龙,只见它冲天而上,遨游九天。

锯齿形的电光,不时地冲撞天空,击打山峰!转眼之间,三滴一大碗的雨点,敲打着地面,敲打着高山峻岭。

万千雷电交加,围绕在巨龙身旁。

“方才才用蛟龙吞雀之术,现在就与龙对敌,还真是因果报应啊!”

张秋凝聚眉宇,严阵以待。

突然,长龙附身直下,发出道道金光,从天空中以一道耀眼的、惊人的闪光冲破了黑暗,把天幕划开了一条银蛇般的裂口,紧接着一声龙啸之声,震得地动山摇。

半空中,长龙摆尾,横扫而来。

顿时,狂风呼啸着,在雨中耀眼的闪电,眨眼间就劈开了张秋身边的一个个岩石。

至此,风雨雷电齐聚。

漫天雷雨交加,狂风席卷,道道闪电闪耀大地,陵山的墓碑被炫灿的光芒照耀,碑文一闪而过。

“人定胜天,龙又如何,斩了便是!”

张秋一跃而起,挥舞着长剑迎上长龙。

长龙不断游动盘旋,巨口一张,吐出倾盆大雨。

大雨密密麻麻,所过之处山石草木皆被侵蚀溶解焚化。

狂风呼啸着,海水像脱缰的野马疾驰而去。看那,耀眼的闪电,眨眼间就劈开了一个个岩石。

地冒青烟三千缕,满目疮痍话凄凉。

张秋见状退身回来,连连避开雨水。

“酸雨也没这厉害啊!万不可被这雨水淋到,不然怕是身骨都能被侵蚀腐化吧!”

慌忙的脚步左避右退,甚是狼狈。

还好,张秋赶忙从乾坤袋中置换出一把新的招魂伞,撑于头顶,漫步雨中。

果然,华夏仙神秘宝还是有用,那点点雨水打在伞上,顺着伞角落在地上,根本无法损坏招魂伞,更别提伤害到张秋了。

“呵呵,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这笨龙的口水淋不到我了吧!”张秋看着长龙,得意浮笑连连,“该我了,看剑!”

长剑如光似电,从大地上临尘飞出,而后直冲上天,在天空中围绕着长龙九转其身,剑斩九击,终于在第十剑斩划到长龙的巨尾。

“吼吼……”

一刹那,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暗,长龙吃力地抖动了几下,又恼怒地把不肯俯就的隆隆吼叫,从茫茫的天空黑云中,翻腾龙身。

“哐!”

长剑被长龙甩落,插在地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大雨中,张秋撑着纸伞立于原地,三丈之外长剑直挺挺的插在那儿,剑柄朝天,剑穗随风摆动。

天空中,长龙明显恼羞成怒,龙目瞪大死死的盯着下面的张秋。

突然,长龙在空中绕圆盘旋,最终龙头从圆中心抬首涌出,对着张秋就是大口一张,喷出道道气流。

那气如狂风从天而降,狂卷大地,向着张秋袭来。

满天尘沙飞扬,大雨不断,茫茫一片片,很难看清。

“很臭的口气!”张秋似模似样的在口鼻前扇了扇,仿佛就像在嘲讽长龙一般。

“吼吼吼……”

长龙狂啸,显然还是知道张秋是在嘲讽于它。

“迎风直上九万里,一剑便可斩天龙!斩!”

张秋大斥一声,飞速动身三步一跨,左手撑伞右手握住地上的长剑,顺手一拔,高高举起,直直的对着天上的长龙。

说时间,他踏地而起,直飞上天,与那长龙打斗厮杀在半空中。

长龙翻转龙身,长龙摆尾间利爪齐出,拍打猛抓张秋。

相持中大战依旧不死不休,终于在大战中张秋找准机会,长剑猛然削砍。

金光炫炸,长剑斩断了长龙的尾脊。

霎时间,长龙猛烈挣扎,剧烈地翻腾着龙身。

那阵阵龙啸高吟,震天动地,张秋也被长龙甩飞出去。

长龙开始咆哮,身上的龙麟片片金黄,发出刺眼的光芒。

似剑刀相击,似山崩地裂,这是龙麟生闪电,交织在长龙全身。

“吼……”

一声长啸划破虚空,闪电从天而降,炸裂大地,向着张秋击来。

“砰砰砰……”

张秋飞身退后,身前的闪电击打在大地之上,炸裂出一排排巨大的神坑,宛如车马大小。

龙有三弱,龙尾龙首,还有那最重要的逆鳞。

开天目,察探一番,发现长龙的逆鳞就在龙颈下方。

张秋脚踏三丈三,步踏虚空直上,浮身于长龙上方,而后跨坐在龙颈之上。

招魂伞凭空漂浮在他的头顶,他单身抓龙角一手握长剑。

长龙依旧剧烈翻腾,想要将他甩飞出去,可是张秋却是紧紧的抓坐在龙背上面。

“啊!”

张秋狂吼一声,长剑重重的插进龙首,那长龙血顶直出,凄惨重不停哀嚎狂啸。

那龙吟如鬼泣神哭,传震陵山,透着无比的恨意凶歌。

张秋眼神迷离,仿佛被龙吟之音干扰,出现幻觉。

他愰了愰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心中却是依然被那龙音束缚。

那时间,张秋赶紧口咬指尖,破出血渍,让那疼痛感驱散迷惑心身的龙音。

所谓十指连心,果然有用,他眼睛不在迷离,已是炯炯有神,目透精光。

他拔出长剑,脚跨抱龙颈翻身而下,迅速又将长剑狠狠地插进逆鳞之处。

顿时,长龙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昂扬着龙首冲天直上,在空中不停翻腾转动着身子。

最终又快速落下,仿佛失去了平衡如同死物一般,重重的砸落在地上,震出一口巨大无比的神坑,天地间尘灰漫天。

朦胧中,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长龙尸体旁缓缓爬出。

张秋沉沉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疲惫得紧,感觉全身都失去了气力,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身后,那条长龙变成黑色,最终慢慢消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