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七章 九井囚魂魄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九井囚魂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月当空,如盘高悬,透着柔柔光芒倾撒大地,点亮黑夜。

月色下,张秋背对月光浮坐屋顶,身影朦朦胧胧却是不隐俊朗的容面。

忽听北风缭绕,吹散发丝三三两两浮于额前。

对月当空转,目视横扫酆都四方,阁楼琳琅满目却是只有稀稀疏疏点点光亮。

灯光少许,皆是高楼深院富贵人家。

有钱人家不缺灵符,百鬼莫近,少见的安平自在。

而那城中片片矮墙破屋聚集之地已经没有任何光亮,想来定是无钱买灵符,不敢醒掌灯火,唯有躲在家中默默等死。

这就是有钱人家的世界,和贫苦老百姓家的无奈凄凉。

终于,在大道尽头声响传动。

一具具行尸张舞手爪,目透绿光凶狠无比,从义庄方向步步逼来。

所过之处无不是惨叫连连,哀嚎遍野。

张秋猛然起身,手持长剑纵身飞去,目标直指酆都城中最高点——济福塔。

济福塔纵叠十三层,站在塔顶可遍览查望酆都城各个角落。

眺望城北,简陋的万千屋棚此时已是门倒墙破瓦砾崩碎尘土飞扬。

再看城南高楼林立,各个名府大宅却是灯火辉煌,尽在歌舞升平,享受人间美好人生。

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只能坐等死。

就连那寒风都是从北边吹来,透着无尽的深寒阴冷。

张秋怒咬牙关,目光无比寒冷,只见他扬剑一起,踏空而去。

风从北吹,那便逆风而上。

长剑凌空一斩,化身万千剑光从天而降,砸落大地,震飞无数行尸。

却道尘土飞扬间无数行尸从对街接连不断的拥来,个个张牙利嘴透着无尽凶恶。

此时的北城大街小巷挤满了行尸,在闻到张秋这个活人的气味后皆是向着他聚集而来,有种欲要将他分刮一般。

救命声不绝于耳,惨叫声比比皆是。

这是一场屠杀,如同阿鼻地狱万鬼厮杀,死的全是穷苦人家的无辜百姓。

“死!”

张秋狠狠一字,大剑对长空,怒意满天生,无尽战意蕴含剑中。

那剑如雷似电,九天惊雷起光绕大剑身,使出太虚十三剑,剑剑破长空,剑光横斩而去,整齐的齐腰斩断行尸身体。

满街行尸顿时横尸两半,血流成河却是不值得半点同情。

南城太守府,九进深院一大殿,屋宽厅高好生华丽。

此时殿中有酒有肉,有女奏乐有舞可赏,可谓酒飘十里,肉入富膛。

殿中两男子对桌而席,吃的自在乐的洒脱。

“冯老,来吃酒!”

枯瘦老人举杯而起,笑得狂野,道:“来,太守大人同饮!”

“嗝……”

对面的肥硕男人正式孙太守,此时的他不停的抚摸着圆滚滚的肚腩,想来定是吃了太多好酒好肉,撑得有些难受。

“哈哈,想我一介修道之人尽会如此享受人间美味,可笑哉!”

“所谓富贵人生度,美酒美人怎能缺……”冯老笑得痴狂,竟有几分醉意,悠悠附和道,“不识人间风流生,怎可枉说我是人,哈哈哈……来,吃酒!”

“哈哈哈,美言!妙哉妙哉……”

“师叔,张秋出现了!”

就在这时一名老道身着黑袍道衣走了进来,打破了二人的畅谈人生。

“哦,是吗!”孙太守停住酒杯,随手一扫示意其他人员离开,接着他又说道,“那便由孤禅你先去会会他,记住我要他生不如死!”

“是,师叔!”奉厄孤禅作礼而去,心中也是早就想去寻那张秋小儿报了曾经的仇怨。

酆都城中忽然九井奔滔,井水不断涌出大地。

义庄门前,奉厄孤禅开坛做法,引地幽之水化启九阴阵,滋养万千行尸鬼气。

顿时城中阴气升腾,缭绕扩散开来。

城中上百行尸忽然站立原地不动,仰首负爪对空吸收阴气,那模样像是陶醉,又似享受一般。

“九阴聚黄泉?”

张秋凝眉重喝,退身而去,置身虚空之中俯视下方。

城中大街小巷皆被井水覆盖,那水尽是幽黑之色。

九井黄泉可当做是一片囚笼之地,将人间的魂魄全都囚禁在其中。

九井共源,显然城中百姓的魂魄就被囚禁于井底。

这种由阴煞之气所形成的瘴气极其霸道,所有生灵或魂魄身在其中,都会受到强烈的侵蚀。

若是实力稍差一些,便直接就是化为脓水、魂飞魄散的下场。

但是,这种瘴气对本就是集天地怨煞之气而生僵尸行尸来说,却是一种大补之物。

所以,这里便成为了奉厄老道养尸的所在地。

毕竟僵尸这种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冥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由尸体上再次出现的特殊生命,所需要的诞生条件实在太过苛刻。

他们被天地摒弃,浪荡无依、流离失所,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但同时,这也代表着他们的可怕。

每一只僵尸,都代表着恐怖的战力和可怕的恢复力,甚至可以说是一定意义上的不死之身。

城西有一大井,张秋一行三人静静的站在井口上,看着下方如云雾般缭绕得浓浓白色瘴气。

因为不放心云依二女,张秋便在方才回去领着她们一同前去九阴黄泉井。

云依白衣似雪,长发飘飘,静静道:“这井下面的瘴气也太可怕了,看来这便是奉厄教的养尸井了!”

飘在旁边的女鬼孟姝抬头,脸色显得十分忌惮,小心翼翼的看着云依问道:“奉厄教?养尸井?”

“嗯。”

云依点点头,视线投向云雾深处的井底,仿佛可以穿透那白色瘴气看到里面的情景。

接着,只见她收回了视线,轻声道:“北岭州奉厄教,专炼鬼僵邪祟,以此提升修为,手段非常诡异歹毒!”

“啊?”

孟姝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竟是招惹上了北岭邪教。

“来,云依吞下这颗闭息丹才可入水不受瘴气威胁……”张秋提剑,一跃而进。

二女紧临其后,也是纵身朝那口大井中跳了下去。

井中云依的身体晃动不停,眼中就流露出一丝慌乱:“这瘴气好霸道呀……”

只见那将她们身影团团笼罩的瘴气在这一刻仿佛活过来一般,开始在半空中慢慢流动。

一缕缕白色瘴气不由分数的开始向着张秋和云依体内侵蚀而去。

“啊!”

孟殊却在这时鬼力提升,鬼气缭绕。

原来这些阴气真就能够滋养鬼身。

“莫慌,我抓住你别迷了方向……”

张秋伸手抓住了云依的芊芊玉手,后者明显娇羞般绷住了身子,有些尴尬,不过转瞬也就释然。

“佛来,金身现!”

张秋厉啸一声,身体表面流转出庞大的金光,将白色瘴气隔绝开来。

井中越往下越来越宽广,如同湖庭洞穴一般。

三人落地,井底水波平静。

此时的孟姝漂浮水中,依旧是那般享受陶醉之色,甚至还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神色,轻声道:“嗯,感觉不错。”

“感觉不错?”

云依嘴角不觉一撇,道:“我们都快难受死了哎,这瘴气太霸道了,撑不了多久的,你尽还在此说风凉话……”

正如云依所说,白色瘴气的侵蚀特性实在恐怖,张秋身体的金光竟然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照这个趋势下去,甚至都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一般。

然而,却是不知为何阴邪瘴气却对孟姝无用。

“难道是孟姝修得阴莲经有关?”张秋不解。

见此情况,孟姝无奈的叹了口气,旋即轻轻摆手。

“呼……”

仿佛有一阵飓风席卷而来。

只见井底那如云雾般的白色瘴气,竟在这一刻被席卷而起,然后疯狂的朝孟姝涌来。

张秋和云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只是短短一分钟不到,所有的瘴气便全都涌入了孟姝体内。

整个井底变得清明无比,天空中月色照射下来,再没有一丝一缕的瘴气存在。

“嗝。”

孟姝轻轻打了个嗝,然后朝井底不远处指了指,漫不经心道:“就让阴气来得再猛力些吧!”

那边井底如同宽广洞穴,奇石倒垂林立。

身后二人看着孟姝往阴气聚源那边走去,不由得微微对视一眼,眼中却是无奈的笑笑。

义庄门口,阵法浮动如雾为瘴围聚不散。

“孤禅,那张秋小儿是否已被引入九泉之中?”

奉厄孤禅睁目抬头,看着孙太守缓缓走来,赶忙放下手中阵旗迎了上去。

“回师叔的话,张秋已被诱入九泉井中,弟子正在施法封住九泉井口!”奉厄孤禅说着多有几分得意,嘴角阴狠般一动,接着说,“弟子定会让张秋小儿有去无回,困死于九泉之中!”

“如此甚好!”孙太守一掠青须,笑着说,“九泉之中可是囚禁着这酆都城数十万城民的魂魄,不容有半点差池哦!”

“师叔放心,弟子明白!”奉厄孤禅作辑回应,心中胸有成竹不可质疑。

“嗯嗯,待七日大现完成后,贫道就施法屠杀城中所有人员,到时整座酆都城都将会是我教的养尸之地,哈哈……”孙太守笑得狂妄,阴狠的声音传遍天空,却是无人能够听到。

“谨尊师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