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赵刘春春 > 第15章:教训

我的书架

第15章:教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牛是谁?不认识,不过你今天走不了!”老赵皱了下眉头,听这名字似乎是个人物。

不过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得先解决了这个黄发小子再说,想到这里老赵直接提着棒球棒来到黄发男子身边,一脚踢在他的腹部,将他踢飞了出去。

“春春,过来。”随后,老赵对刘春春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

刘春春被吓的不轻,听到老赵的话后听话的走了过来,她有些畏惧的看着地上的黄发男子,低声说道:“赵叔,要不,要不算了吧。”

“嗯?怎么能算了,他敢欺负你,赵叔绝不会轻饶他!”一边说着,老赵将棒球棒往地上一戳,然后用脚踢了踢那小子,喝道:“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对春春动手动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不滚起来道歉!”

“啊!你!!!”黄发男子痛呼了一声,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奈何刚刚被打伤了,根本就难以站起来,听到老赵的话后更是脸色涨红,死死的盯着老赵。

“你什么你,赶紧道歉!”老赵皱着眉头踢了黄发男子一脚,不耐烦的说道。

黄发男子涨红脸,死死的听着老赵,但是一看到老赵手中的棒球棒,立刻就怂了,咬着牙说道:“对不起!”

“哼,以后再让我看到你骚扰春春,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我就废了你的第三条腿!”听到黄发男子道歉,老赵冷哼了一声,然后回头看向刘春春,温柔的说道:“行了春春,没事了,他要是再敢骚扰你,你就告诉我!”

“嗯,谢谢你赵叔!”刘春春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我们回去吧。”老赵摸了摸刘春春的头,然后回头看向黄发男子,冷声道:“还不快滚?!”

说完之后,老赵便带着刘春春离开了小树林。

黄发男子坐在地上,死死的盯着两个人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低声喝道:“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我迟早要你们后悔!”

另一边,老赵把刘春春送回去后,就一个人回了家,虽然刚刚那黄发男子道了歉,但是那个人一直自称自己是黑牛的人,这个黑牛的身份还是要查清楚为好,他总感觉这个黄发男子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无论如何,提前做好准备还是要的,于是老赵便拨通了他儿子的电话。

老赵有两个孩子,老大是女儿,老二是儿子,女儿在国外,儿子则在省城,这些年倒也混出了些名堂。

不过儿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老赵从来没有去过问过,他只知道这小子在省城混的不错,手里有俩钱,每年也给他寄回来不少。

“喂,小兔崽子,干啥呢磨磨唧唧不接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老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电话里很快就传来了赵飞无奈的声音:“老爷子,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刚刚在忙没听见。”

老赵倒也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是有些不耐烦罢了,他沉吟了一下,皱着眉头开口说道:“知不知道咱们这边有个叫黑牛的家伙?”

“嗯?黑牛?什么人?道上混的?”赵飞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把老赵给问蒙了。

老赵皱着眉头轻哼了一声,对着电话里笑骂道:“兔崽子,老子要是知道是谁,还问你干什么?”

“怎么了?这人惹到您了?”赵飞尴尬的笑了笑,继续问道。

看来赵飞也不清楚黑牛的底细,老赵无奈摇了摇头,说道:“嗯,这家伙好像是道上的,算了我再找别人问问吧。”

“不用,我帮您查,等会儿给您结果。”不过还没等老赵说完,赵飞便开口了,他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只要他是道上混的,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我就能查出来。”

“好,那我等你消息。”老赵点了点头,他没有多问,不过既然赵飞能查出来,他也懒得再去麻烦别人了。

虽然说宁城只是个小县城,但说到底也是有几个风云人物的,如果黑牛真是个什么狠角色,还是要提前防着点好。

一个多小时候,赵飞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样?”电话一接通,老赵便焦急的问道。

听到老赵焦急的声音,赵飞哈哈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刚刚让人查过了,好像是咱们老家那边一个小混混头子,不值一提!”

“您还记得铁子吧,之前跟咱是邻居,一直跟着您的那个,现在他可是宁城的风云人物,一方大佬,一会儿我把他手机号给您发过去,有事找他就行。”

“铁子?行吧!”老赵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

铁子他记得,不过他记得这家伙好像是个榆木疙瘩,以前最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当跟屁虫,没想到现在也混出名堂来了?

赵飞没有多废话,挂断电话后立刻就把铁子的号码发了过来,老赵犹豫了一下,只是把号码存下来但却没有拨过去。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也许那黄毛被自己吓唬一番就不干再来了,那样也就没必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一晃,数天过去了。

期间老赵也去老刘那边晃过,但却再也没有见过刘春春,听田芳说好像是去上学了。

这一天老赵没事干,正好看到老刘家的门没关,于是便溜达了进去,想找老刘去楼下杀上两盘。

“咦,人呢?”老赵有些奇怪,客厅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整个客厅里静悄悄的,老赵背着手来到了书房,结果书房也没人,难道老刘他们不在家?

一边想着,老赵便打算离开了,可他刚走到卧室门口时,一阵奇怪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了过来,老赵心中一惊,看了一眼虚掩着的卧室门。

“啊……”这声音很好听,那声调简直要迷死人,更关键的是这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

老赵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趴在了门缝处朝里面看去,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神缓缓炙热起来。

田芳在房间里,只是里面的场景,简直让老赵差点把持不住,裤裆立刻就被撑起了小帐篷,平日里贤惠体贴的田芳,此刻竟然坐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电动玩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