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猎诸天 > 第011章 留宿

我的书架

第011章 留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

  真险,要是狼王,早一点上场,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狼王早点上场我就不可能快速的把其他啸月狼击杀,到时被狼王围攻就危险了。

  下次不能在怎么冲动了。直接深入敌群搏杀,如果这次不是我运气好,躺在地上的就是我。

  夜辰把啸月狼的尸体一头头的托回了庇护所,把所以的啸月狼做成肉干。

  最后就剩一头狼王,夜辰满脸笑意的对着狼王尸体想到:“这是我的荣誉,我亲手杀掉了一头王者。”

  夜辰拿着手中锋利的石头切割这狼王的皮毛。

  “看来要找一把武器了,还好我力气大,不然狼皮都切割不下了。”

  “这狼王,全身上下都是宝贝呀!,这狼皮我可以做一身衣裳,而且防御力还挺不错的,起码一般的凶兽连皮毛都破不开,这狼头,我可以做一个面具,像我这样殷俊的脸可不能被毁容了。”

  就凭这头狼王就应该可以让我在突破一次。等我在突破一次,我就可以去山谷吧!那群黑角羊杀了。

  当,打理狼王的内脏时,突然夜辰触摸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一拿出来看,是一个破碎的玉牌。

  夜辰心想:“这玉牌只怕不简单,在狼王肚子里怎么久都没有被消化,不知是什么材质做到。普通的玉不会怎么坚硬。”

  夜辰把残破不堪的玉牌清洗了揣在怀里。

  狼群的危机解除了,夜辰从新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每天有着充足的气血补充,夜辰的肉身开始突飞猛进,一天一个。

  噗!!

  一桶清凉的水从夜辰的头顶倒下。

  啊!!!爽

  夜辰,清洗了一下身上因突破而出现的一点点黑色杂质,再看看自己的裤子,比原来短六七公分,证明自己又长高了不少,夜辰每次突破身体都会向上串一头。

  现在的夜辰,已经1米6几了。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马上十三岁的孩子。

  既然突破了,就该去看看自己的“老朋友”了。希望我们之间有一个愉快的相见。

  夜辰带了由他手工打磨出的狼王面具,走向了山谷,现在的夜辰就犹如一个魔王再世一样,脸上带着一个由头骨打造的面具,手中提着一把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长矛,如刚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

  夜辰看着山谷里一群无忧无虑的羊群,眼中散发出一道凶光,直接提着长矛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山谷。

  当夜辰走进山谷后,一道道目光从夜辰的身上扫过,一头头黑角羊,全身紧绷着,像是只要我再向前一步就会对我发起进攻一样。

  踏!!

  当夜辰再踏出一步后,一阵阵羊叫声,从夜辰的耳边传出。

  然后地面上如地震一样,开始上下起伏。

  夜辰握了握手中的长矛,像是长矛给了他力量一样,对着羊群就直接冲了进去,

  每一次挥手都回带走一条生命,夜辰就如一个无人能敌的魔神一样,在羊群中大杀四方。

  一刺、一挑、一扫都会带走一个黑角羊的生命,

  一片绿色的地面随着一头头黑角羊的死去,鲜血侵入地下,逐渐地面上青草开始变成了红色的,有鲜血滴在上面的,也有地面上的鲜血衬托出的。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小雨,一滴滴红色的血雨滴在了夜辰的身上,衣裳、头发皆被血雨染成了红色,血雨越下越大,地上的血水逐渐汇集起来,汇聚成了一条红色的小溪。

  砰!!

  一道巨大的力量从长矛中传出,夜辰看着眼前的黑角羊王者,聚起十二分力气,能成为王者的,都会有几分本事,夜辰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一道身影从夜辰的眼前逐渐放大,夜辰轻微的向左跨了一步,一股股力量源源不断的自皮膜、筋脉、骨骼、五脏六腑中,蜂拥着灌注到长矛中,一个横扫,直接打短了黑角羊王者的右腿。

  黑角羊王者直接对着地面飞扑过去。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长矛直接插入了黑角羊王者的菊花,夜辰汇聚全身的力量,一声大吼,直接把黑角羊王者挑到了天空,夜辰一个回马枪向黑角羊王者的腹部刺去。

  一股鲜血直接从黑角羊王者的腹部流出,顺着长矛流到了夜辰的手上。

  滴.....滴......

  一声声滴答的声音在夜辰的脚旁传出,四周的黑角羊看见自己的王者已经被眼前的恶魔杀死了,脚步一停,转身就开始疯狂的奔跑,怨恨父母为什么不给自己多生几条腿。

  来时快,去也快。一会夜辰的四周就再也没有一头黑角羊的身影。

  夜辰,看了看四周百多头黑角羊的尸体,兴奋而痛苦着。

  大丰收呀!可惜这里离庇护所太远了,带不回去。

  夜辰想了想,抱着附近的巨石和木头走到了谷口,把谷口封闭了起来。

  然后开始了他的“生产”大计,处理起尸体,

  当处理黑角羊王者时,又在黑角羊的内脏处摸到了似曾相识的东西,用水清理了一下,发现又是一个破碎的玉牌,夜辰从怀里摸出了一块和手中相似的玉牌深思着

  “这,玉牌恐怖有大密码,前面我杀了怎么多的妖兽,就没有碰到一块,但却在狼王和黑角羊王者的内脏中找到。”

  “看来,这东西只有,王者身上才有,等过段时间在去杀一头王者来看一看,我猜想的对不对。”

  “如果,猜对了,只怕是有人故意把破碎的玉牌放在王者的身上的,不知道这样的玉牌有多少,有什么用处。”

  “可惜,我到这里怎么久了还没有碰到一个人,不然他们应该会知道。”

  夜辰专门拿出一块皮毛来包裹着玉牌,放在怀里,夜辰感觉这玉牌以后会有大用处,要小心的保留着。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快速的过去了,光处理尸体就用了夜辰一个下午的时间,夜辰看了看天色,心想到:“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留宿了,马上就要天黑了,在天黑前,绝对回不到庇护所,夜晚的时候在森林中前行太危险了。

  这里的山谷好歹原先好歹是一个羊群在这里生活着。说明附近没有什么大型的猛兽,不然他们是不敢在这里生活的。

  而且刚刚我已经把谷口封闭了,一般的猛兽是进不来的。看来今天只有在这里留宿了。

  不放心的夜辰,再次在周围寻找巨石,重新把谷口封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