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蹲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了来了。”

  猫爪在上听到李昂的催促,连忙跑过去帮忙布置蘑菇陷阱。

  其实不是粤城人也知道死扑街的意思,但李昂正是因为猫爪是粤城的,才会这般叼她,这是为了让她感到亲切一些。

  “话说你一个广东的怎么会想到选择在弗雷尔卓德出生?”引完怪,看着炼金恶棍在孢子云中0.5倍速垂死挣扎,他从容的与猫爪闲谈起来。

  “因为没有见过雪所以一直想去北方,所以我一直梦想着要去北方看真正的雪。然后创建角色的时候一看能选冰原我就选了,可惜我认识的人里都没有一个有游戏资格的,没人能陪我打雪仗……不过魄罗很可爱,我很开心。”

  李昂楞了一下,没想到一个人的初衷还能这么纯粹。

  绝大部分玩家都是为了接近某个英雄才选择的出生地,可能是馋她身子,也可能是被他们身上的特质吸引了。

  李昂的功利心就非常强烈,他选择皮尔特沃夫就是为了获得一个强力的开局,而跟猫爪在上一比,他已经在一开始就失去了游戏中的某些乐趣。

  “挺好的。”他淡淡的说道。想到猫爪跟着自己也会同样失去一些游戏乐趣,他便想着要补偿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不应该像他这么苦大仇深的玩着游戏。

  “或许我能教你怎么提升魄罗的好感度,让它们变成你的宠物。”

  “挖藕~老板连这个都知道吗?!”猫爪的心思被吸引了过来,她将银白色的发丝撩至耳后,露出晶莹小巧的耳垂,一脸期待的倾听着。

  果然啊,魄罗这种可可爱爱只有脑袋的毛绒小生物是最能挑动少女心的。猛男必备、阿伟乱葬岗说的莫过于此。

  “好好干,过几天我就给你提供制作魄罗佳肴的秘方。”李昂留了两分神秘,八分期待,看着猫爪万分激动说不出话只能一直点头,他直接开始下一波引怪。

  等猫爪离得足够远,他便捂着领口悄悄说道:“喂,布隆在吗?快把秘方告诉我!什么?你担心你的魄罗被虐待?别怕,你可以永远相信李昂。”

  ……

  一百个蘑菇刷完,李昂升到了八级,而猫爪升到六级半,为了输出最大化,她把点数都加在了智力上。

  现在拥有十六点智力的猫爪,一个破碎冰锥能打出一百多点的离谱伤害,直接顶李昂四枪,还五秒一个,输出高得根本看不懂。

  李昂表面依旧淡定,还让猫爪不要骄傲,但是内心已经酸成了柠檬精,恨自己为啥不选寒冰炫迈开局。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如果他选择在弗雷尔卓德出生,或许就赶不上伊泽瑞尔的奇遇了,自然也就跟寒冬之息无缘。

  一切都是命啊。

  李昂看了一眼高处的老饿鬼,发现离午夜还有一段时间,便转头对身后抱着法杖的猫爪说:“你要不要下线吃点东西?”

  “我不饿。”猫爪摇摇头。

  “那我下线吃点东西,你等我。”话说完李昂就在眼前消失了,也不管猫爪听到没有。

  看到这一幕的猫爪有点愣,只能揉着小肚子,然后撑着冰杖,无力的把全身重量都压上去,在原地委屈的等待着。

  “臭老板!”

  其实她有些饿的,只是记起家里没东西吃,叫外卖又怕耽误事,才谎称自己不饿的。

  李昂下了线就直接去找泡面,不过李母看见他拿着泡面煮开水就在一旁提醒:

  “锅里有莲子绿豆羹,解暑。”

  有现成的还去搞麻烦干什么?李昂顿时连方便面都不想弄了,盛了一碗刚好晾凉的绿豆羹,吸溜吸溜的喝了起来。

  绿豆羹里加了不少糖,喝起来甜滋滋的,不过第二碗就有些腻了,李昂把它们装到冰箱里,然后又溜回了房间。

  重新上线,李昂看见猫爪软绵绵的撑着冰杖,一副没吃饱的样子,便别有深意的说道:

  “我刚才喝了绿豆羹。”

  “绿豆都煮烂了变成絮状,有点塞牙。”

  “啧啧,现在用舌头一撩牙缝,都是那个甜味。”说完还发出弹舌的声音注入灵魂。

  “呜……”猫爪听着嘴里一甜,口水疯狂分泌,肚子也不禁发出一声哀鸣。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

  李昂带着猫爪来到皮尔特沃夫的发条步行街。

  临近午夜,街上的行人仍旧熙熙攘攘,在令不喜热闹的他很不舒服。

  默里奇家族的工坊对面正好是一家装潢时髦的咖啡店,为了避开拥挤的人群,李昂便走进了咖啡店。

  询问了猫爪的意见后李昂点了两杯咖啡,然后想起她还饿着就又点了一份起司面包,虽然并他不知道这能不能缓解现实中的饥饿。

  “吃吧。”

  坐在靠窗的座位,李昂的目光在紧紧盯着对面工坊的门口,寻找着一个有“大帽子”特征的男人。

  猫爪确实是饿了,她抿了一口咖啡,却被苦得呲牙。

  不过她并没有埋怨,还以为这就是李昂的口味,默默的记下来后拿起妮蔻最爱的起司面包咬了一口。

  甜味,口感都具备了,她满足的弯起嘴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有一种思维让她习以为常,觉得这游戏本该就是这样。

  趁口腔都被酸甜的奶味填满,她一边鼓着腮帮子咀嚼一边抬头看李昂的侧脸。眼前的这张脸说不上多立体,但是鼻梁很挺,颚骨的轮廓分明得有些锋利,一双眼睛微微眯着,过分的专注以至于忽视了她的小动作。

  他无意识的端起咖啡,却饮了满口忘加糖的苦涩。

  李昂皱着眉头立刻转过来看着猫爪,见她的杯沿已经湿润,当即质问道:“咖啡是苦的你怎么不提醒我?”

  “我以为你就喜欢喝苦的呢……”猫爪一口吞下面包,然后委屈巴巴的盯着咖啡。

  “不喜欢喝咖啡就说啊,又不是不能商量。”他丢下了一枚银币,让猫爪去路边的小推车那里买两杯饮料。

  “我将就一下就好了,都是要钱的,别浪费了啦。”猫爪想省点钱,扭扭捏捏的不愿去,但李昂甩了一句直接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你用冰杖碰一下,看看能不能把饮料变成冷饮。”

  猫爪闻言“咻”的一下站了起来,嘴里咬着面包,怀中抱着法杖,蹬着一双笔直的大腿一脸兴奋的跑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中了五百万彩票。

  “智障少女欢乐多。”

  李昂看着她跑出了咖啡厅,刚一回头就看见自己先前丢在桌子上的银轮。

  “喂,你特么的忘带钱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