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六章 山中之神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山中之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礼记·祭法》:“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

  自卜窑伏于地上念诵祭文完毕,不多时,徐枫顿觉杻阳山中刮起了一阵清风,吹的山中之树于人耳边哗哗作响,一股淡淡的雾气顺风而来,瞬时便遍布山谷,初升不多时的阳光穿透雾气,带起一阵蒙蒙细雨,

  纵使雨雾打湿了衣襟鞋袜,王松年与卜窑仍将头紧紧贴伏于地,口中念到“临武县主卜卜氏携山守王氏,与子侄枫,恭迎山神”,虽口中大声念道,但却不敢有丝毫移动,自打雨雾陡起,徐枫便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抬起头来四处观望,只见四周虽雾气弥漫,但依能视物,可却未曾见到两个老人口中的山神,心下正诧异时,只听得身前林中雾气深处,似有一人在吟唱。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猿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声音似远却近,于幽谷之中传响,只觉得在远处时却又在耳边响起,待到唱毕时,徐枫便瞧见一兽自那雾气之中缓缓踏步而出,似马,却白首赤尾虎纹,一身毛皮在阳光照耀之下散发出一种淡淡光辉,三种本不和谐的特点汇聚于一身,却又给人一种独特的美丽而又神秘的感觉。

  低下头心中暗自与AI言语“你看见了吗,那应该便是那日卜老口中的鹿蜀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有这种生物,这应该是什么,一种未知的斑马吗?”,

  AI赵四沉默一会儿说道“不尽然,它与斑马本质上不会是那么相似,或许是一种未知的物种,且看看再说吧,不是那两个老人说这鹿蜀乃是那山神的伴随吗,它既然来了,想必那山神也会现身,你且等等,看看那山神究竟是何方神圣”,

  交谈完毕,徐枫偷偷拿眼观瞧那鹿蜀,那兽早已到了三人跟前,只见其身后竟拉着一木车,车上铺满了花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再一细眼观瞧,只见一黑色中却透着丝丝红色的龟类卧于车中一旁,见那龟类体型硕大,背上花纹仿佛被匠人精雕细琢般一样精美,定是一不知经历了多少载春秋的老龟,视线掠过那老龟,徐枫却并未瞧见那两个老人口中的龙首鸟身之山神,正疑惑时,视线正与那鹿蜀相对,正要连忙低头时,只见那兽嘴似乎露出了一抹极端人性化的微笑,陡然听得一道声音自那鹿蜀嘴中发出,“勿急,山神稍后便至”,

  话音刚落,未等徐枫心中惊骇时,一道不知名的声音响彻天地,悠远清越,那声转瞬便落到那祭台白茅之上,只见一半丈有余之物,那物,黑爪赤身,似一鸟类,可首处乃一鹿角兔眼牛耳之龙首,那物却正是那杻阳山山神。

  只见那龙首鸟身的杻阳山山神,自祭台上抓了一把稻米,展翅飞向那鹿蜀身后之木车,鸟身上突然一阵光华流转,须顷流光散去,车上却不见那龙首鸟身之山神,而是一看起来只有二八年华容貌极美的少女,身披麻布轻纱,散着长发,赤着脚坐于车上背靠着那老龟,身材玲珑有致,手腕一翻,于掌中现出一小撮稻米,少女缓缓将那稻米一粒一粒的投于嘴中,嘴中说道“起来吧,山中湿气重,尔等莫要跪了”,

  徐枫等三人连忙起身“谢过山神”,

  卜窑上前一步“禀明山神,吾等临武县民感念山神恩泽,特备精细稻米,璋玉,毛皮等物特来此敬献山神,惟念山神慈悲,佑得此处雨顺丰调。”,

  “吾知晓了,尔等今年祭祀之物甚好,特别是那猼訑之皮,尤为难得,替我问候过你家县主”少女看了一眼县城所在“县中祭祀可已备妥?”,

  卜窑拱手一揖“县主已在城中坐镇,户户俱已备妥,只待山神驱这山中之魂前往县城享用祭祀”,

  卜窑说罢,只见少女挥挥手,那山中迷雾皆往县城方向飘去,少女轻声一叹“这山中之魂,具是这此地各户葬于这山上的亡魂,虽是年年祭祀,可还是每次都有灵智具失者,吾法力低微,不及泰山府君等远矣,只能见其不得往生,无法将其送入轮回,待得某日便消散于天地之间。”,

  王松年见状连道“山神切莫如此,我为山守巡山之时虽然见得那坟茔日渐增多,可生死循环乃人之常事,天道轮回本该如此,一饮一啄具是定数,吾等得山神庇佑已乃大幸,怎敢贪求其它。”

  闻听此言,徐枫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山中祭祀只有这寥寥几人,如此大祭那临武县主却不到场,原是那山中县中俱有祭祀,山中祭山神,而县中祭的却是自家先祖亡魂,那县主想必是怕县中祭祀有失,才坐镇于县城之中,听得那山神言语,确实是一良善之神,这临武县城有此神庇佑真乃大幸。

  徐枫这头正心中暗暗夸赞这杻阳山神,那山神却正望向于他,眼中一丝笑意浮现,开口问向王松年“那边少年可是你之子侄?唤他上前来”,

  王松年转头呼唤徐枫,“后生,山神唤你近前问话”,

  “啊,唤我作甚”徐枫抬头看看山神又一脸惊讶的看向王松年,

  “莫要如此无礼,我亦不知,想必是见你是生面孔,心生好奇,才让你上前,不要孟浪了,莫要冲撞到山神,来”,说罢王松年便把徐枫引向那山神身前,

  “莫怕,抬起头来”少女又向王松年,卜窑二老说道“此间事了,待县中祭祀结束,那魂会自归山上,你二人自回县城回禀县主吧,我与这少年有话要说,旁人听去了终归是不好”,王松年二人听得山神言语,有些不解,却又不好细问,无奈何只得躬身作揖告退,走时,王松年还以眼神示意徐枫,让他规规矩矩的,莫要孟浪无礼。

  待到二人走后,那山神少女这才开口,“你把那祭台上的米再拿些于我”,

  徐枫转身去祭台上拿米,心中却不仅暗道“这山神留我谈话何意,莫非··”,一种大胆而又荒唐的想法浮上心头,“莫非这山神在这山中经年累月的孤寂一人,时常看到得俱是如同王老那样的老人,如今陡然瞧见我这年轻男子,又长得这么帅气俊俏,少年慕艾,不对,是少女慕艾?想邀我当她的入幕之宾,我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哎呀哎呀,都怪我怎么长得这么帅气俊美。”

  徐枫正想着时,耳边厢少女说话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徐枫乍听得有人说话,猛然吓了一跳。“啊,没,没什么,诺,这是你的米”,被人戳破白日梦,徐枫忙把稻米放在少女手中,

  少女见状不由得莞尔一笑,“你这人怎么总是这样痴痴呆呆的”,

  “嘿嘿,我··,等等,总?你识得我??”徐枫一惊,心想这山神神通也太大了些,难道还能看出我所经历的一切,怎会说我总是那样痴痴呆呆的。

  少女笑道“你不记得我了,我可是记得你,当时我从你身旁经过,你可是骂骂咧咧的骂上了好半天,什么没有公德心了什么的”,

  徐枫闻言一愣,仔细在脑内寻找记忆,可平日待人友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骂人,来到此间更是,未曾有过啊,回想起这几日种种,只是记得那日凌晨在王老院外,与赵四交流时,一鸟自头上飞过,让徐枫走了回鸟屎运,好巧不巧的落在徐枫头上,让徐枫骂了好久,可是骂的那是鸟啊,未曾有人路过,等等,鸟··“你是那日院外那鸟?”徐枫一脸不确定的问道,

  “正是,你可是不记得了,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被骂了好久。”,

  “可是你那日可是··”,“住嘴”少女轻啐了一下,“我那日在山外修行,只是将神念放于那鸟身上,我未曾控制那鸟的一举一动,休得说是我,不过总归你是骂了我,你且说说怎么办”。

  徐枫有些楞,心想你既然都说了那鸟不是你,我只是骂于那鸟,又不曾骂于你,怎么能这样牵强附会,但又想到少女是这一山之神,形势强于自己,惹怒她终究不好,只得陪笑,“呵呵,我当日不知是您,否则绝对不敢,您是山神,山神不记小人过,您大神大量放过小人吧。”,

  “那可不行,这杻阳山东西左右几千里十山九神,被他们知道我被一凡人辱骂还不笑死我,他们也就算了,若是被东边那群臭狐狸知道了还不得上这杻阳山上来看我的笑话。”,

  徐枫心想,什么十山九神,什么臭狐狸啊,关我什么事啊,这不是无妄之灾吗,又不好直说,只能小心的说“那依您看,该当如何呢”,

  少女把玩着手中稻米,想了想说道“这稻米吃了这些年,我也吃得腻了,如今想换个口味,吃吃血食,寻常牲畜无甚味道,不若我今日把你吃了,以解我心头之狠,又能助我修行,你看如何”

  在尊严与小命之间,徐枫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连忙跪在地上,暗想到开玩笑,虽说是神,可那本体乃是一半丈长大鸟,谁知道她吃不吃人,跑又跑不过,惹急了化作本体一口吞了我,这多犯不上啊,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保命要紧,语无伦次的说道“万万不可啊,小民自知冒犯神灵乃罪无可恕,但吃了小民于您无益啊,只怕玷污了您的神名,万万不可啊,何况,我还未曾沐浴,身体丑得很,吃不得啊”,

  “那把你扔在杻阳山下怪水河里洗上一洗,待干净些,再吃了你”少女一脸揶揄的望向跪在地上的徐枫说道,见徐枫急得满头是汗,还仍在求饶,不由得笑出声来,笑声如同微风吹响银铃般悦耳清脆“好了好了,快起来吧,不逗你了,我从不喜血食,只是打趣你一番,快起来吧”,

  性命无忧,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徐枫这才从地上起来,又听得少女说“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徐枫一抖,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又来,这算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吗,

  不待徐枫言语,少女便自顾自的说道“那便罚你每日来这山中与我作伴如何”,

  “应得,应得”听闻少女的话,徐枫这心才算落下腹中,

  少女在车上坐直了身子“不过你每日上山来时要于我带些县城内的吃食,越多越好,听说县城内有一糯米糕铺子······”,瞧着徐枫望着她,不由得低下头,脸一下变得如红霞一般,更显得娇媚入骨,声音也小得如蚊蚋一般,“你莫笑我,自成这杻阳山神后,我从未曾下的过山去,即使神念附于鸟身,也只是如同看客一般,多听得人说山下县城繁华,却未曾亲自去过一回,与别人在一处时,他们敬我是这山间神灵,虽很有礼节,不敢随意说话,却又拘束谨慎得很,好生无趣,我见你祭祀之时四处观望不像他人,说话又不拘谨,便想打趣你一下”,

  少女见徐枫半天不出声以为他不愿意,说不得是在取笑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你若是不愿就算了,以后也不用上山来了,阿蜀”少女唤着身前正吃草的鹿蜀“我们回山中去吧。”说罢,便要驱车离去。

  这厢徐枫听得少女言语,正暗自愣神,心道,原来如此,我说这山神怎么打趣与我,这山中孤寂,看她年纪在她族中也不过是一青葱少女,正是贪玩的年纪,而在这山中除了那鹿蜀那老龟,便剩下满山野兽了,要不是王老等人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然无趣得很,而今我冒犯她在先,不过与她带些吃食等小事,无甚大碍,心中正想此事之际,闻听得少女要离开,连忙挡于车前,嘴中说道“山神大神有大量,些许小罚我自是愿的”,

  “真··真的?那吃食··”,

  “不光是吃食,我自会每日都要上山来陪你作伴。”,

  听完徐枫的话,少女喜上眉梢,抬头看向徐枫,又犟嘴道“谁稀罕,没人管你许多,你若是想来便来吧,我还有事,你莫挡我回山”,

  “这偌大个山,我若是来山上时怎么寻你,不能还需要我准备祭祀之物吧”,

  “那倒不必,你要来时,唤我真名,我便自然现于你面前”,

  “敢问山神大神真名”徐枫滑稽的作了一揖,逗得少女一笑,

  “我叫燕婉,这名我只说与你一人,你记得切莫说与他人”,

  “小民记得了”,

  “滑头”。

  一人一神言罢,少女便驱车离开了,徐枫则在后方目送其离去,不多时,少女一行便消失于眼前视线之中。

  ----------------------------------------------------------------------------------------------------

  下山途中,AI赵四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山神果然神异,不单单变化之术,于这临武县来说,这山神之名她当之无愧”

  “的确,今日又与她相识,真是如梦似幻,太不真实了,这个世界也更加神秘了”

  “无论如何,你且记得,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我晓得了”

  “不过刚才你觉得你说你自己英俊帅气,不恶心吗”

  “我何时说过”

  “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你不是还要当人家的入幕之宾吗”

  “我没有,你胡说,我不是”

  “别装了,这又没外人,刚刚那女山神吓你后,跟你解释时,你不还在心中扬言,日后要教训她吗”

  “你住嘴”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