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七章 大有来头的小山神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大有来头的小山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枫从杻阳山下山后,走了约莫六七里路,在山下王老的院外见到了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王松年卜窑二老,二老自被山神燕婉请下山后,一路驱车赶回了临武县城,待得禀明县主后,二人便立即回到了杻阳山下的小院,虽心中疑惑但又怕山神归罪不敢进山,只能在院子外等待徐枫下山,

  待见到徐枫亦步亦趋的下的山来,二老连忙走上前去,卜窑忙问道“臭小子,山神在山上与你说了些什么?”,

  “卜伯父不一向是称呼我为小郎君的吗,怎么今日又称我为臭小子了”徐枫望着二老那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心中暗笑,有心打趣二人,

  “臭小子你莫要胡搅蛮缠,我与卜兄早在此等你多时了,你快些讲,山神可曾与你说了些什么”王松年见徐枫所问非所答连忙插嘴,

  “小子可未曾胡搅蛮缠,倒是二老,我若将此事说于二老听,我倒是无所谓,可您二老就不怕山神归罪?”,

  “我等··”卜窑闻听此言心下有些退却,那旁王松年见状说道“卜兄莫要信他,若是真不可讲之事,这臭小子哪会有心打趣我等,早一句不可说,便打发了我等,小子,莫要闹了,快些讲”,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山神见我乃一是生面孔,心生好奇,她老人家又许久未曾去往别处,便与我打听了些外地之事,我便与她讲了些许我曾听师傅讲起的一些山野趣闻,乡村俗谈,无外乎此事而已”,徐枫见二老有些着急,便将下山时心中早已想好的理由说与他们听,虽然牵强,但也合理,即使再心有疑惑,他们二人又不能去问山神,要么让其成为无头公案,要么只能接受,

  “真的,你可未曾骗我等,只有这些事?”王松年一脸不信的问道,

  “自然,我骗您作甚,真只是这等小事而已,何况若是小子真拿由搪塞您二老,那必是不可说之事,您又何苦问我”待徐枫半暗示半明示的拿话提醒二老后,王松年与卜窑相视一眼,虽然仍有疑惑,但听得徐枫言之有理,只得作罢,

  但卜窑又恼于徐枫这小子之前打趣他们二人,心生一计,对徐枫道“既然如此,那我与王兄有事便先回县城了,只可惜来得匆忙,只余一辆车驾,只能坐下两人,你若是要同去,那便步行跟于我等罢”,说罢不待徐枫回答便拉着王松年往不远处车驾走去,徐枫见状只得苦笑,心下暗道,这不是老小孩吗,怕是恼我之前打趣他们,竟然作此幼稚行径,也罢也罢,我不敬老在先,若是再厚着脸皮挤上车,怕是会讥笑于我,我便步行随他们回去吧。

  一路向东回城自是不提,待到回到卜宅时,已将近黄昏,早已又累又饿,三人各自回房洗漱后,于花厅之中卜窑唤仆役备了一桌酒席,三人自是连吃带喝,席中又多次称赞那杻阳山神仁德,

  待这席吃得差不多后,徐枫突然想起明日还要给那杻阳山神带些县城吃食,连忙向王松年问道“王伯,你我二人那日初来县城时那松木现在何处?”,

  “那松木如今就在你卜伯父宅院库房之中,你问它作甚”,“

  小子初来县城,还未曾见得那集市繁华所在,左右无事,我想明日拿了那松木,在集市上卖掉换些钱,逛一逛这县城。”,

  “哦,既然如此那你明日且去吧,但记得万不可一直贪玩”不疑有它,王松年像教育子侄般告诫徐枫一些城中之禁忌,

  耳边厢卜窑搭话了“既然是要卖那松木换些钱两,何苦去那集市贩卖,且卖于我就是了,正好这宅中近日那松木也没了”,

  “卜伯父万万不可,你定然高于市价给与小子,小子岂敢无功受禄”徐枫连忙拒绝卜窑的好意,心想怎能那样,那我便不成了向老人讨钱一样,不可不可,

  却听得卜窑道“无妨,不碍事的,你既然如此叫了我一声卜伯父,些许银两你便拿着吧。”,

  “既然你卜伯父执意赠你,那你便收着吧,你若是有心,待来日你卜伯父亡父祭日,诵上些平常经文,便算你卜伯父这钱没有白白赠于你”王松年在一旁劝道,卜窑便从怀中摸出了些散碎银两递于徐枫,徐枫连忙起身接过,只拿得其中一中等碎银,其余皆返还与卜窑,言道此些便够了,谢过卜窑,三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回房休息,一夜无书。

  翌日一早,徐枫便起身赶往集市,又与卜宅中借了一辆车驾,告于王老二人,不必等他,若天色已晚便自去山下小院歇息,简短节说,徐枫于集市之上买了些许吃食,又特意找到那少女山神所说的糯米糕铺子,林林总总,皆放于车上,向杻阳山驶去。

  待到了杻阳山下,徐枫将车驾放置于山下小院,自提着那诸多吃食向山中走去,寻得了一无人处,将那吃食放于一旁石头上,双手卷成喇叭状,唤那山神少女“燕婉”,不多时,便见薄雾弥漫,那少女燕婉自雾中显现,可取没了昨日祭祀时的威仪,那鹿蜀与车,还有那老龟俱是不在,只有少女一神在此

  少女见是徐枫至此,顿时一脸喜色,“你果真来了,本神果然没有看错你”,徐枫听她自唤本神却又像一天真孩童模样不由得心中一笑,一指那旁石头,努嘴说道“诺,我可不是自己来的哦”,少女顺着徐枫手指的方向一看,见诸多吃食放于那石上,连忙向那石走去,将那吃食皆放在怀中,自己则赤着脚坐在石头上,拿起怀中吃食边吃边说,“多谢,哦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徐枫”,“徐?枫?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不重要了,”精力全在吃食上的少女自然不会在乎些许微末小节,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抬头看了眼徐枫,觉得自己吃着而让人在一旁看着,少女山神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的拿出一包吃食,递向徐枫“呃,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徐枫笑了笑便拒绝了,少女那伸出的手立刻缩回,将那手中吃食吃得不剩几口,仿佛是怕徐枫反悔,徐枫见状顿时笑出声来,说道“你慢些吃,没人和你争”,少女不好意思的回道“却不是怕人争,只是距离上次也就是第一次吃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很久了”。

  见少女搭话,徐枫便好奇的问道“那你上次吃到时是多久”,

  少女想了想道“大概是二十年前吧应该,鹿蜀在山中救了一人,那人获救后便将一吃食赠于了鹿蜀,鹿蜀食草自是不吃,便将其带回来于我,那是我第一次吃到这凡间之物”说完便又吃了起来,

  徐枫心想果然神不同于人,二十年前自己还是一三岁顽童,可这眼前这少女却不会有太大变化,又问道“燕婉,你在这山中修炼多久了”,

  少女停下手中动作想了想“我今年三百二十四岁,在这山中吗,那应该已经有两百载了”,

  “什么意思,你不是此间山神吗,不应该是生养于这山中吗”,

  少女抬头望了徐枫一眼“谁与你说的,自然不是,这九州十万大山山山皆不相同,有的是天生生于山中,有的便像我一样乃是被封为山神,想这鹊山一系具是我族,都是被我外祖封在此地,我又因为年纪尚小,修行不易,我外祖疼惜我便把我封在了这杻阳山中,作着小小山神,借着这人间香火修行”,

  徐枫听得一知半解,可又不好细问,只得问道“那鹿蜀是此山中原有之物吗?”,

  “鹿蜀吗,它也不是,它是我外祖原在人间时的坐骑,这杻阳山虽然不像别的山中那样险恶,但却也寂寞冷清的很,山中野兽多是些茹毛饮血的蠢物,我只好求我外祖,让他把鹿蜀于我在这山中作伴”少女一字一眼的说道,话里提起她外祖时,眼中尽是崇拜的光芒。

  “那敢问你外祖他老人家尊姓大名?”,徐枫好奇的问道,少女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我外祖姓姜,不曾听得别人叫过他名讳,旁人只说是为尊者讳,你可曾听过我外祖名讳?”,

  未曾听过姜姓大神啊,徐枫心想到,又望了望那少女,记起那本体是一鸟身龙首,羽类的大神通者除了三足金乌,金翅大鹏还有那会五彩神光的孔雀等原世界神明,此间不得而知啊,苦寻记忆,未曾想到,唯一知道那太公姜尚吧,又想起那少女年纪,顿觉的更不可能

  “未曾得知,我只知那太公姜尚”,少女噗嗤一笑,说道“才不是他哩,我年纪尚比他还大些,不过听说他乃我外祖族裔,算起来我辈分比他高上许多”

  “竟如此?你外祖究竟是何人啊?”,少女捏起一块糯米糕放在口中,边吃边望向徐枫说“哦对了,我外祖在人间时,你们凡人皆唤我外祖为炎帝,神农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