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十一章 问己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问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乌西坠,日近黄昏,一抹落日余晖映照在了杻阳山中,少女仍在滔滔不绝的讲着,本来徐枫只是问于她之身世,未曾想竟然牵扯出如此远古秘闻,可少女实在让人苦笑不得,无论归墟之事,甚至上古之神等,在元始天王出场后具是匆匆一笔带过,言语间于那元始天王甚是推崇,或言其历劫之事,或又言其诸多大神通,徐枫不好失礼打断她,又因不懂修炼之事,只得云里雾里的听着,但见夕阳西下,那少女讲了好久的元始天王一事才堪堪落下帷幕。

  徐枫见状连忙转移话题,“那你父母后来怎么样了呢?”,“我母亲的魂魄自那归墟回来后,因没了肉身,伏羲圣人将那精卫鸟与我母亲的魂魄融合,又以大神通将我母亲变回原来的模样,虽然恢复了神智,但本体却脱离了人属,仍然是那精卫鸟身,即使只恢复了灵智于我母亲,我外祖而言就是是天大之幸事了,怎还敢奢求其他,伏羲圣人又见我父亲行事仗义,央求我那祖父为我父亲恢复了龙身,又许我父亲为那东海龙王,管辖东海,但最重要的是看管东海外的归墟,防止其有异动,伏羲圣人见我父亲恢复真身后,不怎么在意自己,反而去关心我母亲,大有一副青梅竹马之相,又为我父母二人做主牵线,将我母亲婚配与我父亲,订下姻缘,我外祖与祖父,自是高兴,哪里会阻拦,至此百十载后,我父母便有了我等兄弟姊妹九人,又因为我最小,我外祖最是疼我,便将我封在杻阳山处,做这小小山神,积攒人间香火功德,以此助我修炼。”少女说罢,徐枫不得不感叹,那幼时曾听闻的精卫填海之事没想到竟然会有这般曲折和反转,也为那精卫鸟女娃高兴,毕竟若只是于海中游玩却被海浪溺死,因天灾人祸,早早夭折,实在是令人惋惜,谁人不愿阖家团圆,没成想在此间竟然有了美满的结局。

  徐枫正感叹之际,少女山神见天色已晚,惊呼“呀,没成想已经与你聊到这个时候了,你快些下山吧,若天再黑些,这山路怕是不好走,我便直接回这山中,山路崎岖,你看着些脚下。”,徐枫起身与燕婉告别,一人一神又相约来日无事时再会。

  自别了燕婉后,徐枫见天色已黑,也是无法赶回县城,便只好于山下王老小院过夜,于院中摘些小菜,做下些许饭食,粗略的吃过一口后,已是月上中天,徐枫躺在屋内床上,微微一叹,问向脑海中的AI赵四,“你想过没有,那些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神灵竟然是真实存在的?甚至有一天会出现在你面前。”。

  耳边厢,赵四搭话了“你我虽然相差几个世纪,可都属于现代社会,神灵不过是传说故事而已,若还在现代社会时,你与我说这些事,我会以为你是个疯子,哪里有来这几日后所见所听来得震撼,荒渺,却又很是真实”

  “难道现代文明里就没有些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吗?”徐枫问道

  “那是因为科学技术不够发达,不能解释发生的现象,就像那海市蜃楼,而且自清朝康熙时,有些学问的便就不信那神话传说之事了,只是那统治阶级或别有用心者愚民的办法了,清时夏敬渠就说过上古世远人湮,所传之事,如共工触山、女娲补天,俱荒渺不经,古人尚且不信何况今人,你此时有些着相了,怕是这几日对你触动极大吧?”

  “确实有些,不过那燕婉所说的元始天王是哪路尊神啊,我只听过元始天尊啊?”

  “元始天王就是元始天尊,传说中是主宰天界之祖,也是万物之主,乃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

  “元始天尊,那此处怕不是封神榜世界?”

  “不是,若是封神榜世界,那少女山神会称呼伏羲圣人为火云洞三圣伏羲老爷,而不是太昊伏羲氏圣人,此间世界光怪陆离啊,说是周朝,那衣食住行,政治经济文化等却比我们所知道的那个周朝发达许多啊,更是有神灵存在啊,你说我们还能回去吗?”

  “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可若回不去我们能拿什么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呢。”

  “你···还想回去吗?”,沉默了一下,AI赵四问道。

  “实话说,其实我很纠结,你也知道我在那边过得并不好,如今像那些网络小说里说得一样,突然改天换地,仿佛我有了重头来过的机会,可这世界太过神异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生存下去,这时候回去相比之下又成了最好的选择,我突然想到别人的一句话,跟我现在处境好像啊”

  “什么话?”

  “有个叫乙一的作家说过,未来潜伏着不安,过去又有后悔纠缠着,人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啊”

  “确实很像,可我们现在在暂时回不去的前提下,只有做好努力生存的打算了”

  “嗯,确实如此,若是我也能像燕婉或着那楚湘府主一样修炼就好了,不过如此秘密哪能让我知晓呢,我却是痴人说梦了。”

  “万一哪天碰上哪路大能呢,看你骨骼清奇,乃是一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送你一套天崩地裂的绝世奇书呢”

  “你这家伙,我不过幻想下,你却来打趣我,不过话说,我也是未曾想到这神仙之中竟然大部分都是亲戚,你看那燕婉祖父外祖就都是一方尊神”

  “根据上古神话传说来说,那时候百姓崇拜天地,它们认为天地之中有神灵存在,为了让天地庇佑保护他们,他们开始祭祀天地,而那时候部落中的统治者大多都是部落中百姓的长辈或者亲属,血缘联系藕断丝连,而且大部分都是一脉相承,当部落中仁慈的统治者去世后,人们为了纪念他,而且为了让后来的统治者效仿他,从而将他神化,在祭祀他的时候,这种行为又与祭祀天地联系了起来,在他们死后将他们作为天地间的神灵崇拜,而大部分小部落都是由之前的一个大部落分出的,部落与部落中的统治者大多是父子兄弟关系,像伏羲圣人就是神农炎帝与轩辕黄帝之祖,所以与其说,有时候是祭祀天地神灵,还不如说是祭祀祖先,就像我们祭祀炎黄二帝一样,不仅仅仅是因为我们崇拜他们,而是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至于以后的各路神仙与其说真有其事,不若说是当时统治者为了愚化百姓,而将自己神格化,让百姓敬畏。”

  “你懂的还真多啊,如你所言的话,但愿这些老祖宗真的能保佑保佑我吧”,望着窗外月光徐枫说道。

  “怎么?望月思乡了?要不要作诗一首来抒怀下?”

  “诗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是想起一句歌词”

  “哦,请讲”

  窗外的月光照在大地上,小小的院子在诺大的山中显得非常渺小而又孤寂,徐枫轻声一叹,“咳,徒余留,明月忆往昔,孑然一身,苍茫天地兮”

  ··············································································

  临武县往东北方向二三千里处,有一山,因多年太平无事,此时那间山神正在别的山神处饮宴,那山上有一怪蛇,虽然大体像蛇类,却有两对翅膀,于山上辨清楚湘府所在,眼中人性化的透出仇恨的光芒,瞬时朝着这边飞射而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