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十五章 魂兮归来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魂兮归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戊午日,晴,天上火,除执位,冲鼠煞北,宜安葬,出行

  晨光熹微,煦色韶光,若往常之时杻阳山中好下些细雨薄雾,今日却也不知怎么了,山中竟然天朗气清,风光月霁。

  山下一群人素车朴马,摩肩擦踵,皆身穿白衣麻布,青壮抬着众多棺木在前,妇女老幼手中拿着稻米等诸多物事紧随其身后,卜窑走在最前处,手拿一杆带根的毛竹,顶梢上是由各种布料织成的一张大幡,那布料看起来脏的很,分明都是穿过的衣服割下来的,卜窑边走边摇着那幡,嘴里喊道,“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卜窑在前头每喊一句,后方众人皆随着他大喊一句“魂兮归来”,声传四野,响声震得杻阳山鸟兽皆惊,蛰伏藏华,虽然天气尚佳,山中雾瘴俱散,又没了鸟兽惊扰,上山路容易了许多,可上到耄耋老者,下到稚子幼童,每个人的脸上都无半分轻松高兴的样子,人群中的一个抱着孩童的妇女,随着众人喊上几句后,声音中带着哭腔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低下头,在那里暗自抹着眼泪,怀中的小孩子虽不明世事,但见人皆正色,在他阿娘怀中也不曾吵闹,见他阿娘落泪,连忙伸出小手帮他阿娘擦拭,嘴里说道“阿娘莫哭,我以后会听话些,不会再惹恼阿娘了·······”

  徐枫跟着众人抬棺徐行,眼瞧见这一幕,心中不由得一叹,倘若无那鸣蛇之祸,这临武县百姓怕是还如同往时一般,虽农桑劳累些,却也安居乐业,哪里像今日这般景象,百姓遇上那无妄之灾,亲人撒手人寰而去,留下生者尝尽那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骨肉离散之苦,若是敌匪侵袭,这百姓皆因保家卫国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可这不明不白就被那鸣蛇所害,实在是让人扼腕,究竟那鸣蛇·····

  徐枫正想着之际,猛听得前方卜窑大喊一声,“停”,徐枫越过人群观望,却是到了山中早已经挖好的坟茔处,坟茔处周围柏木青松,环境清幽,对亡者来说确实是个好去处,各家众人将棺木依序放好,眼下万事具备,只待亡者入土为安,卜窑手中毛竹拄地,人群中两个青壮走上跟前,于卜窑脚边不远处挖了一洞,将那毛竹植于洞中,毛竹于那洞中笔直而立,顶上那幡随着山中微风而动,风穿山林之声响起,山上众人却不作声,皆望向卜窑,只待卜窑发话。

  卜窑面向众人,于地上起了五只牛油大烛,口中一句一句的诵到“林中结彩,发版起鼓,启请三界,临请山神,安奉亡君,竖立灵帛,引幡招魂,清静魂身,待返故地,讽诵归魂”,诵罢,于四方各作了一揖,挺起身来,“吉时已到,起,葬”,青壮抬棺而起,将棺木放置于各家坟茔之中,又数人一组将坟茔填好,事罢,众人跪于坟前,瞬时哭声四起,“爹娘··,阿姊··,大父··”,徐枫耳边一时间充满了各种喊声,触景伤情之下,徐枫心中悲痛,也哭将起来,直到口干目涩,才堪堪停歇,待坐于地上恢复不多时后,徐枫抬眼瞧见四下众人哭声仍未停止,捶胸顿足者,昏阙倒地者不知几何,心中不由得一堵,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些因无妄之灾而失去了至亲骨肉的百姓,猛然想起卜窑之前念诵招魂之事,心中灵光一闪,起身走向众人面前空地中间。

  徐枫盘腿坐于那空地中间,双掌合十,双目闭合,口中用不大的声音说道,“今临武县民突逢大难,我心难安,欲念佛经一部,超度亡魂,不求其往生极乐,惟愿其灵台清明,不再像以往山中亡魂一般混混噩噩”,于心中唤出那经文,张口念到,“文殊师利,导师何故,眉间白毫,大光普照。雨曼陀罗,曼殊沙华,栴檀香风,悦可众心。以是因缘,地皆严净,而此世界,六种震动。时四部众,咸皆欢喜,身意快然,得未曾有。眉间光明,照于东方,万八千土,皆如金色,从阿鼻狱,上至有顶。诸世界中,六道众生,生死所趋,善恶业缘,受报好丑,于此悉见。·····”

  徐枫声音不大,念颂声却清晰的传到山上百姓的耳朵中,众人停下哭声不解的望向徐枫,刚要开口,却被卜窑拦下,卜窑见徐枫于地上盘坐时,心中顿时明了,想要拦他,又听得徐峰言语,只得作罢,见山上百姓差点开口扰乱,连忙示意众人噤声,又转身于人群中坐下,与众人一起安静的望向徐枫。

  徐枫念颂那经正是《佛说妙法莲华经》,二门六段,二十八品,共计七万八千余字,徐枫初时念颂时还觉晦涩难言,一段需要念上一炷香时间,可不知怎地,竟然越念越快,语句也越发流畅,七万余字念诵不到一个半时辰便要讲完,虽时间长了些,可山上众人皆在静听徐枫念诵,未有一丝不耐烦,百姓们自天微亮时便已经上山,突逢大难,心力交瘁,又在山上待了两个时辰,身体劳累,可听着徐枫念诵许久,却顿觉灵台清明,也不觉得乏了。

  猛然间却听到天上传来一阵鸟鸣,见一大群白鸟,约百数众自天边而来,在山林间盘旋鸣叫一圈后,飞于徐枫上空,于徐枫不远处盘旋,山中百姓伏地大哭,皆喊道“魂归来兮,魂归来兮”,那鸟群也怪,若是旁类,听得大喊早已四散,可那鸟群似是未曾听见一般,仍于徐枫上空盘旋,此时山中艳阳高升,阳光将那群鸟白羽映成金色一般,而鸟群于徐枫处盘旋,若是有人于远处观望,定会瞧见徐枫盘坐于地,浑身散发出了一圈金光。

  ---------------------------

  午后,杻阳山下,少女山神燕婉于山下小院中,瞧见了正在打包包袱的徐枫,心知他要离开,连忙问道

  “你要去哪?”

  徐枫看了燕婉一眼,却未曾搭话,转身从屋中提出一把斧子插进腰间布带中,抬头望向北方,开口道

  “楚湘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