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十九章 服饵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服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帝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尚书孔氏传》

  却说徐枫在听到院外那祝先言语,连忙将那柴薪搬至屋中北角,快速将柴薪依次摆放摞起,待祝先与一人推门进屋时,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顺着祝先的视线望去,此时徐枫正蹲在屋中北角,背对着祝先等人,无精打采的一根一根的摞着木柴,时不时的将一根木柴来回摆放,似是正在纠结那木柴是否摆列整齐。

  那祝先见徐枫在那里摆弄木柴,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怒火,怒气冲冲的说道,“你在那里来回摆弄那木柴作甚,只将其放置于那北角就好。”

  徐枫也不恼,慢条斯理的对着祝先说道,“你只告知我将这柴薪放置北角,又让我于屋内等候,却又未曾说还有何事,我无事可做,只好将这这柴薪摆弄整齐,你若不喜,那我便不弄了,可还曾有事,若无事时,我便出府去了”说罢,徐枫起身佯装欲走。

  祝先闻听得徐枫言语,几欲倾倒,见他作势欲走,急忙拦下,还需拿他试药,哪里肯放他走,说道,“站住,你急什么”,手一指屋中大鼎,“去,拾几根木柴放那大鼎下面点燃,你今晚也是赶不上宵禁前出城了,且留在屋中照顾那鼎下火势罢了,照顾得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银钱”

  徐枫本就无意要走,又得了祝先言语,自去那鼎旁摆弄去了,那祝先也不看他,同随他进来那人道,“兄弟莫急,只消等上片刻,那肉便能煮好,你且与我同坐”

  祝先一旁那人正是那带徐枫进府的兵丁,那兵丁正在府外当值时,就见祝先邀他去府内小院,言说谢他付那柴薪之资欲请他尝食兽肉,于路上时祝先又与他说了许多好话,那兵丁被祝先捧得云里雾里,早时对他那点不满早就丢到九霄云外了,只觉祝先因现是这楚湘府主卜故而在人前拿架,哪里想到自己已然恶了他,他竟心**计要害自己,也不疑有它,满面笑容的坐在了祝先身旁。

  祝先与那兵丁自在席间插科打诨,说些乡野趣事,徐枫在那鼎旁看着祝先如同影帝一般在那演着一场大戏,心下冷笑,但也不知那祝先要如何害那兵丁,只好先且在一旁等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三足大鼎便就呼呼冒气,鼎中肉汤咕噜咕噜作响,却是已然煮好。

  祝先于屋中翻出两副碗筷,让徐枫盛出肉汤摆于席上,让与那兵丁,“兄弟,这肉已然煮好,快些趁热吃,莫要凉了糟蹋了这肉”,那兵丁也让与祝先,可祝先又是一阵谦让,那兵丁见执怮不过祝先,也不在相让,端起碗来便大快朵颐,吃得汤汁四溢,不多时那碗中便空空如也,那兵丁伸手欲让徐枫再盛时,却突然捂着肚子大叫着倒在地上,那碗也掉在地上滴溜溜乱转,祝先在一旁怪叫道,“诶呦兄弟,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叫了起来,莫不是吃得急了”又唤徐枫,“你且过来,与我将我这兄弟扶将起来”

  徐枫在一旁见那兵丁大叫倒地时,心下便已经明了,定是那祝先使了什么手段,害了那兵丁,听祝先唤自己,徐枫心中也有了个准备,又不好突然暴起,怕一击不成,祝先大叫引来那府主,只得走向那兵丁身边,小心观瞧着动静,怕那祝先发难。

  徐枫刚到那兵丁身边,有意离着那祝先甚远,那祝先却自离席前往屋门处,嘴里说道,“你且将他扶起,好生看着他,我去唤人来”,徐枫转头刚要扶起那兵丁,却猛然间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站也站不稳,一个跟头栽在了那兵丁身旁,费力的望向祝先,却看见那站在屋门出的祝先披头散发,本应在头上的簪子此时被祝先拿在手中,正望向自己与那兵丁,兀自冷笑着。

  祝先转身将屋门门闩别住,手拿着簪子径直走向那兵丁,那兵丁此时已无半点气力,也不在喊叫,在地上摊成一滩,祝先蹲在地上,手拍着那兵丁的脸,笑道,“怎么样,那凶兽鸣蛇之肉好吃否,可惜呀,你没那个造化,无福消受,刚一入腹,你那腹中就已被那蛇肉里的精血搅得个稀巴烂。”

  那兵丁听见祝先言语,手臂费劲的抬起指向祝先,嘴唇微动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祝先一把将那兵丁手臂拍下,“我劝你还是省些力气吧,如今你只是五脏俱毁,不过只消得一会,那鸣蛇精血就能把你神魂搅散,啧啧啧,那滋味想必是更不好受,你说你还费什么劳什子力,可是你我好歹相识一场,我怎能见你承受那如此痛苦,哎呀,也罢,我且发善心,让你解脱了吧,省的你一会儿疼”祝先说罢,手腕一翻,手中那簪子径直向那兵丁咽喉刺去,毫无任何阻碍,直接穿透,那兵丁登时就没了生息,祝先将那簪子抽出,那簪子上一片血迹,可诡异的是那血竟然缓缓的被那簪子吸收。

  徐枫在一旁瞧见心中一阵懊悔,千防万防,可万没想到祝先手里那簪子不是凡物,自己定然是着了那簪子的道,正想着时,祝先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对着徐枫说道,“你也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平白无端的,你且跟他入府作甚,这才撞到我的手里,不过,你也先不用担心,眼下,我还用得上你”,说罢起身来到鼎前,从怀中掏出一陶瓶,将那陶瓶中物尽倾下鼎中,捡起地上那碗,将鼎中那汤尽盛出,捧至徐枫面前,徐枫瞧得仔细,那碗中此时因那瓶中之物尽皆化作一滩血水,看起来诡异非常。

  祝先支开徐枫的嘴,将那碗血水尽倒入徐枫嘴中,说道,“你也莫不识好歹,你死之前我且送一场造化与你,那鼎中乃是鸣蛇精血,数丈身躯,只熬得这些,我又与里加了些芑草,更能使之药力大增”。

  徐枫觉那血水刚一入腹,腹中顷刻之间便疼痛难耐,如同有大风在腹中四处狂卷一般,正觉得自己将要五脏俱毁之时,突然看到腹部金光一闪,腹中血气上涌,不由得张口欲吐,那血气到了嘴边也不知为何,竟化作一道狂风,将面前的祝先掀翻在地·················

  (未完待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