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二十三章 三千尺细雨生归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三千尺细雨生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右山南,一村野之中,夏夜闷热,栗越于家中床上辗转反侧,耳边又净是窗外蝉鸣,更是让人难以入睡,栗越起身推开窗户,骂咧咧对着蝉道,“你且再叫,说不得几时你这蠢物便再也不能出声”,又抬头看向天空,“咳,这狗日的天气,旱得要死,今秋这地里这收成可怎生是好,怕不是又是一个荒年,又热人的紧,如今更是连半点凉风也无有一丝,看来明日需请来乡老,说不得要祭祀山神一番”,嘴里正独自叹气哀怨时,耳边原本听得真切的那蝉声却突然戛然而止,栗越正疑惑时,一股大风却突然吹来,院中树叶随风而动,带起一片哗哗作响之声,似乎是在反对栗越刚才所言·······

  那箭雨袭来之时,徐枫却是早已避无可避,也来不及躲回屋中,千钧一发之际,一缕微风拂过,徐枫感受着那风,身心不知为何极度愉悦,一时间竟专注的的忘了那箭雨之事,仿佛自己已经要融化在那风里,脑海里又突然想起自己化身为风时的场面,那穿林狂风之景历历在目,口鼻呼吸之间,徐枫觉得自己的身体甚是轻盈,仿佛再吐出一口气,便能随风飘走,而那院中微风似乎是能随着自己心神而动,本无形之风在徐枫心神下像是有了形体,随着徐枫身前飘来飘去,像一面团一般拉伸扩散,顷刻之间便扩满整个府衙院内。

  思想像是度过了一个昼夜,可实际不过须臾之间,待徐枫回过神来,那箭雨便到了身前一尺处,福至心灵之下,徐枫操控着那风从自己身前吹过,风吹过箭雨之间缝隙,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浮上徐枫心头,仿佛自己生出了无数只手,那手可长可短,每一只手都紧紧的握住了一枝箭,而那箭雨俱停在徐枫身前一尺处,不得寸进。

  心知是那神奇的御风神通奏了效,徐枫不由得笑出声来,又轻吐出一口气,那气便扩散开来化作一股风,那一股风便托着徐枫缓缓上升,直接凌空离地数丈,院中一众兵丁皆目瞪口袋的望着如今已经身处在半空之中的徐枫,而在持盾兵丁的公羊申则一脸怒气,握着长矛那手不禁又加重了几分力气。望向兵丁保卫之中一脸怒气的公羊申,徐枫有意激他一激,开口说道,“公羊府主,承蒙关照,徐某先在此谢过你的鸣蛇精血了,真实在是大补之物,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楚湘府夏日漫漫,甚是闷热,今日,徐某便送你一场秋风罢”

  话落,气涨风生,一阵大风自徐枫身后吹来,裹挟着漫天枯叶残枝,沙石尘土,连同着仍停在半空中的箭雨,向着院中的所有人袭去,也不用公羊申言语,那一众持盾兵丁自把那大盾列阵提起,层层包围之下,犹如一座铁塔一般。箭雨,飞沙,走石,枯叶,残枝,在徐枫心神操纵之下随着那大风猛地袭向那铁塔,一时之间敲打之声大作,一众兵丁皆屈身咬牙硬挺,可也仍被敲打得步步后退,那铁塔盾阵更不是毫无缝隙,箭雨,飞沙,走石自那缝隙之中而入,飞沙迷眼,走石扰人,那箭雨更是一连射伤数人,顷刻之间铁塔大阵便露了破绽,徐枫见一击功成,立即乘胜而上,数股狂风吹起,自那铁塔阵周边来回盘旋,卷起地上飞沙走石,形成一股涡旋,如龙吸水一般,公羊申见被困在风里,连忙冲着众兵丁喊道,“莫让贼人困我等至此,快随我冲将出去。”

  徐枫于半空中听见公羊申喊叫,哪里肯让他脱困,情急之下,也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一套印法,随着那印法,掐指结印,“结”,又数道风自院中四角而生,随声于地上自旋,缓缓向那院中涡旋处靠近,那数道风不多时便于那涡旋合在一处,徐枫见状手印转换,大喝一声,“起”,那涡旋猛地拔高数丈,于地上飞速旋转起来,那涡旋越转越快,卷得风眼之中一众兵丁皆冲天而起,随着那风在半空中飘摇,府主公羊申见突出风眼无望,那风又越转越快,手中长矛倒转,狠狠的扎向地里,双手紧握长矛,腰马合一,身子一沉,竟未被那风卷起。

  “速”,徐枫见那府主公羊申仍在支撑,左手扼腕,右手结印指向那涡旋,院中那风猛地加快,自地上来回飘摇,刮得院墙尽塌,房屋俱毁,一时间府内家眷,仆役众人听得动静,眼见祝先院内那涡旋,面露惊恐,也不待谁言语,俱连滚带爬,跑出府外,不多时府中众人尽皆逃出。

  徐枫眼见众人跑散,也不上心,心明自己乃是为了府主公羊申而来,旁人又不曾作恶,何必害了他们,于半空中瞧得府内有一水池,约有半里宽广,又起一风,尽卷起那一池之水,将那池水倒灌于涡旋之中。

  风卷水摇,公羊申自是无法站稳,手中一滑,脱离那长矛而去,在那水中上下浮沉,不多时便于水中无了动静,徐枫眼瞧着公羊申在水中动静皆无,双手一挥,“散”,那涡旋立即散于天地之间,一池之水,俱在那院中府内四溢横流,公羊申等人于那水中缓缓现出身影。

  自半空飘摇而下,疑他有诈,徐枫张手起风摄来斧子,缓步走向公羊申,刚到他身前一丈处,那早已掉落在地上的那柄长矛却突然激射而出,速度飞快直冲着徐枫而来,徐枫飘步后退,手中斧子砍向长矛,未待砍下时,身后房屋废墟突然炸裂开来,激起层层烟雾,祝先屋中那大鼎自废墟中飞出,倒地一旁的公羊申立即挺身而起,飞身跳入鼎中,也不顾那矛,径直驾着那鼎,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那长矛矛因离公羊申甚远,这才掉在地上,徐枫起风欲追时,却也不见了他的身影,耳中却突然传开百姓喊叫,原是那府中房屋在那池水落下之时多数被那水流拍毁,府衙地势甚高,一池之竟自那大门处流出,浩浩荡荡尽冲向府衙周边房屋,徐枫连忙结印起风,将那一池之水尽皆卷出城外数里处,这才让其散开,又恐再生变故,淹了百姓农田,起了数阵风,将那池水尽皆吹远。

  ·······························································

  栗越正纳闷这大风从何而来之时,数滴雨点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脸上,栗越伸手擦拭,一脸惊讶,不多时一场雨水便淅沥淅沥的下降起来,栗越瞧了瞧窗外细雨,喜极而泣,连忙跑出屋外,也不顾浑身湿透,在雨中来回奔跑,口中大喊道,“下雨了,下雨了,庄稼有救了”,喊声扩散,惊起不少熟睡之人,一时间乡野之中,犬吠四起,各家之人俱起身开门观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