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二十五章 风陷于浪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风陷于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王西巡,闻徐君威德日远,遣楚袭其不备,大破之,杀偃王,其子遂北徙彭城。”------《都城记》

  摸着身前那鼎,徐枫终于记起公羊申口中那位叛乱的九夷盟主徐诞是哪位了,后世徐氏先祖,徐君徐偃王。

  抬头看向公羊申,徐枫适才听他言,时东夷叛乱,徐诞僭越称王,穆王这才驱楚伐夷,心中不由得暗啐一口,且不提伯益若木之时,西周且到穆王时才传国五十余载,而徐国乃历四十余君,传国一千六百余年,早在周初便已称王,周成王,周康王尚且无可奈何,徐驹王更是在周成王时,曾起兵直接攻打周朝一直打到黄河边,不过偃王即位时仁义不曾出兵,九夷三十六国奉为盟主,国占五百余里,穆王畏惧,恐争天下,这才遣楚伐徐,说什么僭越叛乱,还做得假惺惺模样,称感徐君仁德又转头征楚,想念至此,徐枫心中更是不屑。

  公羊申在一旁瞧见徐枫默不言语,本欲出手偷袭,可又怕徐枫还曾留有后手防备于他,心中又另做一番打算,一时之间,适才还打生打死的两个人,竟然皆各站一方不曾所动,见徐枫于那鼎前注视良久,公羊申猜他为其所动,开口道,“小郎君,不知此物如何”

  徐枫也不瞧他,低头观摩那鼎,“此物自是甚好,但徐某却不知公羊府主如今将这鼎予了我,意欲何为?”

  “自是奉上些许赔罪之礼,而今你我二人就此罢手休战如何”

  “公羊府主可是当徐某如那幼子稚童一般,今且唬弄于我,徐某可是不敢妄然收下此鼎”

  公羊申在一旁诶呀一声,好似徐枫冤枉了他一般,“小郎君何出此言,这可是老夫的真心实意啊,何曾有半点唬弄之意”

  瞧见他模样,徐枫轻轻一笑,“徐某今日拿了这鼎,恐怕事后公羊府主就会找上徐某,这爵鼎如此珍重,公羊府主怎会如此轻易予了我,必定另有所图”

  公羊申也不再装,面色一正,“既然小郎君已然说破,老夫便也不瞒你,临武县县主已然身死,如今县中大小事务无人主掌,老夫欲请小郎君为那新临武县主如何?”

  “哦,那在下便先谢过府主的好意了,却不知徐某当上那临武县主后,府主又有何吩咐示下”

  “临武县杻阳山上有一山神,那日屠蛇之时你也自是瞧见过,她法力低微,定不敌你我二人合力,于我将她除去,夺她神通,功成后你我二人便各于山间成就神灵地只,受享百里祭祀”公羊申见徐枫言语之中示好,也不矫情,便将所图之事一五一十全盘托出。

  徐枫本就不欲放过公羊申,现下又听见他将主意打到燕婉身上,心中火气翻涌,掐指合印,大声怒喝,“贼子安敢如此”,数道狂风顿时而起,卷起山中落石,迎着公羊申而去。

  公羊申瞧见徐枫掐印,心知事不可为,连忙纵身避开,挥手卷起长右山中之水,水浪滔天,如同一擎天之手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着徐枫拍去。

  徐枫脚下生风,自托着他退向离那滔天巨浪甚远处,双手各掐一印,“疾”,山中又升起数道狂风,狂风大作之间,顿时将那巨浪团团包围。

  徐枫和公羊申双双竭力拼对之时,那旁公羊申开口怒骂道,“你必然于那杻阳山神有旧,是老夫未曾想到,也罢,今日老夫且先料理了你这小贼,待你死后,再去杻阳山好好炮制那山神”

  徐枫咬牙用劲,双手掐印平伸而出,拼命御风抵抗那巨浪拍下,听公羊申言语,回骂道,“公羊府主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今日说不得是谁身葬此地,何况即使徐某与那山神无旧,为了那临武县中一众殉难百姓,徐某也必要将你斩杀”

  公羊申不屑的说道,“你少在这里满口仁义道德,什么生民百姓,在我等修炼之人眼中,他们于那蝼蚁何异,你不曾见得尚有受享活人血食之神吗?纵使我此前害了他们,日后待我称神,他们还不是如对那受享活人之神一样要祭祀于我。”

  “似你这般还妄想称神,少做些春秋大梦,竟是些歪理邪说,你便是称神也是一邪神罢了,人人得而诛之”

  “小贼”,公羊申被徐枫喝骂,心中大怒,“你少在那呈口舌之力,地只也好,邪神也罢,你我先在手底下见真章且再说罢”

  言毕,公羊申遥指大鼎,那大鼎冲天而起,突破巨浪狂风向徐枫径直砸来,心神操纵之下,徐枫御风将身上斧子取出,于空中转圈打旋,狠狠地撞向大鼎,顿时一声金铁相撞之声传来,鼎斧自于空中盘旋互撞,一时之间谁也没能奈何得了对方。

  又相继拼撞了数个回合,徐枫公羊申二人于夜间至此,而今打到现在,长右山中早已天光大亮,此时山下远处竟然来了一群百姓,肩扛手提一众祭祀之物,径直向着长右山而来。

  公羊申于山上瞧得分明,心生一计,将长右山中余下之水,尽卷而起,对着徐枫喊道,“你不是满口仁义道德吗,声称要为那等庶民报仇,如今山下却来了一众庶民,你且看我兴水淹了他们”

  徐枫听见公羊申言语,心下着急,远望而去,果然见到一众百姓至此,山间陡峭常人难行,此时正往山上慢慢而来,心知若公羊申于山中兴水,那一众百姓必然皆是会被那山洪所淹,情急之下,又分神起风,公羊申见徐枫中计,暗中用力,那大鼎撞飞铁斧,径直砸向徐枫。

  未待徐枫反应,电光火石之间,那大鼎便已撞来,徐枫硬生生受了那大鼎一击,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噗的一声,张口吐出一滩鲜血,两眼一昏,径直倒在地上,山间狂风消散,公羊申所起那浪狠狠的冲向徐枫,顷刻之间,山中山洪倾泻,徐枫在水中也没了踪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