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方修仙 > 第二十六章 八方风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八方风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暗无间,只听得耳边水声呼啸,徐枫自被那大鼎击中后,一阵心神恍惚之下,只觉得意识来到一片无边所在,意识所构成的身体虽然尚能走动,但却像不可视物一般,只觉得眼前一片朦胧,四下摸索走动之际,徐枫只觉得脚下土地甚是柔软,蹲下身去,伸手触碰脚下土地,于地上抓起一捧,感觉那土于手缝指间流失,只觉得的那土好似沙土一般却又不尽然。

  徐枫心中一阵疑惑,却又不知自己来到了何处,突然口鼻之中嗅到一丝水气,徐枫顺着那股水气而去,约摸着走了一炷香之久,只觉得身前不远处水雾迷漫,耳边河水奔腾之声轰隆作响。

  于心神感受那水势走向,只觉其无边无际,未有来头,也无去处,正觉诧异之际,那河水于岸上一拍,瞬起无边巨浪,于岸边来回拍打,似是要将徐枫吞噬其中。

  也不知那河水有何异样,只觉其必有神异,徐枫哪里敢靠近那水花浪潮,如今又无肉身,只余意识,怕被其卷入其中,只被那河水囚牢尚且其次,其中神异不曾探得不说,若是再被磨得神魂俱灭,怕不是得不偿失。

  好在只是一种意识形态之下,身体轻健,转瞬后退那浪潮数里之外,正觉自身安全无虞之间,一股大风呼啸而至,不待徐枫闪躲,径直将其裹入其中,那大风如同未裹挟一人一物一般,不曾有一丝阻碍滞制,卷起地上沙土,继续向前呼啸而去。

  徐枫身处那大风之中,又因其卷起沙土之故,身体被那沙土不断拍打,虽不曾觉得疼痛,但心神却渐渐有了一丝困倦,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被那风裹挟至何处,一种强烈又无法阻挡的困意径直涌上徐枫的心头。

  双眼半睁半闭,徐枫只觉得眼皮上似有千钧之重,正强迫着自己睡去,于那风中也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只觉得身体困倦,双眼上下之余一丝缝隙,就要睡去之际,徐枫猛然强自睁开双眼,心知若在这风中睡去,只怕从此再也不会醒来,左冲右撞,却也冲不出这风,情急之下,心中灵光一闪,掐指合印将自身意识化作一股狂风,径直冲将出去。

  离那风壁只余一丝之薄,未待徐枫冲出,大风呼啸,速度竟然快上许多,直直将徐枫撞回,也不知因缘际会,还是怎地,徐枫只觉得自己竟然与那大风融为了一体,浑身动弹不得,正纳闷之间,只觉得前方远处有一光亮所在,那风裹挟着徐枫径直冲入。

  待到了近前,徐枫只觉得那光亮刺眼无比,双眼无法视清前方,待稍有适应之下,那风竟突然消散,将徐枫于半空中摔落在地,徐枫于地上恢复了人身,伸手揉眼多时,这才起身环视四周,四下环望,徐枫只瞧见自己似乎来到一处森林之中,四周草木环绕,树下多有巨石,光泽明亮,如金铁一般,在一旁林间有一河水流过,汹涌奔腾,徐枫深吸一口气,只觉得空气似温润却又有热气夹杂其间,正觉得纳闷之时,徐枫抬头望向空中,却被吓了一跳,天空也瞧不出什么颜色,可天上日月并列,五颗大星分散于各处,自是明亮无比。

  徐枫正诧异之时,一道微风瞬然而至,所过之处草木发芽,未待徐枫反应,又一道凉风而至,徐枫只觉得天地之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那草木嫩芽随风轻飘,待风吹远,又两道风一前一后而至,前方那风却是热气铺面,草木嫩芽自风而过皆拔高而出,后那道风虽觉得有似凉意却是将那地上草木瞬时化作长草巨树,徐枫看着眼前一切,甚是困惑,风消风散之间,又有数道风而至,一风吹得草木尽皆枯黄,一风将那枯枝落叶卷得漫天飞舞,又一风而到,却是一悲寒之风,天地之间立刻寒冷之极,草木萎缩而藏,触之极凉,徐枫不禁打了个冷噤,可后又一风至,将天地之间那股寒气一清而去,带来阵阵暖意··

  八风轮换吹至,虽皆不大,但却神异非常,徐枫呆立良久,想那草木轮换,缓缓才开口道,“这,这是四时八节之风··”,话音刚落,那八风自不同方向同时吹出,交汇于一处,径直冲入徐枫体内,未待徐枫察觉自己身体是否可有异样,那天地突然震动,徐枫抬头望去,见一大星摇摇欲坠,顷刻之间化作漫天水浪,直直的朝着徐枫拍下···

  徐枫被那水浪淹没,不由得呛入口中几口水,自那水入口徐枫却觉得自己似乎浑身有了气力一般,也顾不得许多,瞬时破浪而出,待徐枫于半空中缓立身形,却听得下方似是有人大笑,徐枫自下而望,一片山洪四泄的山中,一人正仰天长笑,正是那府主公羊申。

  徐枫自半空落下,看向公羊申开口道,“公羊府主真是好兴致,在这山洪之中还兀自长笑,不知所为何事,可否告知徐某”

  笑声戛然而止,那府主公羊申猛然瞪大双眼,“你,不可能,你不是葬身于这山洪之中了吗,怎么会·”

  “哦,公羊府主可是说这山洪,你且请看,”徐枫笑了笑,伸手一挥,一道风刮来,那漫山四泄的洪水,顷刻之间化作一片水雾。

  公羊申见状心知已敌他不过,连那鼎也不顾,调头转身就逃,直跑出甚远,徐枫却像鬼魅一般瞬见出现在他身前,仍是满脸笑容的看着他

  “公羊府主这么急做什么,这山间景色甚好,府主且留下来好好欣赏一番吧”

  徐枫言罢,公羊申只觉得身体一滞,浑身血气不顺,一下子栽在地上,口中连半点言语都说不出,眼前不远处,正是那被自己用鼎砸死的长右,好像睁着一双大眼再望向自己一般,耳边厢听得徐枫话语,“这长右留在此也是个祸害,且让他随你一道去了罢”,公羊申这才瞧见,那长右身体化作飞灰一般,正于山间飘舞,心神惊惧之下,一股寒气袭来,困意遂起······

  ----------------------------------------------------

  长右山脚,栗越正领着一众乡老青壮,抬着一众祭祀之物,缓缓自山脚爬向山腰,不多时,只觉得眼前一片云雾迷漫,一少年自云雾中走出,栗越抬头观瞧,见那少年生得剑眉星目,一派器宇轩昂之像,衣衫无风自动之下,却又显得丰神俊逸。

  那少年瞧见栗越众人,开口道,“尔等上山所为何事?”

  未待栗越言语,一乡老自众人搀扶下走出,“吾等自长右山下来此,只因今年大旱,欲祭拜山神,求得几场雨,不致田间颗粒无收,小郎君又因何至此”

  那少年摇了摇头,“此间山神早已不在此多时,尔等却又祭祀于谁,也罢,既闻此事,今日吾且助尔等一臂之力”,言罢,那少年一挥手,山间云雾瞬倾而出,于半空化作细雨,覆盖百里之广。

  众人见状惊骇欲拜,那少年摇头挥手,众人只觉得膝下生风,怎么也跪不下去,又听那少年言道,“只这一场雨,却是无多大用处,不若·”,又一挥手,众人这才瞧见本无草木的长右山间,不知几时那草木竟然遍布山野,有一处果树竟已瓜熟蒂落

  耳边厢那少年言道,“如此便能事半功倍,尔等且自回家中田地观瞧吧”,众人欲再拜,却见那少年转身御风径直而去,见那少年离去,众人只好下山归家,只见田地之间稻米丰硕,只需等待些许时日便能收割,皆感激涕零,望于长右山方向跪伏于地···

  数日后,楚湘府北数千里,一处宫殿所在,一宫人捧竹简自外而入,跪于阶下,“禀王上,有书自楚湘府至”

  大殿之上,一人声传出,“念”

  那宫人展开竹简,“奉于王上,楚湘府今岁久旱,有长右乡众数人,于山中祀神,无果,有一人自山中而出,驱云布雨,又令花开顷刻,乡人惊骇,欲祀之,不受,御风而去,以为仙”

  “仙?着从魁往楚湘府打探”

  “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