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商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了坐骑之后旅程果然轻松了许多,堵住马耳朵,张三直接骑在马背练习着枪法。

  无人的官道上不时的响起阵阵雷霆响声,吓坏了不少林中的动物,偶尔有鸟群受到惊吓飞了出来,张三还会朝着空中开两枪。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只存在于小说和电影中的技能,枪斗术。

  修真世界,也许真的可以实现。

  ……

  两个小时后,张三总算来到了桥溪镇,他首先在镇上买了一张地图。

  嗯~习惯了世界地图的排版,突然看见古代人画的地图,张三差点有些适应不过来。

  不过还好,毕竟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理解能力非凡,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看懂了图中的各种地形标志。

  其实也不是很难,基本都是根据官道和河流的路线所描绘,只不过可能路程会有所偏差。

  根据地图,如果张三想要北上去寻天堑的话,下一个目的地就是天河城。

  不过此时的天河城好像不太安宁,好像在打仗。

  如今的荒古边域有三大王朝,分别是秦朝、周朝和晋朝三大皇朝。

  其中以秦朝最为强大,领土面积最广,而天河城就是属于秦朝的领地之一。

  周朝比秦朝稍微弱一点,但也弱不到哪里去,晋朝则最弱,属于在两大势力的夹缝中生存。

  而这次的战争就是周朝主动挑起的。

  据传言,最近秦朝的皇帝好像生了一场大病,将不久于人世。

  周朝就是知道了这个隐秘的消息,所以才要在秦朝皇权震荡时刻抢得战机,毕竟谁都不想当老二。

  很明显,这个传言也是周朝传出来的,就是想要扰乱军心。

  因为要打仗,所以天河城全城戒备,只能进不能出。

  张三要是想要去天堑那边,要么等战争结束,要么拐个弯。

  然而,要想拐弯也不是那么容易拐的,天河城被叫做天河城主要就是因为中间连接着一条天河。

  因为全城戒备,船夫全部被禁止下河,所以也不能开船过去,所以只能到下一个城池过去。

  上游是周朝的边界不太现实,下游的城池离这里足足有一百多公里,而且那边山林诸多,道路崎岖,要想从那边拐到天堑相当不现实。

  因此,摆在面前的路只有一个,那就是等战争结束。

  “靠,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个时候打,真TM混蛋。”

  打听到消息后,张三有些烦躁,但也无可奈何。

  “客官,您也想过天河城吗?”

  上菜的小二听到了他的抱怨,问了一句。

  “是啊,怎么,你有办法?”

  张三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毕竟一个小二而已,能有多大能量。

  但有时,真就不能小看任何人。

  只见小二自信一笑。

  “这位客官,您还真是问对人了,小的确实有办法。”

  张三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确定你有办法?”

  “当然,我还会骗您吗。”

  “什么办法,快说!”

  只见小二右手对着张三比了个心说道:“客官,您这个……”

  张三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吗,立刻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到他的手上。

  出手之阔绰,着实让小二有些吃惊。

  “多些客官打赏。”

  “别废话了,快说。”

  小二激动的将钱收了起来,然后就将方法告诉了他。

  张三听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特权,这是自古以来永恒不变的道理,哪怕是战争期间也是如此。

  而正是因为这样,就有人利用自己的权利谋取私利。

  而小二说的方法就是这个道理。

  这次周朝犯境,天河城全城戒备,可能导致很多商人损失惨重。

  于是,就有一些权贵看中了这个机会,利用手中特权,向这些商人收取高额佣金,带他们过关。

  但这些商人也不是吃素的,也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向其他想要过关的人收取佣金,当然,每个商队有人数限制,只能带最多二十人。

  不过这种事情毕竟不能太过张扬,所以必须找一些中间人。

  能够住得起酒楼的都是不差钱的,这类人就是这些商人的主要目标,所以就有了小二这般的中间人。

  实际上,小二也很聪明,这种事情他也是两头吃,一边吃商人那边的人头费,一边又赚客人的情报费。

  张三有些好奇,这些商人这样做就不担心其中混入奸细吗?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国家的安全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即可,他们才不管,只要有钱赚就行,即便到时候打了败仗,那也是守城将军的锅,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事后要彻查,也有上面的人顶着,毕竟都是一条船上的。”

  小二的这番解释让张三不禁有些感慨,这哪是赚钱啊,这简直就是发战争财。

  但也正是有这种人,才给了他方便。

  随后,张三在小二的指示下来到了一个隐蔽的门口。

  他小心翼翼的拉着门环按照一个特定的旋律敲了几下,果然没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

  开门之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之后就拉着张三进来了。

  “你是谁介绍的?”

  “沁楼胡四。”

  “规矩都和你说了吧。”

  “嗯,都说了,少说多做,这是一百两银子。”

  张三递给他一袋银子,对方掂量了一下分量,然后打开瞄了一眼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行,明天辰时,你到城门口凭借着这个手牌加入到我们泓式商行即可,记住,一定要将手牌保护好,我们只认手牌不认人。”

  张三答应了一声后就被他送走了,果然不愧是商人,连过夜费都不愿意报销,真抠。

  一个人一百两银子,二十人就是两千两,那些权贵才收一千两银子,这一下就回本了,不仅回本,还倒赚了一千两,这生意还真TM赚,也难怪那么多商人敢冒着杀头的风险这么干。

  第二天辰时,张三来到城门口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泓式商行,提交了手牌之后就被拉进了队伍。

  此时,二十人已经全部集齐了,领队的正在训话。

  “记住,如果过关的时候有人问你们,你们就说是车夫,明白吗?”

  是的,这些商人拉人头不仅赚钱,还把这些人当苦力,简直是一本万利啊。

  甚至张三自己的马还被商队的人暂时性充公,负责陀一些货物,简直是不浪费一分一毫的资源。

  说是辰时集合,但权贵的队伍直到巳时才出发,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尊卑有别,总不能让权贵等商人嘛。

  张三牵着马儿,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队伍竟然有些恐怖,初步估计人数绝对超过了百人。

  也就是说这权贵至少拉了五个商队,赚了至少五千两,一趟就五千两,简直是没谁了。

  桥溪镇和天河城的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也有两三个时辰的路程,因为有人,张三又不能光明正大的练枪法,所以说这段时间内可以说十分的无聊。

  中午时分,张三再次领教了商队的抠门。

  “什么,一块干粮你管我要一两银子?你抢劫呢!”

  “就是抢怎么了,谁叫你自己不带干粮的。”

  果然,张三看向四周,那些人都是自带干粮,只有自己两手空空。

  无奈之下,他只能交了银子,不管怎么说,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一顿饿得慌,而且这钱本来也是他抢来的。

  不过商队这种奸商行为着实让张三有些愤慨。

  ‘妈的,这群该死的奸商,我诅咒你们半路被人抢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