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一把无限子弹沙漠之鹰 > 第二十五章 外道之法,商贾之气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外道之法,商贾之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三办理了入宗手续,领了一件外门弟子套装,话说这弟子套装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沐雨蓝衫,至于内门弟子则是沐雨青衫。

  据说这衣服款式还是通古大陆最出名的天衣阁设计的。

  领完套装后,就有一个弟子给他安排住所。

  期间那人还询问张三是要住好一点,还是随意,并对着他疯狂比心。

  对此张三自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并表示随意就好。

  当然,主要是因为没钱。

  而后,就被带到了他如今的住所。

  因为他是刚入门的弟子,且资质比较差,所以住的地方也比较差,属于合租房。

  不过还好的是,玄玉宗的地盘还算挺大的,不至于要六人挤一间,张三的房间属于2人一室,也就是说他只有一个室友。

  “你好,我叫朱思远,还请多多指教。”

  “你好,我叫张三。”

  看着眼前这个拘谨的胖子,张三总觉的他以后的日子会有些不好过。

  果然,入夜之后,张三就彻底领略到了什么叫做午夜惊雷。

  这个朱思远竟然睡觉打呼噜,而且贼响!

  张三甚至一度认为,这呼噜声比他的枪还要响!

  几次把他叫醒,但只会得到一句抱歉的话,然后又开始循环。

  无奈之下,只能强忍着这惊雷闭目睡觉。

  第二日,朱思远神清气爽的将张三叫醒,并通知他去课堂报道。

  刚入门的学生,一般都对修真不太熟悉,所以宗门专门为他们开了一堂文化课,普及修真知识。

  “张兄弟,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是昨晚没休息好吗?”

  看着朱思远一脸关切的表情,张三很想和他一起去爬山。

  我为什么无精打采你心里没数吗?

  算了,忍忍就过去了,等以后习惯了就好,没必要生气。

  “对了,朱兄你来这里多久了?”

  张三也只是随便一问,这朱思远一看就知道实力还没有他强,绝对也是刚入门不久。

  然而,朱思远被问后老脸通红的说道:“我,我已经入门两年了。”

  张三惊了,入门两年了?

  “那你怎么还没有炼出一气?”

  朱思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道:“我比较笨,一直没有炼出脾之气。”

  张三有些好奇的问道:“不是,你为什么不炼肾之气?”

  问完之后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家伙不会也失身了吧?!

  果然,朱思远立刻老脸通红。

  “什么时候的事?”

  “十……十二岁。”

  佩服佩服!不过也不应该啊,即便是失身了也没道理两年都还没炼出一气,难道资质的问题?

  想到这,张三问道:“你资质如何?”

  “……”

  朱思远迟迟没有说话,似乎是问道了比较隐私的问题。

  联想到昨天黄飞扬的事件,张三有些明悟。

  他靠近朱思远小声问道:“你是买的资格证?”

  果然,朱思远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完就意识到不妙,于是立刻捂住了嘴。

  而后紧张的到处观望发现没有其他人后便拉着张三来到角落。

  “张兄弟,这事你知道就好,千万别往外传啊,要不然我一定会被逐出宗门的,拜托了。”

  并且还从口袋中掏出十块下品灵石递给张三。

  “一点小心意,还请笑纳。”

  张三震惊了,这TM是土豪啊!随便一甩就是十块下品灵石!

  不过转念一想,这资格证都得花五百,更何况是十块。

  这家伙绝对是巨富之家,值得深交!

  “诶,朱兄你这是何意,我张三像是那种会出卖朋友的人吗?你放心,这件事我绝对不会传出去的!”

  虽然嘴上义正言辞,但手上的功夫也没落下,立刻接过十块灵石收入囊中。

  而朱思远见他收了保密费也是松了口气。

  在通往学堂的路上,张三和这位室友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当然,主要是他问朱思远答。

  通过了解得知,这个朱思远家里是做生意的,而且平时和玄玉宗都有一些生意往来,就比如玄玉宗的食堂里面的饭菜什么的,都是朱思远家里供应的。

  这凡人都有成仙梦,这老朱家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毕竟还要管理商铺,所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儿子身上。

  可惜,儿子也不争气,只有蓝色资质,连考核都没法通过。

  就像上文提到过的,蓝色资质,基本无缘修真了,所以老朱当时也是很痛苦的,正当他要放弃的时候。

  一个人告诉他,即便是蓝色资质可以修炼,于是又重燃希望,立刻买了那人手上的资格证将朱思远送进了玄玉宗。

  但两年过去了……

  张三怀疑,这家伙一定是被人骗了,就是为了忽悠老朱买资格证。

  突然,张三灵光一闪。

  “对了,你知道卖给你父亲资格证的那人叫什么名字吗?”

  朱思远说道:“他是黄飞扬师兄。”

  张三一听,果然是这家伙!

  “你叫他师兄?你和他认识?”

  “嗯,飞扬师兄人很好的,就是他告诉我修炼脾之气的速成之法,可是我资质太差,两年了都还没炼出来脾之气。”

  看着朱思远失落的样子,张三有些不忍心的提醒道:“你不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吗?”

  张三这也是善意的提醒,谁知朱思远反而为黄飞扬打抱不平。

  “张兄,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你不能这样说飞扬师兄,你知道他为了我做了多少事吗?!飞扬师兄为了帮我找修炼脾之气的食材甚至不惜闯入迷雾之森,你知道那次他伤的多重吗?我不准你说他坏话!”

  看着朱思远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典型的就是被骗了还帮人数钱。

  这黄飞扬简直就是个人才啊,不仅骗钱,还骗感情!

  对于这种行为,张三实在是忍不住了。

  “不是,你难道不知道,蓝色资质根本就无缘修真吗?”

  张三心想:被黄飞扬骗还不如给我骗,等我学好九气的知识点后,再来帮(hu)帮(you)你。

  正在这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道身影。

  “张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谁说蓝色资质就无法修真了,我也是蓝色资质,但如今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了!”

  张三一看,正是那黄飞扬!

  朱思远见到黄飞扬后非常高兴。

  “飞扬师兄,你又来看我啦。”

  “是啊,我昨日路过那天月水塘偶然间发现一株星月草,正好有助于朱师弟你的修行,于是便顺手摘来给你。”

  此时的黄飞扬一身沐雨青衫仙风道骨,完全没有了昨天的那股猥琐气息。

  朱思远接过星月草,感动的说道:“飞扬师兄,你对我真好,不过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我用灵石买。”

  黄飞扬一脸的正色的拒绝道:“不用了,这星月草我就是顺路采的,再说了,凭我和朱师弟的感情,五十块下品灵石而已,送你了。”

  嘴上说的送,但却不经意间将这星月草的价值说了出来。

  果然,朱思远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五十块灵石。

  “飞扬师兄,你就不要推辞了,再说了,你的修炼之法需要大量灵石,我不能让你吃亏。”

  随后,黄飞扬假意推辞了几下后,顺势收下了灵石。

  这番交易,看的张三着实开了眼界。

  还有,什么修炼之法需要用到大量灵石?

  而且以蓝色资质修炼至筑基?这是否与他的修炼之法有关?

  张三突然发现,眼前这位黄师兄他是越来越看不透!

  又做完一笔生意后,黄飞扬再次将注意放在了张三身上。

  “张兄,不,应该要叫张师弟了。”

  张三对黄飞扬拱手道:“见过飞扬师兄。”

  黄飞扬摆手道:“诶,都是熟人了,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以后还叫我飞扬兄就行。”

  朱思远好奇的看着两人,问道:“师兄,你们俩认识?”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黄飞扬抢先说道:“嗯,昨天刚认识的,不过说到张兄,他昨天可是干了一件大事!”

  朱思远好奇的问道:“什么大事?”

  张三也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考满分的事?这消息传的这么快吗?

  黄飞扬神秘的笑了笑,卖了个关子。

  “好了,这事就先不讨论了,你们该去课堂报道了。”

  说到这,张三才想起来还有文化课要上。

  “确实,赶紧去吧,要是迟到了估计会被骂

  朱思远却笑着说道:“张兄你就放心吧,飞扬师兄就是文化课老师。”

  张三又惊了,这人到底几个身份啊。

  “我们边走边聊。”

  路上,听完黄飞扬的解释后张三才了解到。

  原来这给外门弟子当老师也算是一种任务,有奖励的。

  所以黄飞扬才会偶尔兼职,总之,哪里有灵石赚,哪里就有他的影子。

  期间,张三还顺口问了一下黄飞扬的修炼功法,而他也没有藏私。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我修炼的是外道功法,凝聚商贾之气,越有钱我修炼的速度越快。”

  外道功法?商贾之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