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九章 打赌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打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饱喝足,虽然胃还隐隐作痛,秦暖实在累的厉害,她头沾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正睡的熟,门被踹的哐哐作响。

  她烦躁地翻了个身,没打算理会。

  可外头的人却不放过她。

  “死丫头,快点给老子开门!”原来梁红娟跟秦宝娣往镇子上赶,刚到半路就遇到正送完儿子的秦正河,秦正河气的破口大骂,不过梁红娟脖子上的血似乎止不住了,他不得已,又带着梁红娟母女两回镇子上,寻了大夫。

  大夫开了药,家里仅剩的那点银子也花干净了。

  秦正河更是怒从心头起,他恨不得一脚踹死秦暖这个惹祸精。

  憋了一路,怒火更炽,院门一关,秦正河再也忍不住,打算把秦暖揪出来狠狠打一顿。

  梁红娟站在秦正河身后,添油加醋地说:“这丫头可厉害的很了,不光对我动手,还说咱不该将她送去镇上,我这还不是为了她?暖丫头还小,不知道苦日子多难捱,她要是进了齐家门,天天都吃香喝辣的,有啥不好?齐老爷子虽年纪是大了些,可年纪大了知道疼人,这暖丫头可真不知道我的苦心哪!”

  尽管知道梁红娟说的不是真话,但是秦正河还是觉得梁红娟说的是对的,他脚下更用力了。

  这么大动静,秦暖就是聋子也得被吵醒,她猛地掀开被子,走到门边,却没打开门,她冷笑,“既然齐家这么好,你怎么不把秦宝娣送去?秦宝娣也是你亲闺女,你都不替亲闺女着想,你这个亲娘做的可真是失败呢!”

  “我才不去齐家!”秦宝娣比梁红娟反应大,她心里有人,当然不愿去伺候一个快入土的老头子。

  秦正河可不理会几个妇人之间的争执,他又踹了一脚。

  杂物间的门本就不结实,被秦正河踹了这么多脚,早就摇摇欲坠。

  秦暖皱眉,秦正河不是梁红娟,能被一个碎瓷片唬住,虽没亲眼见过秦正河,不过听语气,就知道此人脾气暴躁,看他踹门的力道,也知晓此人力气定然不小,就他能毫不犹豫地卖了自己,应当对她没有一丝亲情。

  若是此刻跟秦正河对上,秦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她站在门里面,对秦正河说:“村长说了,你们不能将我送去齐家。”

  “村长还能管我的家事?”秦正河几乎都能喷出火来,“老子告诉你,要么你就去齐家,要么老子就打死你。”

  他就是打死自己亲闺女,村长也不能说啥。

  在这封建男权时代,秦正河要是真的打死女儿,若是无人去衙门告发,恐怕此事还真就会不了了之,原身活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亲近的人,恐怕更不会有人为了她去府衙状告秦正河。

  秦暖深吸一口气,秦暖并没打开门,她说道:“你们之所以要卖我,不过是因为我值五十两银子。”

  “既然知道,你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去齐家。”秦正河狠声说:“要是再作妖,看我怎么收拾你。”

  梁红娟站在后头得意地笑。

  然,秦暖下一句话却让她笑容僵在脸上,秦暖问:“要是我能给你五十两,是不是我就不用被送走?”

  “你说什么?”秦正河不耐烦地骂道:“老子没心思听你胡扯。”

  “赶紧给老子开门。”秦正河还是想把秦暖拖出来打一顿,这死丫头竟然让他成全村的笑话,方才进村的时候,好多人对他指指点点。

  秦暖脸也冷了下来,她抓着铁锹,又拉开门栓,人往旁边避开。

  没听到里头动静,秦正河火气又上来了,他再次抬脚。

  哐当——

  门被踹开。

  不待他看清屋里情形,秦暖拖着铁锹往外冲。

  而后举着铁锹,对准转过身来的秦正河。

  “你还敢跟老子还手?”秦正河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尊严被挑衅了,他拳头捏的咔嚓响。

  正如秦暖所料,秦正河人高马大的,脸上都是横肉,因满面怒火,让他看起来更凶狠几分。

  “是你们对我赶尽杀绝。”秦暖举着铁锹,警惕地看着秦正河。

  她身上无力,胳膊酸疼,铁锹都跟着晃了晃。

  梁红娟哎呦哎呦地叫起来,“暖丫头,你还想打你爹?赶紧把铁锹放下,有话好好说。”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秦正河一步步朝秦暖走去。

  她刚来,还不宜做出太过惊世骇俗的事来,秦暖往后退了几步,看向秦正河,“若是我有法子在半年内赚够五十两,被送去齐家这事是不是就能作罢?”

  知道秦正河不信,秦暖连忙又说:“反正还有半年时间,若是半年内我赚不到五十两,不光我赚的那些银子都是你的,你还可以将我送去齐家。”

  秦正河不由思考秦暖的话,他压着怒火,“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能耐,你还当五十两银子是五个铜板吗?”

  既然秦正河对她没有丝毫亲情,那么就只有银子才能让他冷静,秦暖继续分析,“我知道这银子不好赚,不过这事于你们来说有益无害,反正半年内齐家不会来接人,你们一两银子也得不着,为何不跟我打个赌,总之,不管我能不能赚到五十两,你们都是能得到超过五十两的。”

  秦暖这话说的有些绕口,秦正河捋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

  他压根不信秦暖能赚到银子。

  不过被秦暖这么一打岔,秦正河的怒火就不如刚回来时那般旺盛了。

  “你糊弄谁呢?”梁红娟就是想秦暖被打一顿,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暖,轻蔑地笑,“就你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就是把你论斤卖,你也卖不着几个铜板。”

  “他爹,暖丫头如今可机灵着呢,我估摸着用不着半年她就能想到法子不嫁齐家,到时咱可啥都得不着了。”

  不得不说这梁红娟也聪明了一回。

  秦正河怒视秦暖,举着拳头就想砸过来。

  秦暖方才说话的功夫离秦宝娣近了些,见秦正河要打秦暖,秦宝娣高兴的差点笑出来,下一刻,秦暖窜到她背后,将她往前一推,秦正河的拳头正巧砸在秦宝娣的脸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