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14章 喝粥

我的书架

第14章 喝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骂我?”梁红娟抬手就要扇向秦暖的脸。

  却被秦暖一把抓住,用力甩开,“你不也骂我了吗?”

  若梁红娟有个长辈样,不管她是不是原先秦暖的亲娘,这一巴掌秦暖都替原主受了,可梁红娟看秦暖当真像是看个跟她有深仇大恨的敌人,她当然不会任由梁红娟欺辱。

  别看秦暖瘦弱,可力气倒是不小,梁红娟手腕被攥的生疼,整个人也趔趄一下。

  “你,你——”

  梁红娟被气的眼前阵阵发黑,她倒是想逮着秦暖骂,可秦暖还能跟她对骂,若是动手,秦暖也绝不会随她打,梁红娟吭哧半天,才说:“你没教养!”

  “我当然没教养,亲爹还不如后爹,后娘更是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无人教无人养,可不就没教养吗?”秦暖脸皮也厚实,她还能面不改色地骂自己。

  梁红娟真的无法再跟秦暖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很想让秦暖滚出去,可她也知晓秦暖当然不会听她的,无奈,梁红娟只好将锅里煮的白米粥全部盛出来,端了出去。

  秦暖就这么看着她,等她端着盛满粥的木盆出去后,秦暖这才又在灶房寻摸了一阵,除了锅碗瓢盆跟柴火,灶房啥也没有,且不说秦暖自己根本不会做饭,就是会做,她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秦暖索性直接拿了个碗,跟着出去。

  堂屋里,秦正河已经坐在桌前,正咂着小酒,就着炒鸡蛋,喝的一脸满足。

  “你看看暖丫头,差点打我。”梁红娟将木盆搁在饭桌上,她抱怨道。

  秦正河不悦地放下酒杯,“整天吵吵嚷嚷的,就她那胆子,无缘无故能打你?”

  这一天就没个安稳的时候,这一切还不都是秦宝娣惹出来的,“还有宝娣,多大的人了,你也管管她,秦暖那丫头可值五十两,要是她有个好歹,我可不会轻饶你们。”

  秦暖进屋正巧听到秦正河的最后一句话,她嘲讽地勾着嘴角。

  进屋后,二话不说,直接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粥,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粥有些烫,秦暖舍不得吐出来,她翻着白眼才将滚烫的粥咽下去。

  有秦正河在场,梁红娟不好责骂秦暖,她低声咕哝,“饿死鬼投胎。”

  秦暖掀了掀眼皮,阴阳怪气地反驳,“我可比不得秦宝娣,今天下午她吃了不少溏心鸡蛋吧?哪像我,这白米粥一年都吃不上一两回,可不得跟饿死鬼一样?”

  “啥?”秦正河抬头看,“你给宝娣做了两个溏心蛋?”

  “那些鸡蛋可是要卖的,剩下的还得留着给小书吃。”秦正河心疼的不行,他一天也才能吃上一个鸡蛋。

  “宝娣她不是身子不适吗?”梁红娟也有些心虚,“我想给她补补,就今天吃两个,明天就不给她吃了。”

  提到秦宝娣脸上的伤,秦正河清了清嗓子,没再多说什么。

  在秦正河跟梁红娟说话的当口,秦暖一碗粥已经下了肚。

  她身子总算暖了起来,身上还隐隐出了汗,秦暖起身,准备再盛一碗。

  “你咋吃这么多?我一共就做了四碗,你爹要吃两碗。”梁红娟自己一碗,秦宝娣一碗。

  梁红娟紧紧护着盆,秦暖嗤了一声,她放下碗筷,说道:“不让我喝也成,秦宝娣受伤了就有两个鸡蛋,我还被她推下河,害的家里差点没了五十两,那我是不是也该吃两个鸡蛋补补?”

  “你还有完没完?五十两五十两,整天把五十两挂在嘴边,那五十两在哪呢?”梁红娟越来越烦秦暖。

  “如果齐家愿意的话,你可以明天就把我送去。”秦暖闲闲地开口。

  在这古代,越是有身份有钱的越是迷信,恐怕连平日出行都要算日子的,更何况是抬妾冲喜这种事。

  梁红娟果然被堵的无话可说。

  秦正河最烦这些妇人叽歪,此刻他心里还惦记着那五十两,“宝娣不是吃了两个鸡蛋了?这粥就再给这丫头吃一碗。”

  秦正河都松口了,秦暖直接起身,又去盛了满满一碗。

  望着秦暖呼哧呼哧又喝了一碗白米粥,梁红娟心疼的差点滴血,她咬牙,“喝完就快点滚,留在这里碍眼。”

  喝足了,秦暖心情也好了许多,她浑不在意地起身,顺便还拿走了自己的碗。

  许是魂魄还未完全跟这具身体融合,又许是她刚生病的缘故,秦暖身子一直无力,她干脆回了屋,插上门,又躺了下来。

  刚要睡着,外头传来梁红娟骂骂咧咧地声音。

  “真是个懒丫头,吃过就睡,家里的鸡不喂,兔子也不喂,干脆睡死拉倒。”

  秦暖将被子往头上一蒙,就当没听到。

  梁红娟骂了好一阵,杂物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自己倒是口干舌燥的。

  秦暖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她还是被外头摔摔打打声音吵醒的。

  再醒来,她脑子清明,浑身力气也回来了。

  一个翻身,秦暖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扯了扯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随意编了个辫子,揉揉脸,起身往外走。

  昨天晚上喝的两碗粥早消化光了,她胃正搅着疼。

  常年吃不饱穿不暖,这具身体原本早就千疮百孔,一夜时间不足以让秦暖痊愈。

  她揉了揉胃,打开门。

  外头天际大亮,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秦暖惬意地半眯着眼。

  “这都日上三竿头了,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若按梁红娟以往的性子,她早就敲门将人叫醒了,可昨日秦暖战斗力实在太强,梁红娟心有余悸,到底没去敲门,只在院子里摔摔打打。

  秦暖压根没理会这人,她心里还想着旁的事。

  昨天既然决定自救,事不宜迟,她还得好好琢磨一下赚钱的法子。

  这五十两可不是小数目,她又是个女孩子,在这古代受限颇多,她得想个来钱快的法子。

  一边想着,她一边往灶房去,打算先洗把脸,收拾一下再去外头转一圈。

  掀开水缸上的草编锅盖,她准备舀水。

  当看到水中的影像时,秦暖身形僵硬,手中的锅盖啪嗒掉落在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