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15章 借米

我的书架

第15章 借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暖昨天到今天还真没想过自己长相。

  被关这么多年,她心如死灰,这回死而复生,别说成为一个小姑娘,就是重生成个老妪,甚至是个男人,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可如今水里倒影的这张脸还是让她惊了。

  她被抓走的时候不过十来岁,跟如今这具身体年纪差不多,昨天她听了村里的那些妇人聊天已经猜出原主这张脸应当是长得不错,却怎么都没想到她竟跟曾今的自己长了有七八分相似。

  看到这张脸,再想起这具身体跟原先一样的治愈能力,过去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又一帧帧从脑中闪现,秦暖一拳砸在水面上,水花四溅,方才的影像再也瞧不见。

  “要死啦!”梁红娟生怕秦暖又在灶房折腾,她一进屋就看到秦暖在拍打水缸,那可是她辛苦挑回来的水,走到跟前,一把推开秦暖,“你又发什么病?”

  抹去脸上溅到的水珠,秦暖转身离开。

  梁红娟心疼地拾起锅盖,掸了掸上头的灰尘,盖好,这才骂道:“我瞧着你这死丫头是烧坏了脑子,就是讨打。”

  秦暖直接回了杂物间,她蹲坐在床脚,头埋在膝盖处,半晌没有动静。

  秦暖今日的沉默给了梁红娟许多底气,她叫骂声不绝于耳,若不是还顾忌秦暖昨天的疯狂,梁红娟都恨不得踹门,将秦暖拖出来打一顿。

  砰——

  直到杂物间传来一声巨响,外头的声音在停歇。

  不知过了多久,秦暖抬起头,摸索着起身,这杂物间门一关上,里头一片乌黑,须臾,她摸到昨天被藏在床头的碎瓷片,毫不留情地往自己脸上用力一划。

  似乎这样就能割断前世跟今生的关系。

  脸上的伤口深可入骨,温热的血顺着脸颊跟手流下,一滴滴落在地上,很快卷起一层灰尘。

  刺骨疼痛让秦暖心底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

  可随着疼痛渐渐消散,秦暖脸上扭曲的笑也跟着消失,她摸了一把脸,方才皮肉外翻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有半张脸跟满手的鲜血证明方才那一幕是真的。

  秦暖神经质地呵呵两声。

  命,这都是命。

  可那又如何?

  秦暖眼底闪着冷光,哪怕命该如此,她也要争上一争!

  随意用袖子抹掉脸上手上的血,秦暖神色坚定,她再次出门。

  “你,你这是咋了?”梁红娟正猫着腰往门缝里瞅,冷不丁的,门就被打开,梁红娟本来还有些尴尬,待她看清秦暖脸上的血,吓得瞳孔紧缩。

  这死丫头不会是为了去齐家做妾的事才毁了自己的脸吧?

  秦暖连个眼风都没给她,她又去灶房。

  “你别再糟蹋我的水!”梁红娟赶紧跟上。

  在杂物间已经下了决心,这回再看到同样一张脸,她镇定许多,秦暖舀了一瓢水,来到院子里,就着水流把自己的脸跟手擦洗干净。

  梁红娟一直紧紧盯着她,等秦暖露出那张完好的脸时,梁红娟松口气,心里又有些不忿,要是真毁了——

  罢了,还是别毁吧,这张脸可值不少银子呢。

  “有没有吃的?”收拾好了,秦暖回头问。

  “没吃的。”梁红娟生怕秦暖再跟昨天似的乱翻,她解释,“你爹今天要下地看看,我菜给他做了早饭,不干活的早饭都不吃。”

  秦暖饿的难受,她用剩下的一点冷水漱了口,牙齿被冻的生疼,秦暖脸色不变,她说道:“你们吃不吃我不管,我早上肯定是要吃饭,米在哪?我自己做。”

  “你想得美,昨天你不是看到家里就剩下那么一点米了?”梁红娟气不打一处来,“这点米还要撑好几个月,你顿顿都要吃,够你几天的?”

  “算我借你的,我借一碗,过段时间还你两碗。”她还得住在这里,天天这么撕也不是个事,秦暖尽量闻着情绪,说道。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梁红娟打量秦暖消瘦的身体,“你说的倒是好听,你拿什么还?”

  就是把这死丫头论斤卖也不值几个钱。

  “这你别管,要是你不信,我给你打个借条。”秦暖说。

  梁红娟可不知道什么叫借条,她庆幸昨天将大米收起来了,“你要借去别家借,别打我那点米的主意,就是你爹都不会同意的。”

  觉得梁红娟的话也不无道理,秦暖转身离开秦家。

  她没走远,出门往左拐了个弯,直接去隔壁院子敲门。

  昨天来家里看热闹的人有许多,其中就有隔壁这位婶子,婶子看秦暖的眼神有同情跟心疼,秦暖打算试一试。

  开门的不是隔壁婶子,而是她二儿子。

  “秦暖?”隔壁二儿子姓苗,名发祥,今年十六了,是个长相清爽的小伙子,不过因整日在地里劳作,看着有些黑,当他看到秦暖身上的血迹时,苗发祥吓的声音都变调了,“她又打你了?”

  秦暖摇头,“是我自己。”

  苗发祥当然不信,他觉得是秦暖不敢跟人说实话,怕回家后再被梁红娟打骂。

  “我来想跟你借点大米。”秦暖也没解释,她说道:“我保证不出七天,就会还你们两倍。”

  苗发祥住在秦暖隔壁,他是亲眼看到秦暖艰难长大的,到底是有些同情,“成,你先等等,我去给你拿。”

  至于还不还的,苗发祥没当真。

  “半碗就行。”秦暖说。

  苗发祥点点头,不久回来,手里多了一个碗,里头有大半碗百米,“拿去吧。”

  “你等你继母离开再做饭。”秦发祥怕秦暖吃不着,便小声建议。

  秦暖点点头,“多谢。”

  这个恩惠秦暖也记在心里了。

  梁红娟看到秦暖真的端着半碗白米回来了,她有些嫉妒,也有些心疼,嫉妒的是秦暖出门就能借到大米,心疼的是这么大半碗米就要落到秦暖肚子里了。

  “你昨天吃了我两碗粥,今天得还我两碗。”梁红娟眼睁睁看着秦暖端着碗往灶房去,她连忙说。

  脚步一顿,秦暖扭身,竟大方地点头,“好啊,你帮我煮粥,我给你三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