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暖秦宝娣 > 第23章 兄长

我的书架

第23章 兄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员外后悔自己没有多带几个护院来。

  他肥硕的身体试图挡住朝秦暖靠的百姓。

  可事关性命,哪怕心里有些怵这位赵员外,众人仍旧试图朝前挤,谁都想要秦暖手里的灵丹妙药。

  药就那一小瓶,人却越来越多。

  秦暖心里越发不确定自己来镇子这个决定是否对的。

  “小姑娘,卖几滴给我吧。”

  “还有我,小姑娘,我娘如今还躺在榻上,求你卖点给我吧。”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生了重病,大夫说了无药可医,小姑娘,你救救我的孩子。”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还试图上前。

  秦暖不由后退。

  却不料身后也也站了好几个人。

  她被人这么一绊,整个人朝后仰去。

  秦暖绝望地闭上眼,这么多人,这么多双手,这么多只脚,这回怕是要受伤了。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秦暖人扶住了肩膀。

  对方又很快松开。

  她回头看,却见到一个眼熟的人。

  “都给我退后,想要买药就排队。”祁砚本来过来镇子上是卖野味,他个头高,路过医馆就瞧见被人围住的秦暖。

  略微听了一阵,他就知道个大概。

  祁砚有些惊奇,他不太信秦暖的话,若是游方郎中有那么大本事,不可能还是寂寂无名之辈。

  到底跟他有一面之缘,眼见秦暖要被人绊倒,祁砚一时有些心软,这才帮了她一把。

  向秦暖求药之人有真心需要帮助的,也有心存恶意的,这当中还混了两个宵小之辈。

  这丫头到底年少不知事,

  今日不管她将这药买给谁,恐怕都无法安然离开镇子。

  药是其一,她赚得银子是其二。

  祁砚身上有凶煞之气,他又高壮有力,原本失去理智的众人不由停了脚步。

  “你是谁?”有人开口,“又何必在这里多管闲事。”

  “你不如问问她我是谁。”祁砚双手环胸,斜着眼看向对方。

  “他是我兄长。”秦暖从善如流地应了一声,有人帮她,她求之不得。

  祁砚回头强调,“是哥哥。”

  “早上才喊过,这就忘了?”

  秦暖摇头,“哥哥。”

  祁砚这才满意,他仰着下巴,不耐烦地扫了众人一眼,“想买的就老实排着,不想买就赶紧走,别挡了旁人的道。”

  这人气势太盛,众人敢怒不敢言。

  那大夫最想要秦暖手里的东西,他排在头一个,其他需要的也陆续站在大夫身后,那些浑水摸鱼想趁机起坏心思的在祁砚的视线下几乎无所遁形,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转眼原本拥挤的街道清净许多,人走了大半。

  一两银子对有的人家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但是对吃不上饭的人来说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舍不得。

  场面很快被祁砚控制住,秦暖一直站在他身后,她悄悄扯了扯祁砚的衣袖。

  “怎地?”祁砚回头问。

  “这药不多,我只想卖给有需要的人。”

  祁砚沉默了一瞬,而后点头,“成吧。”

  帮人帮到底。

  他挑眉,朝大夫挥了挥手,懒懒地吐出两个字,“不卖。”

  “为何?”

  “不想卖给你。”祁砚也懒得解释,他看向大夫身后满面焦急的人,“你呢?买了药作甚?”

  “我娘病了好些日子,我今日本来是过来替我娘抓药的,方才我亲眼见到这小姑娘的药救活了那位老汉,我想买几滴回去让我娘试试。”这人的衣裳满是补丁,手里攥着一串铜板,大冬日的额上竟冒出许多汗来。

  “卖不?”祁砚没自己决定,他问秦暖。

  “卖。”

  如此,一问一答,这一瓶很快卖光。

  还拍在后头的唉声叹气,直问秦暖还能不能找到那位神医。

  没来得及排在前头的赵员外气愤地恨不得捶胸。

  眼见瓷瓶里倒不出一滴来,赵员外感觉自己心在滴血,他不甘心,拉着前面买到,还来不及离开的人,“我出五两银子买你这几滴。”

  那人摇头,“我家有病重的孩子,这药是救命之用。”

  “十两。”

  “不卖,我不卖。”再多的银子也没有自家孩子一条命重要。

  “十五两。”赵员外不信这世上还有不喜银子的人。

  这人还是拒绝。

  赵员外脸色难看。

  在赵员外身后,一个满面苦相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问,“真,真的十五两?我这里有两滴。”

  秦暖记得这人方才说了他妻子需要药救命。

  人心果然是再复杂不过的。

  秦暖正出神,祁砚碰了碰她的胳膊,低声说:“趁着这会儿无人注意,我们快走。”

  祁砚不怕跟人动手,不过这镇子毕竟不是他的场子,双拳难敌四手,他还得护着这个小丫头,容易吃亏,趁着人心浮动时离开最好。

  两人悄悄离开。

  果然,二人还没走远,就有人朝他们喊,“二位等一等。”

  “跑。”祁砚干脆抓着秦暖的手腕,拉着人跑。

  秦暖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还是跟不上长腿的祁砚,最后几乎是脚不沾地地被祁砚拖着跑的。

  镇子上巷口多,祁砚对镇子又熟悉,没用多久,两人便甩来身后跟着的人。

  “小丫头,今日为了你,哥哥可得罪了不少人。”跑了那么久,祁砚呼吸都没乱,他瞅着都快喘不上气的秦暖,打趣道。

  长长出了几口气,秦暖直起身,从口袋里掏出所有银子,数了一半给祁砚。

  
sitemap